【王菁】(1-18)作者:不详   其它小说 

  字数:43260(1-18)

              第一章大学经历

  王菁是古都西安人。大学二年级时才20岁。她长的漂亮,是当时她所在专业系里有名的三朵系花之一。她喜欢游山玩水。可在性格上和另二朵系花不一样,性格有些忧郁。到是爱看书。

  三朵系花都住同一寝室。这一天,三朵系花之一,年令最小最活冹的兰回来,手里还拿着一本说,菁姐有一本好书你看不看?菁躺在床上正看书,眼晴都没抬说:你能有什么好书,又是谈你情爱的书吧。

  是治瘉你忧郁症的书看不看。

  乱说。可眼睛有些放光,抬头看兰。

  想看了吧,给,治好了可要好好谢我。就随手扔过去。菁拣起,翻翻又放下。兰说:菁姐好好看,我和玉姐会男同学去了。她一阵风似的跑出去。

  菁又拿起这本书看起来。这是日本人西村寿行写的关于sm书。正是当时社会流行的日本暴力小说家西村寿行的系列小说。主要反咉是女人虐暴男人的故事。菁只看一段,心速就有些加快,脸上有点红。

  好在兰和玉都会男同学去,没看见。

  她翻身爬着细看起来。一看就三个小时,剩下最后一章,兰和玉回来。她忙收起,翻过身正躺着。

  兰问:菁姐,好看吧,治疗效果如何?菁没回答。

  玉姐你看,菁姐脸红了,还出汗了。兰用手指菁说。

  玉在三朵花中岁数是第二。玉说:菁姐,有效果可要感谢我和兰妹呀。玉是三姐妹中最有心计的。

  兰说:玉姐你把另几本也给菁姐看看,她就全治瘉了,可追菁姐的男人可要受罪了。见菁不回话,两人喜喜哈哈,脱衣上床。

  兰对玉说,我俩的脚不用洗了都让男同学舔干净了。

  熄了灯,菁的眼晴还闭不上,书中男人为女人跪着脱鞋,嘴叼袜子,用舌头舔脚趾,舔下体,喝尿,暴打男人的细节一幕幕在现。

  她的下体也有了骚动。她的手也伸到下边抚摸,她真的感觉有一男在舔吸他。
  她睡了。梦中出身她的身影,她穿着细跟高跟鞋猛踢一男人,男人跪着喊饶命,她命男人舔鞋,男人双手捧着高鞋在舔,她在喝骂,在抽打……

  早操的喇叭声惊醒她。她一摸被子,湿了一大片。

  上午上完第一节课,菁借故回到宿舍看完最后一章,她又想起兰说的玉还有几本,她去玉的

  书柜,找出来。

  一连几日,菁看完后,情绪有了很大的变化。这,兰和玉看出来,她们也高兴,菁姐终于同她们又有同一爱好了。

  菁漂亮,是系花之一,追求她的男生很多,情书也不少。只是她不理他们,至今也没有一个真正的男朋友。现在菁想从众多追求者中找个体验体验。她从追求者中选中性格比较弱的良。

  良与菁不是一个系,但公共基础课是在同一教室上课二年,有所相识。良是大四,兰是大专班,他要比菁晚一年才毕业。他身高1。8米,是系蓝球队员,长的比较白,身体有些偏瘦,是出生在一中等城市的小市民家庭中,父母离异,他跟随母亲过。他母亲性格暴燥,从小他就怕她,长大了,在他心目中总想找一个性格忧郁的女人。菁正是他想象的女人,加上菁漂亮,就追求她,写了多封情书给她,菁也不搭理他。

  这一天下午课,菁早早去教室把一纸条放在良坐听课的客桌里。良来后坐下取书,一张纸条随书出来,他打开一看,脸立即发红了,有些激动。纸条上写着:吃完晚饭在校门外花园边等我。菁。良把条夹在书中看坐在前座的菁,青恰好回头看什么,眼光直看良两眼才转回过去。

  良浑身燥动,这一下午教师讲的什么内容都记不清了。吃完晚饭良就去校外公园门等候。一等一小时,不见菁。他想可能时间记错了。忙取出纸条看,没有记错呀。良又等一小时,等不住,就从花园边道走去,走不过100米,就见一女人站立在一电线杆子下。借灯光看,认出这是菁,他快步跑过去说,菁,让我好等。

  菁不发话,转身进花园小门坐在一条登上,仰着头,不看良。良忙弯腰说:对不起,菁,我来两小时了,没见你。真对不起。

  哼,对不起,我还站两个小时呢,我脚都站肿了。

  我,我是按你纸条上写的地址等的呀。

  你给我念一遍纸条。

  良拿出纸条对着电线杆灯光细看,对呀,在校外花园。

  菁说,再大声念一遍。

  吃完晚饭在校门外花园边等我。

  明白吗?是在花园边等我。

  天哪,我一高兴没看清是花园边等,真对不起你,原谅我。

  原凉你,头一次约你,就让我脚肿了,真要是与你处朋友,不知让我伤那呢。你走吧。实际上菁根本没站两小时,她和兰与玉正坐在花园边的一小茶馆靠窗位置吃甜糕,喝茶呢。这个窗口正好可看花园大门。走出茶馆10步就到花园小门。兰看良往这方向走就告菁出去,所以她的脚没肿,这是玉出的主意。

  良见菁赶他,就忙跪下了说:菁我不是故意的。原凉我吧。

  菁不发话。而是把一支腿压在另一支腿上,伸手把上边脚穿的高跟鞋脱下,用手揉捏脚。良抬起头说:菁,我帮你揉。

  哼。菁把头拧到另一边。

  良大胆用一支手揉她的脚,见菁没反感,就双手揉捏。

  这是菁头一次被男人揉捏脚,她感到异常舒服,心在加快跳。真是和自已揉捏脚感觉不一样。

  可她装出什么感觉也没有的样子。

  良双手轻轻揉捏。却听菁大声说:要真心揉捏就加点力,别象掻痒是的。
  是。

  良听出这是菁脸开晴了,就双手加劲的揉捏。

  这一切情景,在茶馆里的玉和兰看的一清二处。玉对兰说,她们上戏了,我们做我们的事吧,就和兰离开茶馆。

  菁放下良揉捏的脚,良忙为菁穿上高跟鞋。

  菁问:另一脚不揉捏了吗?捏,良忙跪着脱下菁另一脚上的高跟鞋,并单跪一条腿,把菁的这支脚放在膝盖上双手为她揉捏起来。

  菁这时才正眼看良说,你是真心愿意与我交朋友?良抬起头说,是,是真心。他的双手还在揉捏。

  菁说,我可是难侍候呀。

  我会侍侯好你的。

  我生气时要打人的。

  我不怕打,小时侯我妈总打我。

  我说让你做什么,你能做得到吗?能,你让我干什么就干什么。

  好,给我脱袜子。

  是,良用手把菁放在膝盖上脚的肉丝袜脱下。

  菁说,用你手拿着袜子,为我舔脚。

  是,良一手拿菁的袜子,一手扶她的小腿,低头用嘴舔起她的脚背来。
  菁立感全身麻酥,这是舒心的麻。这感觉正象西村寿行小说所描述的感觉一样。菁双手支撑在在条登上说,舔脚趾头。

  是,良舔起她的脚趾头。

  这时菁的感觉更加舒畅。真得感谢玉和兰,感谢西村寿行小说,她们让我找到真正做女人方法。菁陶醉在兴奋的状态中,她在想,我要在良身上找出更大的乐趣。

  菁低头说,把袜子叼在嘴上,听我说话,你同意就低下头,不同意摇头。
  是。良把袜子放在嘴上叼着,为菁穿上高跟鞋。低头听菁说话。

  菁翘起一支脚抬起他的下巴说,我在问一遍,你心肝情愿侍候我?嗯,良因嘴含袜子发音不清。

  菁随手打他一耳光说,只能低头。

  因菁的脚抬着他的下巴,低头时压着菁的脚也往下。

  菁又用脚抬起他的下问,什么叫候都听我话?良又低下头,菁的脚使劲上抬他的下巴,良使劲低下说,是。

  好吧,我和你交朋友,现在你用嘴和手为我穿上袜子和鞋。

  是,良跪着为菁用嘴与手穿上肉丝袜和鞋。

  菁说,你明天晚饭后到我的寝室来。

  是。

  我们回去吧。

  是。

  菁回到宿室,兰和玉都没回来。她刷完牙,打了一盆水,把两脚放在盆里互相搓着,还在感受良跪着脱鞋、脱袜、舔舐她脚的快感。要是他跪着为我洗脚可能更有感觉,明天来就让他做,还让他喝洗脚水。想到有些书写过女人骂男人时都说,让你喝老娘的洗脚水,可都没具体写怎么喝的,女人有什么感受。这回老娘要亲身感受感受了。老娘,我还不大吗,就感受姑奶奶的吧。她起身把洗脚水倒掉躺在床上,打开日记本记下今天的事。

  第二天晚饭后,玉和兰又出去。菁躺在床上看杂志等良到来。

  良准时来了,他敲门听见一声,进,他就推门进去。兰没看他,也没让他坐。
  良走进一步弯腰对菁说,脚还肿吗?菁哼一声,转身继续看杂志。良又轻声说,我买点消肿药,给你抹上。就半坐床边掀起菁盖着毛毯一角,想轻拉起菁的一支脚要抹药。

  菁转头说,谁让你坐床了?良起身跪下还想伸手抹。菁说,我还没洗脚呢,你想让脏脚汗和药水混合一起害我吗?不是,那我帮你洗脚。菁本还想用什么理由让他为她洗脚,想不到良买了药要抹她脚,正好合我心意,看来上天都帮我顺利办事。就起身掀起毯子坐在床边。

  良看菁坐起,知她不反对,忙从菁床下拿起盆出去打水。

  端着盆良把盆放在菁脚下,就想抬菁脚。菁说,想凉死我呀。

  这,良说,脚肿要用凉水洗好。

  屁话,菁骂到说,都过一夜了还用什么凉水。你是不是想喝冰水要自己清醒清醒?想喝我让你喝。

  这,良不知菁说如此话,就忙说,我加点热水,起身拿热水瓶倒些热水,还用手摸摸盆水是否过热。

  菁说,用舌头试。良说,是,就单膝跪地爬着用舌头舔舔水说,不热。
  菁看他一眼,又拿起杂志看。良放回热水瓶,回身跪下,把菁的一支脚抬起,脱掉她穿的肉丝袜把脚放在盆里。又把她另一支丝袜脱下,把脚轻放在盆里。
  菁放在盆里的双脚没有动。良跪着先洗菁一支脚。良低头轻轻的洗摸她的脚。菁的脚确实好看,脚趾排列错落有序,脚趾白里透红。就象她的脸一样白嫩。
  咋晚天黑他没有看清。良洗着洗着,就觉得菁的性情并不是他想象的那样,可他确想念她要命,不由自主的就听从她了,以至她说什么话都中听。脑袋想这些洗脚的速度就慢了。

  菁抬脚踢他手一下说,你在想什么,画画呢,洗得这么慢?不是,我在想你的脚和你人一样美。

  屁话,我的脚不是长在人身上?对不起,比喻不当。

  菁说,脚美,能当饭吃吗。你昨晚舔我的脚趾不觉得有味吗?良回答,没有味呀?菁哼声说,白痴。

  良说,是,是有味,是香味。

  香味,那把头低下喝洗脚水,看洗脚水是什么味。菁抬脚踩着良的头往盆里压。

  良跪着低头伸进盆里猛喝几口。菁的脚踩着他的头没放下。

  良又喝几口,菁才放下脚问,洗脚水有什么味?良说,甜。

  那以后到我这你就喝我的洗脚水,别喝别的。

  是。

  菁说,把脚舔干净。

  是,良把菁的双脚舔干净又轻轻抬放在床上。

  菁把杂志放在床头说,你昨夜睡着了吗?没睡觉着,总是想你,做你梦。菁说,做我什么梦?做跟你,我不敢说。

  说。

  做亲你的梦。

  亲我那地方呀?亲你……亲你嘴。

  是好梦呀。

  梦你不同意,你打我耳光了。

  菁微笑说,打的痛吗?良回答说,我一下就醒了。

  良见菁有些笑容说,我把盆水倒掉,给你抹药。菁却沉下脸说,刚给你个好脸,你就不知北了。不是说在我这你这只能喝洗脚水吗,倒掉了你想喝我的尿呀。真是不开壳的脑子,是不是我的话你听不懂,听不懂这就滚出去。

  良忙放下盆双膝跪下,双手扶地说,菁,不是。我……

  菁说,我什么,快抹药。菁懂点医学,她知消肿的药都是有舒经活血去疲劳作用,正好中午兰说笑咋晚的事时,推了她一下,她脚穿的半高跟拖鞋没站稳扭一下,脚部真微有些痛。

  良把盆推向一边,忙为菁脚抹药。菁双手搭在头上问,你怎么没做和我做爱的梦?良回答说,没敢。菁又问,那你敢不敢。

  良说,敢,只要你同意。菁说,那你把窗帘拉上,脱光衣服。良有些惊噩,还是把窗帘拉上,背对着菁,开始脱衣上。只听菁说,转过来脱。良只好转过身面对着她脱光。

  菁靠着床头,眼晴看着良。良虽说瘦点,但不干弱,背不驼,胸肌也挺状,腹部肌块也突出。

  看出是平时煅炼过。只是下体软踏踏。

  这是菁第一次看男人赤身裸体,她的乳房在颤抖,心在跳。菁起身站在地下,口气严厉的说,你跪下看着我。

  是,良忙跪下。菁先脱下自已的上身,把乳罩放在良的脸上,让他用嘴叼着。良的眼神发了光。菁的乳房那么白,那么丰满,那么挺拔,丰满挺拔的乳房上的奶头象要滴出奶汁。良的下体起来了。

  菁又脱下内裤,从良嘴中取下乳罩把它扔在书桌上,又让良叼着内裤。良盯着菁的下体,一团浓黑的阴毛呈现他的眼晴里,他有些昏觉感。菁太美了,她的乳房,她的下体阴毛就与她的脸,她的脚一样的美,一样的迷人。我不是和她交朋友,她是当我的太上皇。内心的崇拜由心里彻底留在他的脑海中。

  菁转身上床说,你叼着内裤爬上来。良叼着内裤爬上床。菁翻身压上他,她不想让他在上,她要永远压在他的上边。是一切。

  良泄了,菁从良身上爬下,靠在床的另一头。

  良看见一滩鲜血从菁的下体流出。菁是处女,菁把她的处女给了他,良翻身滚爬跪在地上,从嘴上取下菁内裤说,菁,你把处女给我了,我这一辈子就跟你了,就是当牛做马我也愿意。

  死也死在你身旁。

  菁含笑说,上床吧,把我的处女血舔吞下去,要永远留在你心里。

  是,良忙又爬上床,把头伸向她的下体,一滴不漏的舔吸进去……

  寝室外走廊传来喜喜哈哈的说话声,这是部分晚自习的同学回来。菁让良下去穿上衣服。她转身靠进另一床头。

  良穿好衣服,把菁内裤叼上嘴上跪在地上。

  菁说,为我穿衣服。良先为菁穿上上衣,又从嘴上取下菁内裤为她穿上。菁坐起来,良又她穿上线裤跪下。

  良见书桌的乳罩,对菁说,我忘给你穿了。菁回没回答却说,你渴了,喝水吧。

  良爬着在菁洗脚的盆里喝了几大口。这时,玉和兰也回来,见良跪着喝着盆里的水,兰就说,菁姐,你让他喝什么呢?菁没回答,用脚踢良一下说,你滚吧。
  是,良起身朝玉和兰点点头出去。

  从这一天起,每周有三次菁与良相会,都是菁相约,因她规定不许良主动找她。每次相见都在校外一普通招待所里。良跪着为菁脱鞋,脱袜,舔脚,喝菁洗脚水,舔舐菁下体已是常事,后来发展到菁用高跟鞋打良,挟良,也是惯例。只是菁除在寝室与良做爱一次后,再也没有与良做过爱。良到是更喜爱菁的虐待,二天没见菁,就有些浑身发抖。一年后,菁毕业走向社会就不与良联系了。
 ————————————————————————————————-
  ——————————————————————————————————-
                ——

              第二章初入公司

  菁从学校毕业被分到西安一企业。随说西安是历史伏久的名城,在唐朝时期是世界最繁华的都市。可百年的苍桑变化,现在已比不上开放的中国南方沿海城市的经济发展了。这里已留不住她了,不久她和兰同奔南方沿海都海市创业。
  这一天,菁和兰在都市报上看一招聘广告,某公司招收文秘,还特意加上只招女性。菁和兰商量后同去应骋。一到这公司,已有10多位应聘者等待面试。
  菁把兰和她的简历放在接待桌上,就坐下等待面试。1个小时后,才有一公司男员工招菁和兰同时进去应聘室。只见应聘室正中坐着一中年女士正低头看桌上放着的菁和兰的简历。

  菁和兰站在桌前,这女士才抬起头端看着她俩。女士问,你们是同一学校的?兰抢先大声回答,是,还是同一班同一寖室的。

  女士微微皱一下眼眉问,你叫什么名字?我叫兰小庆,和影星刘小庆,不同姓同名。

  女士朝菁看看说,你就是王菁了。菁点点头,轻声说,是。女士拿起她们简历放一边说,你们先回去吧,明天等通知。

  兰张嘴还要问什么,菁拉着兰说,我们明天听通知吧。就出去。刚出应聘室兰就说,你看那婆娘的态度,好像我们欠她十八吊钱似的,她脸色多难看。菁回应说,那女人长的还不错吗,像刚过三十岁的样子。兰有点吃惊的说,咦,菁姐,你什么时候会相面了?菁没有回答她。

  第二天,菁接到通知被录用,兰没被选中。兰对菁说,哼,看那婆娘的脸色,我也不想去。

  菁姐,你去吧。那婆娘斯负你,我帮你打她。

  这是一家私人投资贸易公司。公司老板姓李,是四十岁台湾人。而在应聘室的女士是老板原配夫人,公司的员工叫她李老板娘。当时她看菁不多语,有一种典雅气质就有好感。对兰的快人快语,有些反感,她怕这样的大陆女孩勾上她的老公,所以她没要兰。

  李老板娘安排菁到公司总办秘书室。秘书室工作到是不累,就是给老板送送材料,没几天就菁就撑握工作。而且发现老板十分惧怕老板娘。有一天,她给老板送材料,刚要敲门,就听到里面老板娘的骂声,没有我你能有今天的公司,你要再让我发现你与那臭女人来往,我就离婚,抽股,让你喝海风去。就听到里面老板说,我给你跪下来,你不要这样。你这狗样,跪多少次都改不了狗吃屎的本性。

  菁推门进去,见老板低头跪在地下。老板娘坐在大台椅上。

  菁把材料放在老板台上,没说话就出去。

  二个月后,老板娘因家族有事就回去了。

  一天上午,菁把材料送去,敲门没回声,就推门进去,见李老板正抱着一女人再亲嘴。老板听见门响吓一跳说,怎么不敲门?菁说,我敲了,没回音,我想你没在就进来了。老板红着脸在菁送上的材料签上字,菁拿起材料没听老板说让她出去的话,就着哼的一声,转身用白色高跟鞋鞋跟重重踩着地板离去。

  这天下午,老板打电话给菁说,晚上请你吃。菁,说不去,我有事。就放下电话。老板一会又打来,说给点面子好不好。菁说,也行,那到我指定的饭店吃。这,老板犹豫一下。菁说,我的老乡刚开的酒店,我想赞助她一下。那好呀,我们就去那里。

  这是兰在的大酒店。兰来二个月就跟上酒店一副总,兰也当上部门经理。菁让兰做了详细安排。

  菁和老板来到兰订下的包房。这是一套有里外间带休息的豪华客房。客房外间已摆好酒菜。

  老板和菁坐下。老板举起装红酒的酒杯说,菁小姐,你工作干的不错,我太太很赏识你,来我先敬你杯。

  菁也举起杯用嘴轻轻舔一下说,谢谢李老板的夸奖,就大太太赏识我,那你的二太太呢?不赏识我。李老板没想到菁一下子就提到二太太上,脸上就不自然了,他没想到菁这么厉害,他太小看她了,就说,菁小姐,我那有二太太呀,不能乱说呀?菁沉下脸说,老板娘临走时吩附过我,让我监视你。你不想让我再次看到你跪在老板娘的面前吧?那后果将会是什么样?难到你真的想喝海风?这,菁的一番话彻底打垮李老板的意识,扑通一下,就跪在菁的脚下说,菁小姐,你高抬贵手,请你千万不要告诉我太太,我会给你钱的。

  菁举起高脚酒杯轻轻舔一口说,李老板你挺爱下跪呀,怪不得老板娘说你是狗改不了吃屎。

  李老板忙说,我是狗改不了吃屎,还是请菁小姐帮忙,太太要是知道了,这次就一定要和我离婚,那我就破产了。

  菁用手晃晃酒杯说,我怎帮你呀?李老板说,只要你不告诉我太太,你要什么我给什么。

  是吗?菁举把酒杯的红酒往她穿的一支白色高跟鞋鞋面慢慢倒一滴酒说,能把我的白鞋舔干净了吗?这?…

  菁说,不愿意?愿意,愿意,就跪下低头舔菁的白色高跟鞋。

  菁转动一下身,把有酒的脚压在另一支腿上。李老板跪着直起身仰头舔菁的脚。菁把脚上的鞋上下摆动,李的头也上下跟着。

  菁停下摆动,把鞋尖伸到李老板的嘴上。李老板忙双手扶着菁的鞋,把鞋尖含在嘴里用舌头在舔。

  菁微笑说,李老板舔鞋的功夫不错吗,是不是经过大太太,二太太培训过?
  李老板忙说,没有没有。

  没有过,那今天应该感谢我了,是我先培训你的啦。

  是,那你怎么感谢我呀?李老板没想到这菁小姐外表看似是典雅,还会这么戏弄人,他到是有些喜欢她的戏弄了。况且因菁比他太太和那人女人漂亮多了,说话的声音也柔,就是说不中听的话语,也让人听着也觉的甜。就忙说,应该感谢,应该感谢。

  菁说,好吧,你看我的丝袜也湿了,你就帮我脱下袜把它吹干了吧。

  是,李老板忙伸手脱菁穿的鞋,又用手脱菁丝袜。菁用脚挡他的手说,用嘴脱。

  是。李老板忙放下手,用嘴轻轻脱下丝袜。菁说,看,我的脚趾也湿了。李老板说,我帮你舔干净。

  菁笑着说,看来经我培训你有进步了,会主动做了。李老板把菁的脚趾含在嘴里舔。

  舔了一会,菁说,我光喝酒了,没吃饭,我先吃口饭,你把丝袜含在嘴里吹,等我吃完了饭,你在吃。李老板说,我不饿,你先吃。就把丝袜含在嘴里吹。
  菁吃几口饭说,那到是,你吃我的脚趾也该吃饱了。我大学的一个男同学,每次舔吃我的脚趾后,两顿饭都不用吃。

  李老板听她说这句话,含在嘴里的丝袜都忘吹了,两眼直勾勾看菁的脸,在想:这小姐不得了,在大学时就让男同学舔她的脚趾,可从她漂亮的脸上一点也看不出来会这么戏弄人呀,可见女人可真不能从脸面上看她是否典雅。

  菁看李老板直看她,就说,怎么,你也想每天舔吃我的脚趾头好省两顿饭?
  李老板从嘴里发出不清淅话,嗯嗯。

  菁微笑说,也对,那样也帮你减肥了。看来我的脚趾头还有减肥药的功能。
  你不想每天都试试吗?李老板忙点点头,他完全被菁的戏弄折服了,这小姐太厉害,他接触过许多女人,还没有一个象菁小姐这样轻声细雨的就把男人玩弄于她的撑股之下,真是佩服,他对她产生一种崇拜来。现在不管菁小姐让他做什么,怎么戏弄他,他都愿意。他从嘴里拿下丝袜,对着菁磕头说,菁小姐,我太喜欢你了,请接受我的祟拜。

  菁转头说,喜欢我?祟拜我?那我可要考验考验你,你合格了,我才能接受你的祟拜。我会接受菁小姐的考验。

  菁抬手看看表,知道兰要进来了,就对你李老板说,把丝袜叼在嘴上继续吹,一会走了我还要穿呢。

  是。李老板把丝袜放在嘴里继续吹。

  这时,兰进来,见李老板跪着用嘴叼着袜子在吹,就对菁说,菁姐,你真行,还没用那东西,他就跪拜在你面前了。说着就从饭桌对面的花瓶中取出一微型摄像机。又转身对李老板说,你的言行都摄下了,今后你要听菁姐的话,有一点不从,就把你的录像散发出去。

  李老板这才明白,他中了菁小姐的圈套了。今后不服从菁小姐是不行了,我认命了。就对兰点点头说,我一定听菁小姐的话,一切服从她。

  兰又对菁说,菁姐到里间休息休息吧。菁说,好,那李老板我们到里间休息休息?。

  李老板说,行,行。他想:这一休息休息,不知菁小姐还用什么办法戏弄他呢?。

            第三章李老板拜服菁小姐

  兰手挽着菁的腰走进里间。李老板也起身跟进。这真是豪华的里间,菁站立房中间左右环顾后对兰说,这里装修可真气派。兰说,快坐,这是我和副总常休息的地方。菁姐头一次求小妹办事,怎么能不安排好的房间,再说这里也方便呀,没有客人打搅,好让你办成事吗。就拉着菁坐在沙发上。李老板跟进站在沙发一旁看他们说话。兰扭头看李老板站着,就说,你还站着干吗,指指鞋架说,还不拿拖鞋为菁姐换上。李老板忙取出一双半高跟拖鞋跪下为菁换上。兰看菁脚上还穿一支丝袜就说,怎么还剩一只沒脱?李老板忙为菁脱下这支丝妹拿在手上。
  兰说,菁姐不让你叼在嘴上吹吗?是,李老板忙把两支丝袜都叼在嘴上吹起来。

  菁侧身搂着兰说,小妹,姐得感谢你帮姐的忙。哟,菁姐,说什么呢?谢什么,要说谢你可要谢的多了,大学时帮的忙你还没还呢,别说了,谁让你是我大姐呢,我和玉姐早看出来你会办成大事,到时小妹投入你的门下可别不要小珠呀。
  菁说,姐能办什么大事?兰说,菁姐你休息吧,我不打搅了,有事你让我,这房间你住多长时间都行。又对李老板说,这录像我拿着,你敢反诲我就散发出去,哼,好好侍候菁姐,这还是你有福份呢。转身出去。

  菁见兰出去就斜靠在沙发上在想兰说的一句话,说我能办成大事,别说,真让兰说对了,我是要办大事,否则我就不离开西安古都去南方创业了。

  她看了看跪在她面前用嘴叼着她丝袜的李老板在想:现在时机还不成熟,还要在加大力度,等时机成熟了在办也不迟。就坐直身子,微笑着看李老板,将一腿压在另一腿上,把上腿的裙子轻轻撩到膝盖上。把小腿露出来并上下一摆一摆的。

  这一动做李老板看的清清楚楚。李老板脖子竖直起来,在想:菁小姐朝他微笑,又轻撩裙子露出小腿,这是给我机会呀,就忙取出嘴里袜子说,菁小姐,你腿好白好白呀。菁却冷笑一声说,脚不白吗?白,白,而且还细嫩呢。

  菁微笑说,还想吃吗?想。

  菁说,今天你已吃一次了,想吃明天让你吃,明天吃的我舒服,本小姐还让你吃舔这玉腿和这里呢。

  啊,行行,就明天,就明天。

  菁说,爬过来,驮我在这大里间转几圈,看看你的爬行功行不。

  是,李老板忙跪爬一步让菁骑在背上。李老板跪爬一圈就满脸流汗。青用手拉起他的头发,双脚使劲挟着他的的腰说,看来让你练爬行功也能减肥肚子,听说大肚子男人真家伙都不好用。等你减肥肚子后老板娘还要感谢我呢。

  是,是。李老板驮菁爬三圈已大喘气了。

  菁下来,踢李老板的屁股说,真笨,菁转身到冰箱取出一罐饮料坐回沙发。
  李老板也坐在地上喘气。

  菁看着李老板想:社会上人说,年青女人都喜欢40岁的男人,喜欢他门什么呢?他们的身体都已透支了,你看这李老板才爬三圈就起不来了,干那事还会有什么力,要是良,驮我三十圈他也不累。年青女人无非是喜欢他们的钱。不过也挺好,戏弄这年记的人即能得到钱,又能开心。

  菁对李老板说,过来,本小姐还有话说呢。李老板说,好,好,就爬过来。
  菁用手拉起李老板下巴说,老板起来吧,你也累了,坐上来。

  李老板一听,起身坐在菁身边。菁说,你流了不少汗,喝点饮料吧。就拿起饮料自喝一口,又转身用手抬起李老板的下巴用她的嘴对着他的嘴吐进一口。李老板乘机抱着菁就猛亲起来。

  菁没有反抗,心想,给他点甜头,要想让狗忠于主人,总不给肉骨头啃是不行的。

  在李老板猛亲菁十几下后,菁就用脚挡着他的胸口说,今天就给你这些,好东西要慢慢亨用,是不是,李老板。并用脚拍拍她的脸。

  李老板从胸口抱起菁的脚舔起来,边舔脚趾边说,那是,那是,好东西要慢慢亨用,慢慢亨用。李老板又舔一会,菁说,为我穿鞋袜。

  李老板放下菁的脚,下沙发拿起菁的白色高跟鞋和丝袜跪在菁的面前为她穿上。菁起来跺跺脚,拉起李老板,又挽着他的手臂说,老板,我们回去吧,明天在来。

  菁挽着李老板的手臂走出里间屋。李老板边走边想,这菁小姐不仅会戏弄人,又会温柔,真是个妖精,是让人怕又让人爱,我是折服她了。

           第四章李老板送菁150万

  菁很快把李老板擒在她的石榴裙下,李老板也多次为她脱鞋,穿袜子,舔脚,吃她口水,被菁骑,学狗叫。

  这是菁来公司四个月后的一天,菁让李老板开出100万元的支票并让他晚上到兰在的酒店。

  菁和李老板还是到她们第一次来的套间,菁让李老板重演那一次的戏。李老板舔鞋,用嘴脱丝袜,舔脚趾,驮菁爬三圈,嘴接菁口里饮料。当李老板亲菁的嘴时,菁用手挡着李老板的嘴说,支票拿来吗了?拿来了。

  菁说,送来,我给你好东西。见李老板稍有犹豫,就说,不想给了?李老板忙说,给给,就起身从西服上衣中取出一信封,转身跪在菁面前,双手捧着递给菁,并说,请菁小姐接纳,这是你接受我崇拜的礼物。

  菁接过信封,用手掂掂,起身走向双大床坐下。她打开信封抽出支票看一眼,不是100万,是150万元,菁微微一笑说,老板请你把我的包拿过来好吗?李老板忙说,行行,跪着从荼几上拿起菁的坤包爬着到菁的面前,双手递过去。
  菁打开坤包,将支票放进包里,又从包里取出一黑袋,递给李老板说,这是你想要的东西。

  李老板跪着打开黑袋用手取出一精制的vcd盒。李老板抬头看看菁。菁说,这是第一次在这里录的带和盘,我全部给你了,没留任何底。李老板双眼迷茫的看着菁在想,这菁小姐又要干什么?菁说你脱光衣服。

  李老板放下vcd盒,脱光自己的衣服,又跪下。菁从双人床上站起,背对着李老板脱下自已的上衣,又脱下乳罩,转身对着李老板。

  李老板双眼不错眼珠的看着菁。菁戏弄他多次了,这还是头一次让他看她光裸的上身。菁又脱下裙子,内裤并把内裤抛向李老板说,上来吧。她转身躺在床上。

  李老板忙连滚带爬也上了床并跪在菁面前等待菁的发话。菁用脚尖抬着李老板的下巴说,舔吧,从下往上,我把你最需要的东西给你。

  啊,谢谢你,李老板忙从菁的脚趾尖舔起,他狂舔着,又快速移到青的下体,他把菁下体的黑森林用牙齿叼起又放下又叼起,用舌头反复梳理。菁的下体被他叼起的黑森林感到有些微痛,可她没有打他,到是感觉有些舒服。

  她体验着微痛,她更觉得下体处更需要插入什么东西就说,还等什么?李老板许久许久要的东西就在眼前,他象猛虎下山一样插入。菁长久封闭的洞门被打开还是感觉下体有些痛,这与良第一次的插入没有太大的区别,只觉得胸口稍有压抑,这是李老板稍胖的身躯全压在她身上造成。可这被他插入体内的柱子振动产生升仙的感觉所洇没。李老板也终于泄了,这也是他从来没有的感觉,几个月的被奴役,在今天终于翻了身。得到他想得又不敢得东西,真是有一种说不说快感。他真想让菁每次都戏弄他几个月后,再给他这样的机会,他象抽鸦片烟一样上瘾了。

  可菁不会再给他了。这是菁给他最后的一次戏弄后就离开这个公司。因菁知李老板太太的家族的势力太大,长久以此,被他太太发现了,后果不堪设想,菁见好就收,这也是菁的智谋高于兰和玉的地方所在,她要开发真正是属于她自已的天地啦。

              第五章英国学习

  英国这个在十八世纪靠蒸气机的发明而大发枪炮之财的老牌帝国,在经十九世纪的兴盛到二十世纪平稳发展,各项制度已趋完善。二十世纪中叶女王的登基,对女士地位在这老牌帝国更是受人崇敬。

  菁在中国改革开放走在前列的南方初步完成了她的原始资本积累。她想出国去创一创。她没有马上想去那个靠武土道扇起民族复兴产生经济发达国的日本,尽管它掀起崇拜女人的热朝,她认为不是时候,她想在英国这老牌帝国中体验女人在社会中处于优等地位的感觉,这符合她的性格。日本她是要去,等她从英国回来时,她会去的。

  菁办的出国手续很顺到,她要克服语言上的障碍,先去了一所私人办的语言学校。这所学校在英国一中等城市里。学校中有日本,中国台湾,和中东国家的学生,而中国大陆来的并不多,本地的英国人也有,他们是学习其它的语言。
  菁的英文教师是一个近四十岁本地男人。高高的个子,近乎白纸一样的皮肤沉他的蓝眼晴到是显的很精神。他老是把菁当成日本人。看青外表典雅的仪容就有一好感。每当菁穿着短袖白上衣,下身穿半截叉开旗袍时,他的蓝眼晴就闪光。菁也看出来,可她不露声色。她知道,她的皮肤在中国算白的,可真要与当地女人比就显的逊色了。他无非是对她感到好奇而已,可每每把她当成一日本人,也叫菁烦。可见日本女人的温柔在英国人眼里是有名的。

  这一天,他又提问菁,说日本菁来回答。菁站起说,my is 中国,转身离去。

  菁回到自已单独的住处,躺在床上发气。这时,房门有人敲。菁想,来这里两个月,我还没交什么朋友,能是谁?开门一见就是他,是英语教师就转身回去。老师进去,站立房中间说,对不起,菁女士。晚上我请你吃饭好吗?菁双手盘着,站在窗前说,对不起,我不想去。

  老师双手扬扬,晃晃头说,对不起,原谅我,去好吗?菁转身看看他,见他直晃头,觉得好笑,就笑说,好吧,看你这英国佬到底怎么样。这老师高兴的手足舞蹈,连说,good。

  饭是在幽静的咔啡屋吃的。菁和他进来,他先为菁拉出椅子请菁坐下。服务员过来,拿出他们要的西餐,又倒上红酒。他拿起杯子,朴通在菁的面前跪下。
  菁有些吃惊。这是干什么?只听老师说,我查资料知中国人赔罪都先下跪,求原凉。

  菁觉得好笑,就故意逗他,你知道怎么向中国女人赔罪吗?no,老师摇摇头。

  菁把红酒杯轻舔一口说,要舔女人的鞋,懂吗?老师登大蓝眼晴,问,舔鞋?对呀?这是民俗。

  民俗?对呀,这是中国民俗。

  老师把酒杯放下,就抱着菁的一支鞋舔起来。服务员看着不知何故他舔一女人鞋,不问个人隐私的传统习惯他只是和另一服务员笑笑。

  老师在用心舔。菁也为这英国老师敢在大厅广众舔她的脚感到有意思。这在中国就是最大的羞辱了。可这老师到不觉得。菁就有再戏弄的想法。问,想让我原谅你?是。

  菁把把舔的高跟鞋脱下,放在地上,又把酒杯里的红酒倒在鞋里说,喝下去,我就原谅你啦。

  老师拿起高跟鞋就喝起来。菁微微一笑,想,这在中国要是让一男这么喝酒那是这男人彻底的想要这女人时才这么干,在这里就这么轻而一举就办了,真有意思。

  菁说,起来吧,我们吃饭吧。

  那你原谅我了。菁说,no,这是先罚你,等我原谅你还要你多次这样才行。
  罚我,还要多次这样?对,中国女人惩罚男人就这样,好让男人长记性。
  中国女人真麻烦,得罪不起。

  知道就好。吃饭吧。

  这顿西餐吃完,老师问,还什么时候惩罚我?菁想,老牌帝国英国人就样遵重女性,如是这样英国真是女人的天下,英国女王真是领导有方。

  菁说,等我心情好了,再接着惩罚你。

  等你心情好了,再惩罚?对。

  菁想,这英国佬真是傻的可爱,就说,送我回去吧。

  半年的语言学习结束了,菁也撑握了英语。这期间这位英语老师多次为菁舔鞋,喝鞋里酒,他也知道这不是中国特有的民俗,是菁在戏弄他,可他到是喜欢上这中国女孩的戏弄,对菁的离去到是有些恋恋不舎. 以后他追随菁到中国,这是后话了。

  菁又在英国呆了一年,觉得英国也如非是此,除几个世纪来靠征服殖民地发展了经济积累外,其它不见得比中国好到那去。就转道日本发展。

              第六章初识中田

  菁转道日本。菁已是今非悉比。虽短短的英国之行,可她浑身上下都熏染了高贵女的气质。

  她已不是刚刚走出校门的大学生了。美丽的面容,典雅的气质,英国女士的绅气,已深深的融入她的身体,她可完全征服任何一个男人了。

  菁凭她娴熟的英语很快进入日本的中上层社会。她没到日本去过,可大学时读的西村寿行和松本清张的小说已深深印在脑海。小说是和现实有差别,可本源还是来自社会生活,她相信这一点。这不机会来了。

  这是在扎晃高极的配对舞会上。来的客人都是衣寇楚楚的中年男人。他们有的带女伴来,有的是同伴相来。菁身红色的旗袍,头梳半披肩发,手挂白色坤包,脚穿白色细高跟皮鞋,挽着她在日本结识的香港女人丽小姐的手臂来到舞厅。
  菁扭着纤细的腰坐在靠吧台的座位上。

  她把旗袍轻轻撩到膝盖上,一腿压在另一腿上,露出半截小腿,光亮的白色高跟皮鞋,在舞厅柔合的靡红灯照耀下,显得那么撩人,那么招人。她两眼目视舞台上轻声细雨唱着日本语歌的歌女,用余光扫视着两边。

  这不,一个秃顶的男人用日语请她,她含笑拒绝了。又一个尖下吧长着小脑袋的男人请她,她又微笑拒绝了。她在等什么人呢?来了,这也是一中年男人,他梳着呈亮的头发,穿着西服,脚穿黑皮鞋,长着长挂脸的男人先用日语请她,又用英语说请。菁微笑接过他伸过来的手站起来,跳起慢四步来。他们用英语亲切的交淡着。中年男人对菁的问话很感兴趣,有些问话,中年男略感吃惊。他觉得菁了解他什么?菁怎能不了解,这是丽小姐在一次极小规模sm集会上得到的信息提供菁的。中年男人对菁越来越感兴趣,一曲跳完就邀菁到包房相谈。菁微笑点点头。菁朝丽小姐点点头,起身跟中年男出去。

  这是舞厅豪华的包间。中年男请菁进去。服待生端来酒水出去。中年男人紧靠菁就想贴菁的脸,菁随手打他一耳光,用中文骂到,混蛋。中年男人吃一惊,用英文说,你是台湾人。菁微笑着,没说话,从随手带的坤包拿出一盒烟抽出一支叼在嘴上。中年男人忙从西服兜里掏出打火机点上火想为菁点上,菁摇摇头,说,no。指指地下。中男子明白,这是让他跪下点。

  他忙跪下,伸双手为她点上。

  菁,伸吸一口,把嘴里的烟喷向他,并把另一手抬起拿烟的小手臂说,中田,你不想找女王吗?中年男子大吃一惊说,你知道我的姓?。

  菁说,何致知道姓,你的爱好本王也知道。

  这?中年男子想,我这爱好极少人知道,难道她是sm俱乐部的,我怎么不知道?这sm俱乐部也是极少人知道,为不影响公司我用的也是假名呀。

  菁看他在疑感,就说,我不是sm俱乐部的,这不更合你意吗?省得你担惊受怕的,这不更好吗?怎么,你不接受本王?说话呀,中田董事长。

  啊,中田没想到这能说一口流利英语的中国小姐想的这么周到。他跪着双眼直勾勾的看着菁,手中的打火机在抖动。他在想,这不是真的吧,这小姐太美丽了,白嫩的皮肤,呱子脸,柳叶细眉,樱桃小嘴,半肩披发,纤纤的细腰,显得即有东方美人的典雅,又用欧洲贵夫人的气质,她要做我的女王,是真的吗?菁,又抽口烟说,看什么,怎么不回答我?中田忙双手扶地磕头不止说,愿意,愿意。你是我最亲爱的女王。最亲爱的女王。菁放下手臂,用手拽起中田的头发说,你接受本小姐为王,那现在怎么表示呀?sm俱乐部没教你吗?教过,教过。
  中田跪直了,又磕一头说,我接受女王任何调教。我会忠心服待好女王。菁说,好了,本小姐不是sm俱乐成员,不要叫女王了,就叫菁小姐,不过你要象待候sm俱乐部女王那样待候本小姐。

  是,是。

  菁问,中田董事长,那你怎么安排本小姐呀?这?嗯!好好,你就到我公司秘书室,当我的秘书,行吧?菁从坤包抽出一张纸,扔在地上说,你签字吧。中田拿起纸一看,是他公司的招聘表。这是菁早就准备好的。中田签上字双手递给菁。菁接过放回坤包里又伸手拿起茶几的酒杯说,董事长,本小姐加入你公司是不是该庆祝庆祝?应该,应该。

  菁说,那张开嘴等着。中田张开大嘴等着。菁从酒杯喝一口,又低头一口一口吐在中田嘴里。

  中田一口一口咽进肚里。菁一直把这杯酒全面吐在中田嘴里。

  菁说,董事长,本秘书小姐喂酒的功夫怎么样呀?好好。

  酒甜不甜呀?甜甜。

  菁微笑着说,董事长,本秘书小姐是中国大陆古都西安人呀,不是台湾人,明白吗?中国西安人?菁说,古时叫长安。

  长安?知道,知道,我日本文化大部分都是从长安引来。我佩服,我佩服。
  今生有长安小姐做我秘书我是三生有兴。菁小姐,能让我舔一舔你的脚吗?菁微笑点点头。

  中田轻轻脱下她的一支高跟鞋,菁把脚放在茶几下,中田隔着菁穿的丝袜舔起她的脚趾来。

  菁看中田在舔脚趾想:这世界上的男人真是一样,臣服女人就都爱舔女人的脚。女人有一双玉脚就可征服一半男人了。这就为什么就我们女人的鞋花样多。
  菁随手又倒一杯酒,这是在英国学会的。她拿起杯子又喝一口想,不知玉和兰发展怎么样了?那良不会是又拜在那个女人脚下了?她在想着,中田舔她脚趾的牙齿刮痛她了,她抬手给他一耳光说,不会轻点。中田忙说,对不起,对不起。菁说,是不是隔着袜子舔不解喝?是,是。

  菁说,本小姐的玉趾甜着呢,到公司后,随时让你舔。

  谢谢,谢谢。菁说,给我穿上吧,以后本小姐的鞋也得是你舔。今后你要舔的东西多着呢。

  是是。中田为菁穿上高跟鞋。菁说,我们回大厅。

  是。中田扶着菁站起,菁挎着中田的手臂走出包房。

  菁明天就到公司上班了。

            第七章到中田公司上班

  菁到公可上班了。这可是大公司,本部的员工就有千把人。菁能为她来这样的公司感到高兴。

  为能用这样的方式进入公司感到兴奋。中田董事长把原来秘书提拔外派,把她安排在一大套里间的办公室。这个大套间结构特殊。董事长进套间有专门电梯,在外间工作人员看不见他的进出。里间有董事长办公室,相连有一会客室。会客室里间有休息室。菁在大套间的门口,进入董事长办公室要经菁通报。这套间菁可看清外面员工一切活动,而他们却看不到菁,这是反镜窗。菁的办公桌有与董事长相连的红灯和蓝鸣灯。只要董事进办公室红灯就亮。蓝鸣灯闪就是董事长召见她。

  没有几天菁就撑握秘书工作。这工作菁在李老板那儿早已熟知,她现在抓紧撑握日语。好在日语语言文字中采纳中文文字很多,她较快就学会一些。

  这一天菁桌上的蓝鸣灯亮了,她走进董事长办公室。中田笑脸迎问,菁小姐,你的工作做的很好。菁沉着脸说,你信不过我?那里,那里。这几天忙,没与多说话,想跟你聊聊。

  聊什么?在这里?不,不,到休息室。

  菁,哼一声,转身进休息室,坐在沙发上。中田跟进,就跪在菁面前说,你这长安小姐在外面真给我面子呀。

  哼,在这休息室也给你面子吗?不,在这里你就是主人了,是主人了。菁翘起一支腿说,是主人,你怎么对我?中田说,我这不跪下了吗,来我给你按摩按摩脚。菁说,想舔了吧。

  想,想。菁把两支脚放在脚凳上。中田爬一步为菁脱下两支半高跟黑皮鞋。
  用手轻轻揉捏。

  菁抬脚踢他的头说,要舔就快舔。

  是,是。中田忙低头舔菁穿丝袜的脚趾。菁说,不脱袜子吗?脱,脱。中田用手去脱,菁骂到八格,不会用嘴。你在sm俱乐部没练过吗?是,练过。中田用嘴轻轻脱下她的丝袜。他先用手轻轻的摸菁的脚说,你的脚趾真美呀。菁说,快舔,少说废话。

  中田说,是,是。他双手扶抱菁的脚趾一一舔起。他的舌头伸出菁的脚趾逢,咝咝舔吸着。

  中田细细的舔。把菁的脚趾含在嘴里索落着。那脚趾在中田嘴里一出一进。
  脚趾每次出他嘴他就把口中的唾液咽入肚中。

  菁看着田中舔脚趾认真的样子就想,怪不得小日本生产的产品都那么精细,就连舔女人的脚趾也这么细质。良与李老板和那个英国佬为我舔脚也从没那么细过。看来要想超过日本,先让那些男人练舔女人脚趾功才行。

  菁仰头靠在沙发上,双手盘在头上。中田见菁这样,忙把嘴从菁脚趾上退出说,你想抽烟?菁只用脚趾点点。中田从起身从床头上取回一盒烟说,这是你爱抽的牌子。就抽出一支递给菁。又跪着为菁点上。中田又放下烟盒,把菁的另一脚趾含在嘴里嗦落。

  菁靠在沙发,仰头吸一口,她在想,等在日本挣一笔大钱,取得日本籍,我就回大陆开创自已的企业。那时我召良回来,兰也会来为我做事,那英国佬不用说,我一个电话,他就得来。

  不过这还得靠这董事长才行。想到这,她把烟捏灭,抬起另一脚踩着中田的头说,董事长,你就想舔本小姐的脚趾吗?中田把嘴从菁另一脚脚趾退出说,那里,小姐身上的任何地方我都想舔,可怕小姐不同意呀?那我怎敢?菁说,董事长想舔本小姐的全身可以,可我的护照快到期了。

  有这事。

  菁把她的一支腿压在他的肩上,中田从菁抬高的大腿间看到菁穿的薄内裤,这内裤有点透明,菁下体的黑森林隐约可见。中间眼神有些迷茫,他的嘴反复咽着唾液。这太诱人了。他伸出手想摸,菁用脚挡住说,董事长想干什么?我?菁问,我的护照怎么办?想不终身得到我?想,想,我帮你入日本籍,小姐同意吗?菁说,好吧,你不想要这里吗?日本护照拿来,这就是你的了。好好。中田一连说几个好,因这事对他这个大董事长来说并不难。菁说,为我穿上袜和鞋,本小姐要出去方便。方便,中田不明白什么是方便,就忙为她穿上鞋和袜。菁起身整理整理衣上走出去。

  中田到是说到做,很快就把菁的日本护照拿来了。菁拿到日本护照心里百感交激,这是她走向创业的真正第一步,到觉得不是知味了,可做为女人她又能有什么办法呢。一些说不清的想法都窜入她脑中。菁想:我这是怎么得了?原来也没有这么多想法,和良与李老板不都做过了吗?事业有望了,可哲学,论理道德却进了我的脑海。我成熟了?还是为以前的事后悔拉?人就是这么怪,从前的游戏变成真正的事实,到让人摸不着头绪了。

  这一天,菁桌上的蓝灯又亮了。菁进入办公室,只见中田笑迷迷的说,祝贺我的秘书,你是日本女人了。菁说,有什么祝贺,你不就想得到我吗?不,不。
  不什么?不说真话。

  是,是,是想得到你。不过你也确实有才能,本公司能有你这才女,也是求知不得。

  哼,菁说,我不会一辈在这地方工作的。

  可以呀,我可你让你回去,做我的分公司总经理吗!这句话到是让菁有所高兴。菁说,那谢谢董事长了,好了,我们到休息室吧。菁转身进休息室。

  中田也随之进去。菁双手盘着站在房中间,紧锁眉头看着跟进来的中田。中田转身关门笑脸走近菁,见菁眼眉紧俏,他行走的步子就放慢了,在想:又不知那里让菁不高兴了。

  中田轻微哈腰想对菁说什么,只见菁转身打中田一耳光说:中田,进这休室里我是什么人?你是……你是主人。

  是主人,那你怎么也跟主人走进来?这?菁说,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不说过了吗,你要象sm女王一样待候我。中田忙连哈腰说,我忘了,我忘了。菁说,那还不滚回出去,爬着进来。是是,中田转身急步出休息室。他在休息室门外轻轻敲门两下。只听菁在里面说,进来。

  中田开门又随手轻轻关上就跪在地毯上。抬头看菁一腿翘着坐在沙发上了。
  中田说,主人,我可以过去吗?菁晃动着翘在上面的腿说,爬过来。是,中田四肢着地快速爬过去跪在菁脚下。

  菁放下翘着的腿用脚踩着中田的头,使劲把他的头压在地毯上。她用脚掀一下中田的头,把他的侧脸翻上,用她穿的半高跟白皮鞋尖压着他的鼻子说:你以为为我办了护照,就可以对我的态度就有所变化吗?中田因被菁的皮鞋尖压着鼻子发出不清淅声音说:没变,没变。菁抬起压他鼻子脚说,给我脱鞋。是,中田微微起身伸出双手想脱菁的鞋,菁骂到,八格,用嘴。中田说,是。用手轻轻抬起菁的小腿,侧脸用牙齿咬着菁鞋后跟脱下这支鞋。

  菁把把这支脚放在他肩上。中田又轻轻把菁的另一支脚咬下的鞋轻轻放在地毯上问菁:为您脱袜吗?菁靠在沙发上说:脱。

  是,中田用嘴轻轻把青穿的两支丝袜脱下,放在地毯上抬头看着菁说,我可以舔一舔吗?菁把一支脚踩在中田脸上说,舔吧,你这宠狗。

  中田从菁脚踩他脸的脚心舔起。菁看着中田想:这男人和女人养的宠物狗有什么区别,不都是想要得到主人的欢心吗?菁看中田又把她的脚趾含在嘴舔,又一想,还是有区别的,狗无思维,舔脚的男人是有的。

  中田把菁的双脚舔够一遍,菁也觉得浑身都痒。她把上衣脱下,露出内衣。
  中田跪着看菁,只见菁穿的浅红色的乳罩隐约透出菁穿的白色内衣。

  菁看出中田的眼神。菁的乳头也被中田舔脚趾头的麻酥感应竖立起来。菁又把内衣脱掉问中田:这罩也是我脱吗?中田忙说,我脱,我脱。他急忙跪上前伸手就把菁乳罩摘下。他太急了。只见菁回身猛打中田一耳光骂到:混蛋,你敢用手来脱?中田忙跪下说,我该死,我该死。菁站起身左右开工连打中田10个耳光说,我让你长上上记性。

  是,是,我长记性了。

  菁双手插腰,连挥10下的双臂震的她乳房也上下抖动。中田仰着头看着菁的乳房随着她的喘气继续灿动,都不觉得脸被打的痛疼。菁的乳房太丰润了。象山包一样直耸立在菁的胸上,没有一丝下坠。

  菁双手叉在腰上,一脚踩在中田肩上问:看够了吗?中田晃过神来,啊,啊,两声说,没看够。

  菁说,那更想舔吃了?是,是。

  菁放下脚,坐回沙发说,你上来吧。中田忙爬上沙发跪下等菁发话。菁双手抬着乳房说,下去脱光,在上来。中田忙下去脱光全身,又爬上沙发跪好忙伸出头想舔,菁用脚挡住他的脸说,你每舔一次,我就挟你乳头一次。好,好。中田伸头用嘴把菁的乳头含着猛吸起来。他边吸边用舌头舔摩菁乳头的周围。菁被他舔吸的兴奋,闭上双眼,头左右摇起头来,她的一手紧紧拉着中田的乳头。中田在舔吸和被挟的痛感中在兴奋……他泄了。菁的腹部感到有点热,她睁眼一看,用摸手一模,挥手一把撑,把正仰头闭眼体会发泄出来快感的中田打醒,并骂到,无用的东西,还没给你真正的地方,你就泄了。快,把你这狗精液舔吃干净。
  中田忙说,是。跪爬着把菁腹部的精液舔吃下去。

              第八章自办公司

  一年以后,菁拿着日本护照,带着中田董事长的任职命令来到中国上诲筹建分公司。其时,中田公司在上海有一办事处,只是办事处的业务始终开展的不顺利,业务量不大。但办事处的住地到挺豪华,是在上海效区的一幢四层别墅。中田把办事处主任,副主任都调回日本,留下二个日本职员和聘请一个日本厨师和一女清杂工。办事处人员接到总部通知新的主任要到,就把原主任住四楼五个房间彻底清除旧物,又重新装修一遍。

  陪同菁来的总公司副总在办事处宣读任命书后就返回日本。菁对四楼的装修还是比较满意。

  不过,对二个日本员工没有任何表示。日本企业员工对上一级的主管都十分尊重,这留下的二个职员一个叫一郎,24岁,另一叫野治有30岁。两人一路弯腰,一路哈依的引菁参观整个别墅。菁有些累了,就说,我上去休息了,就转身走向她专用电梯上了四楼。出了电梯刚拐一角,只见一郎气喘吁吁的站在四楼楼边。见菁走出电梯就过来说,主任,我引路。菁想,这小子跑的比电梯的速度还快。就脸带微笑点一下头。一朗忙走一步打开门说,主任这是休息室。

  菁进去坐在沙发上,一朗转身从鞋柜取出一半跟露趾拖鞋放在菁面前。菁想,他想的还挺周到,拖鞋都预备好了。菁把脚上鞋脱下,换上拖鞋。一朗弯腰把菁脱下的高跟鞋放在一盘子里,弯腰说,主任我负责你的生活,您有什么事就吩附一下,我立即就办。菁挥挥手说,我休息了。一朗弯腰说,是。拿出地上装鞋的盘子出去。

  菁起打开屋内一门,是书房,书房另一门通向四楼一阳台。菁又打开书房另一门,是一100平方的健身房。菁又从健身房打开一门,是会客厅。打开会客室一门,是办公室。几个房间间间相通。菁回到休息室从坤包中拿出烟盒从中抽出一支点上,随脚抛下脱鞋,斜靠床头上深吸一口烟想:以后不要叫什么办事处,要办公司。马上到工商局注册办分公司。菁起身脱光衣服进浴室。

  她躺在浴室里浴盆,这是全自动电喷浴盆。浴盆暗藏两边一排的流水眼喷出有力的细流,洗刷菁的玉体,她觉得舒服。菁双手轻搓自已的乳房想,要是有一个男人来为她摸洗那会更舒服了。快了,我是分公司总经理了。分公司注册了,我要招聘大批人员。那些人员那敢不听我的话。要成立秘书室,男女秘书都要有。菁在想象着她坐在沙发上指手划脚训诉他们,他们毕菾毕敬弯腰站在她面前静听的场景,一男秘上前跪在她面前,一女秘执撑刮他的耳光,这是我的天地,我就是武后再现。我要让西村寿行暴力小说里的镜头在我的现代公司里实现。

  公司注册了,菁把兰召来做她的副总,负责分公司的招聘工作和外事交际工作。兰真高兴,她自认为她是最能胜任这工作,还带来叫宁的小姐进入公司。兰刚来几天,就对菁说,菁姐,留一个一朗就行了,让野治和厨师回日本,我们好多招聘几名人员。菁同意了。

  招聘工作开始了。兰对应聘人员要求很高,必须是本科以上学历,而且出生与生长在知识分子家庭或是边远贫困农村。菁对兰这二条招聘要求很满意。因她对大学时选良做她的男朋友是有经验,认为选对了。而偏远贫困农村的孩子不怕苦。

  菁和兰给被对录用人员侍遇很高。而且是打着日本大公司的招牌,所以应聘者很多。兰从中只选三个刚从从大学毕业的男生。

  兰和宁把这三人带去进见菁。菁对兰选的人比较满意,其中两个男的体身酷似良的身材,菁想这小妹就是懂我的心。她坐在高高的老板台,眼睛直盯这三人8分钟没讲话。三个人被菁看的心里有些发毛。想,这女总经理恐怕是很凶的,这碗工作不会太好干。菁站起来,在这三人面前走一趟,站在一叫志刚的从陕西来的人面前问,你没学过站立吗?还设等他回答,菁抬起穿高跟鞋的脚猛踢他的小腿。骂到,八格,站直了。志刚差点没摔了,忙直身站直低下头。其他二人都伸直腰两手贴身,低下头。菁背着手,说,这是日本公司,公司都按日本企业制度执行。在这里你们必须听主管的话,要受得苦,经得磨练,那祥才能拿到高薪。从明天起,你们要先培训三个月,才能是正式职员。这三个月你们每月只能拿2000元,转为正式后每月5000元。从今天刚始,这位叫宁的小姐就是你们的主管,由她先培训你们。听见了吗?听见了。

  菁挥挥手,出去吧。宁小姐带着三个人出去。

  菁对留下的兰说,今天晚上我和一朗回日本,十几天回来,这三人你要调教好。兰菁说,你放心,宁小姐在宾馆多年就是搞培训的,那一项也我有经验,调教这三个刚出炉的毛孩那是小菜一碟。你回来看吧,包你满意。菁说,我相信你的。

  菁回日本公司总部。

               第九章培训

  兰和宁开始训练这三个人。这是第二天早晨的5点,三个人分别被一阵铃声震醒。只听宁小姐喊,快起床到大厅集合。三个人急忙穿上衣服分别从个自房间来到大厅。只见宁小姐脚穿半高跟黑皮鞋,手拿一竹皮板,背手站立厅中间。三人快速在宁小姐面前站立一排。宁小姐挥鞭打志刚的屁股说,起个床你也这么慢。志刚低头看那两人都没穿鞋就说,我穿鞋了的。 宁小姐又是一鞭子,穿什么鞋,从今天你们只能穿短背心,短裤,不许穿鞋。听见吗?听见了,主管。

  宁小姐面对志刚,又斜眼看另二人说,志刚,从今天起在这里我叫你1号,你们两是2,3号。

  现在1号去擦菁总办公室卫生间地板,3号擦兰总办公室卫生间地板,3号擦我的卧室卫生间。

  要跪着擦。听见了吗?听见了。

  擦的不干净,我要扣你们的薪水。

  志刚和另两人快速去擦。原来宁小姐把清杂工都辞了。

  宁小姐来到一楼她住的卧室。3号正跪地在擦卫生间。3号姓李是来自上海本地,身材较瘦,到是皮肤有些白。他是学企业管理专业,在大学时到是听过老师讲过日本企业用许多方法培训员工,特别是用刁专方法来培养员工的耐性。所以对宁小姐叫擦卫生间到是能接受,他买力气的擦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