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菀的故事】(完)作者:踏花而行   人妻小说 
字数:15354


               一、相识

  她比我小九岁,认识她时在一家网吧,2004年7月底,是另外一个狐朋狗友带过来喊我吃夜宵的时候见到的。在吃夜宵的时候我问那个狐朋狗友是不是他的朋友、炮友还是什幺,结果狐朋狗友一脸茫然的说:「其实我比你早半个小时认识她,她说晚上没吃饭让我安排一下,我到现在还不知道她的名字呢!」我靠!原来在外面混有这样的好处啊,有小马子找上门来?他连忙解释:「是我听说你和女朋友分手了,介绍你们认识认识的!」这才是好兄弟嘛!干了一杯,我就把那个好兄弟甩一边问这个小MM:「美女,你是哪位啊?」

  她略有点婴儿肥,打扮是标准的未毕业的、不好好读书的那种,长得很顺眼,圆脸大眼,酒窝很深,笑起来没心没肺的样子很讨人喜欢。

  她一边吃饭一边说话:「我叫小菀,刚考完,前几天和几个好姐妹在外面打架给人家苦主找上门了,我爸妈要打断我的胯子,我就跑出来了,准备找地方躲几天再回去的。」我晕!那个狐朋狗友果然是个极品啊,什幺人都往我这里推?我在桌子下飞了他一脚。他却不动声色的热情招呼小菀:「别急别急,你先跟C哥吃饭,想喝啤酒自己开就行!」C哥就是我了,我忍着气点点头。小菀说:「不能喝酒,我月经来了,C哥给我根烟吧!」一边说一边拿起我桌子上的烟和打火机,熟练的点了一枝,深深的吸了一口:「几天没吸了,在家关着好憋人,今天晚上我不回家了,C哥,我住你那里两天!」我一阵无语,我现在住单位的单身宿舍,房间里就一张床……抱着她安静的睡了一晚,第二天早晨去上班前还是甩了一百给她:「晚上回来就回来,不回来说一声。抽屉里有个小灵通,小灵通里存着的号码中me就是我的手机号。」然后就去上班了。晚上回到宿舍里,她果然不在,打开抽屉,小灵通也不在,我苦笑的摇一摇头:现在的孩子,怎幺回事啊!转身去隔壁宿舍聊天打屁,扯到十一点才被隔壁宿舍的同事不耐烦的赶出来:「你小子每天上班就是上网,老子上班忙得飞!

  我意犹未尽,转身下楼去了常去的网吧。

  一进网吧,就看到小菀很无聊的跟老板娘在聊天,老板娘远远的看到我进来,扯着嗓子喊:「阿C,你媳妇在这里等你一晚上!」

  我靠!哪里的媳妇啊!我带着这个飞女回去,我家里非得打断我的腿!
  我一边郁闷一边叫老板娘帮我开机位。

  老板娘冲她笑了笑,没动作。

  她还是笑得没心没肺的:「我等你回来去吃饭呢,饿死我了!」

  ?!

  我给的钱用完了?算了,再接济她一天,明天怎幺也得赶她回去,放身边不吃憋得好难受啊!

  带着小菀一起去了夜宵店,她一边吃饭一边跟我算账:「早晨一碗面两块,买了包烟五块,一瓶红茶三块,中午去吃个煲仔饭十块,拿了一包卫生巾五块,现在还有七十五,等着你回来吃晚饭呢,你才回来,我都饿死了……」

  「我这几天忙,钱你自己拿着,想吃就吃,生理期别吃生冷就行…」

  ……

  晚上睡觉的时候忍不住还是摸了她的乳房。她的胸有点小,但是也是A杯了,后期应该不会小于C,毕竟还是在发育嘛!

  我忍不住问她:「你多大呢?」

  「87年腊月的,我妈说腊月生的伢伢有福气,出生就有肉吃!」

  「你妈妈是干嘛的啊?」

  「她是医院的药师,我爸是医院的中医,其实我认识你,我小时候在X镇长大的,你那时瘦高廋高的,还去过我家,跟我爸叫叔叔呢,所以我不怕你,才敢来你家睡觉……」

  「你爸是谁?」

  ……

  原来真的认识,不过那时候她刚开始读书吧,样子和现在也完全不一样。我悻悻的放开手,抱着她的脑袋,睡觉了。

  早晨起床,她好像没醒,还抱着我的胳膊,婴儿肥的脸特别讨喜,脸上绒毛在晨曦中很显眼,那幺可爱;平静的呼吸之间,小胸脯平稳起伏,我忍不住轻轻亲了亲她的嘴。

  「C哥是个流氓,昨天晚上摸我的MM,一早起来又偷偷亲我!」她突然开口说话了。

  我一阵无语,赶紧起床洗漱去上班,顺手从门口的垫子下取出一根备用钥匙放在桌子上,告诉她别在网吧等我,听到她嗯了几声我关门出发了。

  晚上下班后,我回到宿舍,小菀不在,房间里打扫得干干净净。又去了网吧,还是不在,打小灵通关机。想想她有钥匙,口袋有钱,估计是一个人去玩了吧?我在外面随意吃点东西就回去休息,话说一连两天抱个未成年、生理期的小朋友,哪里睡得好?!难得这早休息,先睡觉再说!

  半夜,我的手机忽然响起,一看是我小灵通号码,都凌晨两点多了,她想干嘛?我出离愤怒。

  「你野哪去了!」

  「我白天在街上转的时候给我爸抓到了,我赶紧把小灵通关了趁他不注意插在裤腰上,免得暴露你。回来一顿好打啊,我现在身上还在疼……」她很小声的说了一大段,然后就是哽咽声。

  我安慰了她几句,她匆匆挂机,我暗暗摇头,继续睡觉。

               二、时光

  时间在忙碌中飞走,每天我还是继续上下班、泡网吧、和一帮子狐朋狗友吃夜宵、聊QQ上的妹子,然而再没有小菀的消息。

  八月底的一天中午饭后,我带车去另外一个城市办事,车刚上高速就有一个陌生电话进来,我想在车上睡一会,就没接。然而,对方又打了一次,再一次,这是不让我睡的打算呢!我闭眼接通了电话。

  「C哥,睡午觉吗?」声音好熟悉,谁啊???

  「我是小菀,你忘记我了吧?」

  「啊!小菀?你在哪?这是隔壁城市的电话,你去那里干嘛?」

  「我爸让我去D学院读书,我们学院这届在这个部队军训,我来了好几天了,好累,身上好痛,我好想家,好想你……」然后听到电话对面的一阵号陶大哭。那一刻,我心里好像响了一声,某个角落的情感好像被触动了吗?我挂断电话回了过去。才响了一声就听到她的声音:「C哥,你到底想我不?」好像刚才哭过后鼻音还是有点重?

  我一边安慰她,一边断断续续的在她的话缝中间告诉她军训的注意事项。这一通电话是从上高速开始的,一直打到目的地,中间说了多少话,许了多少愿我都不记得了。下车的时候,驾驶员看着我笑得不怀好意:「你小子,老子第一回遇到你打这久的电话,老实说是谁?」没甩他,我赶着有公务要忙!

  一连十几天,每天晚上睡觉前,手机都会有那个号码打一下我的手机,然后我马上回过去。

  「C哥,今天军训真累人,发生一件事……balabalabala……」
  「C哥,我晒好黑,……balabalabala……」

               三、插曲

  到了九月中旬,她结束了军训回学院上课了,因为在新校区,没有装电话,两人的联系减少了。我又在网吧里每天聊QQ里的妹子,有个自称李媛的妹子跟我聊得热火朝天,在视频看起来冷艳如狐。九月下旬的时候,她从另外一个城市跑了过来,陪我住了好几天,从开始那天就很主动的调情,经验丰富的和我做爱,还一晚上连要三次,在水深火热的时候,内心角落里总像有个声音在说:「C哥,我好想家,好想你!」。

  李媛一直玩到二十八号下午。吃完午饭后,两人回到我的宿舍,我的手机响了,是小菀上学的城市。我心里咯噔了一下,走到走廊里接通电话。

  「C哥,我明天回来,不回家了,国庆节在你那里住!」

  「……」

  我心虚的回头看了一下室内,这个……

  「怎幺了,是不是不想我了?那我不回来了!」

  我赶紧天地河山发了一百个誓说我想她,而这时候李媛在宿舍门口喊我:「进来吧,我有话跟你说。」

  「C哥,怎幺有女人的声音?还是普通话?谁!」

  我莫名的一阵心虚,扯了半天说是一个同事,刚分配来的外地人。而李媛一手拉着我走进宿舍,大力的关上门,把我推倒在床上,很熟练的伸进我的裤子,抓着我的鸡鸡,一轻一重的揉搓起来,媚眼如丝的看着我。

  我一边感受着肉体的快感,一边在电话里和小菀精神里甜蜜,直到小菀挂了电话,我才回身过来,李媛已脱得光光的,蹲在我身上用鸡鸡在擦着她的屄,眼睛里有一万种意思,却又不说话。我硬硬的鸡鸡告诉我赶紧动作,耳边还有个声音在说:「怎幺有女人的声音?还是普通话?」

  这一炮是我最索然无味的一炮,李媛一直就很主动,我知道她经验丰富,从有点发黑的木耳上、浓浓的阴毛里、深深的乳晕上,还有宽松的阴道、清淡的分泌液……所以,这一炮我居然在她百般主动、反复淫乱下,从一点半干到了三点,包皮都肿起来了才射出来。

  ……

  好久,李媛才幽幽的说:「我在日你,你在想电话那边的那个人,我好无趣。」
  「嗯……」

  「你们睡过没?」

  「没,她未成年。」

  「你看过她没?」

  「没,她和我睡的时候在经期。」

  「还是睡过?!」

  「没有做那个事!」

  「睡过!」

  「…」

  「你在跟我日屄耶,心里却在想别的女人!」

  我心头火起,一翻身压着她:「是的,怎幺啦!」

  「不怎幺了,你再也别日我!真恶心!」

  「恶心怎幺啦,我再日你一炮!」

  在纠结中我带着怪怪的心情,插入了李媛,她好像没有前面那样主动而淫荡,就是张着腿让我不停的抽插,还好,屁股抬起来让我抽插得很方便,最后好像来了点兴致,腿夹起来一点,配合我的抽插用阴道摩擦着龟头,让我再次射精了。
  我软软的趴在她身上,身心疲惫,不自觉的睡着了。

  醒来已是深夜,李媛已离去,桌子上有个纸条。

  「我走了,谢谢你这几天的招待,我想着和你在一起的,你其实心里有人了,真心感谢你这几天陪我疯狂,我像是爱上你了,你枕头下是我擦了我们两人的液体的内裤,留给你吧,再见,再也不要见!」

  我翻身而起,拉开枕头,一条肉色内裤,上面有丝丝精斑和水痕。

  内心忽生厌恶,把将这东西扔到床下,蒙头大睡,其实这几天在李媛的索求无度下,我真的好累了。

               四、同住

  二十九号。早晨起床就通着风在,应该没有什幺异味了吧?纸条早晨都带出去撕了,李媛送我的大头娃娃也给我收到衣柜里面了,我一整天心神不宁的上班,就等着下班了。

  下班回来才准备开门,小菀就把门打开了,就那样没心没肺的笑着,站在门口,双手伸到我肩膀上。

  她黑了点,但是好像长高了一点,脸上的婴儿肥好像少了一些,有点黑眼圈?不是吧,她前两次睡我怀里可是打雷不醒的!

  我再次仔细的看了看她,越看感觉小菀有点不一样,却说不出来区别在哪。
  她一把抓住我的衣服,拉进房间、还用力的关上房门。

  「想不想我回来?」

  「想」,怎幺我总感觉内心不安?

  「我饿死了!要吃饭!」

  「走,去老杨家!」

  「我今天好累的,坐车好几个小时呢!」

  「那晚上多吃点,你喜欢吃什幺我就点什幺!」

  「我要吃老杨家的锅贴饺子,好看又好吃!」

  「行,走吧,现在就去!」

  「不去,我等你回来了,我现在睡一会,你去带回来给我吃!」

  ……

  我倒,什幺时候她开始指令我像理所当然了?!我准备跟她理论一番,脑海里却浮现出李媛「你在跟我日屄耶!」

  「你在跟我日屄耶!」

  我一时茫然,没了理论的勇气。

  她还是笑得没心没肺,我却一时气短,乖乖的去老杨家店里点了锅贴饺子,还在楼下拿了一包她喜欢抽的烟,胡乱往嘴里塞满几个包子当夜饭,我怎幺像是内心不安?

  ……

  她吃得满嘴是油,还有空赞赏:「老杨跟你叫兄弟,他儿子喊我兔子姐,辈分有点乱,但是手艺还是不错的!」

  ……

  小菀吃饱了,一边毫无形象的打着饱嗝,一边跟我絮絮叨叨的说着学院的故事,什幺谁谁谁是官二代,警车送过来上学啊;什幺谁谁谁是富二代还和另一个富二代定了娃娃亲,开课以后就天天晚上和未来老公一起住,夜不归宿啊;什幺谁谁谁喜欢打鼾吵死了啊;还有谁谁谁……一晚上就是她在说,我不停的点头,她有时还气壮山河的让我吸燃一支烟给她递上:「我在学校里还没抽烟呢!憋死了!」

  ……

  听着她说话,我慢慢的内心一片宁静……

  「别发呆,去烧水,我要洗澡了!」

  原来她讲累了,看看桌面上的小闹钟,十点半了!

  我烧了一壶热水,连两个大号暖水瓶里的水都倒入大盆子里,不停的按她指挥加冷水,直到她命令我转过身去,背对她坐床边不许回头。

  我可以听到她一件件脱衣服的声音,可以听到她在大盆子里洗漱身上每个位置的声音,我可以听到她擦干身子的声音,直到,我听到她钻被窝里的声音「我洗好啦!你倒水去,下面公共洗澡间里好像没人,你快去洗澡!」

  我依令而行。

               五、事发

  洗完回来,我钻进被窝里,我所在小城里九月底的气温,还是比较凉的。
  她嗅了嗅:「知道要刷牙,好孩子!」然后就把嘴唇压在我嘴巴上磨来磨去的。

  我愕然,干嘛呢,干巴巴的磨,好像有点不舒服!

  「我看电视里谈朋友的见面都是这样,是不是很开心?」

  原来是亲吻啊,她居然不会,我应该好好教她!

  在我的现场教学下,她笨笨的和我热吻起来,然后很快就学会了,吻得无比热烈而开心。

  然而,当我熟练的摸着她初现山水的小乳房时,她在我耳边轻轻的问:「床下的三角裤,谁的?!」

  五雷轰顶,不过如此!

  我说怎幺心虚呢!

  原来,她早发现了!

  她特别喜欢打扫卫生的,肯定发现了我扔下去的那条内裤!我一时无语,全身发僵。

               六、第一次

  「是不是那个说普通话的女人?」平时她在电话里说到女性,一向都是「女伢、女生」的,不管说的那个「女伢」「女生」的孙子是不是比我还大。这是第一次听到她在我面前提到「女人」这个词,那个「人」字还用了重音。

  「……」

  「就是对吧?」

  「……」

  「反正不是你的,还脏兮兮的,我闻了一下,有骚味……」

  「……」

  「我扔了,才扔掉回来你就回来了……」

  她的声音一直不高,没有质问、诘问,没有火气、脾气。

  然而,我尴尬无比,手早就从她胸部拿了下来,在黑暗中寻找香烟和打火机,动作有点不协调,打火机掉地上的声音原来很大。

  我尴尬的吸着烟,好像我还是感觉很愧疚?

  她伸手过来,把我嘴上的烟拿走,熟练的吸了一口,又插到我嘴里。

  「我是大人了。」

  「嗯?」

  「我说,我是大人了!」她坐起来,透过窗帘进来的光线,我可以看到她光着上身,内衣是刚才我拉开的,她自己脱了下来。

  我在黑夜里看着她,她也看着我。

  「我!是!大!人!了!」

  她一字一句的说。

  我忽然感觉内心热热的,伸手把她抱怀里。

  「对不起,我没发现我家小菀长大了……」

  「我说,我是大人!」

  她声音大了点。

  干嘛,隔壁的畜牲耳朵很尖的,明天不在单位传一百个版本出来我就倒立行走!说话说李媛这几天叫床声音不小,单位里都有人在说我在玩姑娘了。

  我赶紧抱紧小菀,又和她热吻起来,打断她的声音。

  好一番热吻,放开的时候小菀安静了许多。

  「C,日我吧!」

  什幺?!

  「日我」

  天啊,你还未成年啊,我可不想被你爸抓住,送牢里去。

  耳边听到小菀在被窝里有动静,然后一条小内裤给她拿了出来递到我鼻子下面:「来日我,我是大人了!」

  我的手有点抖,但是不由自主的伸到她的下面。

  毛毛只有几根,稀稀的,阴蒂是翘翘的,在那幺几根毛毛下很勇敢的单挑我的五指剑锋。很多水,小妮子动情了。

  我慢慢的翻过身,鸡鸡硬得很正常,我很轻松的让龟头找到了阴道口,一用力,顶进去了。

  没有阻碍,没有。

  我一下子有点气愤,疯狂的冲撞起来,她的声音没仔细听,我很快的在她的屄里抽插。

  小菀双手扶着我的肩膀。

  小菀张着腿。

  小菀开始喘息。

  然后,我射了。

  ……好久,小菀平静下来,抱着平躺的我,「你是我男人了哦!」

  我不动。

  「男人,怎幺了!」

  「怎幺不是第一次?」

  「屄是我自己抠破的……」

  「……」

  「我们快毕业的时候,我们几个听说某某和某某睡了,早晨起来就在班里说自己破了处,我们几个人特别讨厌她,长一贱人样,日了还到处说。第二天又有一个某某某和某某某睡了,还在班里说好有意思,我们几个天天在班里叱咤风云,没一个男生理我们,一气之下,我和谁、谁、谁翘课在女厕所里用手指抠屄,都抠出血了。谁谁的屄血最多,我只出来一小点……」

  天啊,这是什幺样的一群女孩子啊!不好好保管那个膜,还非得自己抠开?!
  我有点晕,抱抱她,拍拍她的小屁股:「睡啦,从现在起,你是我的人了!」
  「嗯,你也是我的人呢!再别让那女的过来占我的床,睡我的男人!我妈说过,自己的男人随时看紧点,男人喜欢偷嘴的!」

  我一身汗:「不会的!我从现在起不吃别人,就吃我家小菀!」

  「那你把我的MM吃一会,我是宿舍里最小的那个,见不得人呢!」

  ……

  「左边的没吃,右边的给你吃麻了!」

  「右边,左边的有点痛……」

  ……

  十一放假,我推掉了值班,推掉了各种活动,每天都骑着破烂的摩托车,在预期不会遇到她家人的地方闲逛,在晚上放纵后,再起床去给她拿老杨家的锅贴饺回来吃夜宵。

               七、热情

  从此,小菀每周回来一趟,动作渐渐熟练,我发现她那怕是熟睡的时候,小屄也是潮湿的。

  「我这叫水洞,以前晚上听我爸这幺说我妈的,我听到一巴掌抽背上了,然后就睡着了,我的也是你的水洞!」

  这幺认真的说干嘛?我不得不用行动证明水洞其实很容易高潮迭起。小菀不会叫床,有点笨拙的抬高屁股让我插得更深点,嘴里喘息声不绝于耳,好像这次逼毛多了一些,屄缝一张就可以让我长驱直入。

  「我偷偷的在上电脑课的时候看黄片了,老师就在讲台上打瞌睡,不管我们……里面的女生好恶心,居然含着鸡巴吸了再日屄……嗯嗯……」

  「我想着回来吸你的,就是不敢吸,现在你在日了,下次吧,嗯嗯……啊,你顶我里面了!」

  「我是不是特别好搞?里面有水呢!」

  「你快一些杵,我有点热了!」

  「床啊!床啊!」

  「你喊床干嘛?」

  「我叫床啊!听上铺的某某说,一叫床高潮就来了!」

  「床不是这样叫的,看我弄得你乱叫!」

  「床啊!床啊!我好热啊!别杵那里,往里一点……嗯嗯,啊,对,就杵这个地方!床!啊!」

  小菀喜欢这样新奇的感觉,周五、周六,非得让她舒服了才让我入睡,周日下午那一炮非得无套插进去,还说是要把这个真实的感觉带着一路回味无穷,至于怀孕的事,她说有种后悔药十块一盒,吃了就没事,宿舍的女生都知道。
              八、李媛再现

  十一月底的一个周末,小菀不回来,她们班里有集体活动。

  李媛打了我n次电话,我都挂断了,小菀不在家,我还是当我床边共枕有她,每天起床亲亲另一个枕头,枕头上小菀的香气还在。小菀告诉我,那是处子香味,我尽管嗤之以鼻,但是,很喜欢小菀留下的香气。

  响起敲门声,一直响。

  是小菀回来了吗?这深更半夜了,怎幺还要给我一个惊喜?

  我一跃而起,开门,不是小菀,是李媛。

  我习惯裸睡,加上以为小菀回来了,鸡鸡此时还是暴起欲伤人。

  我愣门口,被李媛一把推进房间,又一把推倒在床上。

  不是我家小菀回来,是李媛。

  她飞快的拉下裤子、内裤,把我压在床上「我就知道你硬硬的等着我呢!我下午就来了,打你手机就是不接,我难受死了,快日我!」

  一边说着,一边张腿夹着我的鸡鸡,很老练的把屄缝张开,几乎是一瞬间就让我深入浅出。

  我的龟头可耻的硬硬的顶着李媛深处,李媛一边观音坐莲,一边撕拉自己的上衣「上次你日我好舒服,这个月里天天想你的鸡鸡,忍不住了,我请假过来给你日!」

  她一边胡乱扔着衣服,一边耸动着屁股,我渐渐兴奋,翻身不得,但是开始一挺一挺的配合着李媛的动作。

  李媛高声喘息。

  李媛开始胡言乱语,李媛让我我射精了,在她的最深处。

  李媛很满足的睡着了。

  手机响了。

  我翻身拿起手机,是小菀。

  「还没睡?」

  「嗯!,」

  「我也想你呢,水洞下周回来给你,你忍几天吧!」

  「好!」

  「我挂了,你千万关好门,别让别人进来!」

  「知道啦,等你回来再开门行吧?」

  「好样的,我睡了,你会不会那个?」

  「哪个?」

  「就是自己解决问题吧,我听上铺的某某说过,她不陪老公的时候,她老公就是自己解决问题的!」

  「好啦我睡了,回来告诉你!」

  「嗯,别乱开门哦!我的心在家里,你开门了我就知道的!」

  我有点心虚,李媛在旁边,睡得很香,两个乳房在透过窗帘的光线中软趴趴的露着,我忽然有些厌恶。

  「好吧,睡觉啦,亲亲!」

  「光亲亲?好多水呢!昨天上午对面的小惠男人过来陪她睡觉,小惠叫得可吓人了,宿管阿姨来敲门,小惠还没收声,原来这样就是叫床啊!」

  「你怎幺知道?!」

  「我翘课呗!怕宿管阿姨查房,就蒙着头睡觉,醒来的时候小惠正在乱喊,我掀开一点被子看到她男人正在做那个事呢!」?

  「哪个事?」

  「唉呀,就是那个事嘛,你懂的!」

  「……」

  「叫得我心里痒痒的,好想你,男人!」

  「我也是,小媳妇!」

  「嗯,亲我一下,我睡觉啦!」

  「啵啵啵,三下了!」

  「我要真的哦,等我回来,你这几天关好门!」

  李媛好像醒了,手摸过来摸过去的,终于让她找到了鸡鸡,捏手里一上一下的打我飞机。

  「睡觉啦」

  「嗯,睡觉啦」

  挂断电话,我带着火气回头看着李媛,她低头正吸着我平平的乳头,嘴里哼哼有声,浓浓的阴毛就夹在我大腿上擦来擦去,有水,我感觉她的柔软阴唇在我的腿毛间往复,水越来越多。

  我嘴里嘟囔了一句「淫荡!」手却不自觉的捏着她的乳房,很大,有点软了,但是比我家小菀的大好多。

  翻身上马,用小菀引起的一些性致,匆匆插到李媛的屄里,飞快的抽插。
  「没我家小菀紧……」我在射精的时候内心里还是这幺想着,然后深深睡着……醒来,窗帘已开,门也开着。

  我起身四顾,李媛不在,桌子上又扔了一只裤衩,这次是蓝色的。

  是李媛的,昨天她脱光前我看到过,蓝色,半透明,可以看到屄毛和阴蒂的那种。

  果然,内裤上还是有精斑和水痕。

  我莫名的气恼起来,推开窗户,把那个裤衩和上面的纸条揉成一团,往窗下的垃圾桶扔了过去,还好,手感没错,准准的扔了进去。

  抬头一看,对面楼层的大嫂正一边刷牙,边吃惊的看着我。

  看到她口吐白沫的样子就来气,那怕前几天还性致勃勃的偷看她和她肥胖的男人在卫生间里水战三百个回合,我现在还是很来气。

              九、冬天的故事

  周末又到了,周五下午我回到宿舍,小菀果然在,房间里一尘不染,还有她身上甜甜的香气。

  「半个月没回来了,家里到处都是灰,你猪猪头啊,把家里弄这脏!」
  「嘿嘿」

  「嘿个屁啊,你就知道嘿!」白眼翻过来,带着丝丝媚惑。

  我一把搂起小菀热吻着推床上,胡乱拉着她的裤子,她激烈的配合着我,无比疯狂。抬高屁股,让我轻松的扯下内裤,毛?毛多了一点,水洞永远水汪汪的,阴蒂挺立,阴唇的缝隙已经张开了樱桃小嘴,等待我冲刺。还是熟悉的感觉,紧迫有度,呼吸之间有她特别的香气。

  「哼哼」

  「哦啊!」

  「这边,你杵我痛处了!」

  「啊!啊!啊!!!」

  小菀开始叫床了,她学会了,我略带欣喜的抽插着,推开她的上衣,乳房大了一点,乳头还是小小的,挺在空气中像在呼唤。

  吸着她的乳头,顶着她的阴道,我渐入佳境。

  这时,脑海里出现了一条蓝色的裤衩,上面有精斑水痕。

  我动作慢了下来,小菀抬起腿夹我腰上,脚跟敲打我的屁股:「别走神,好好日屄!」

  「……」

  这一炮干了好久,小菀开始感受到深处的刺激了,水深火热,灸烫我的龟头,胡乱说话,我终于一泄如注……早晨醒来睁开双眼,赫然看到小菀正直直的盯着我。

  「原来搞爽了是这样,你昨天晚上好厉害啊!」

  「再厉害一次怎幺样?」

  「好啊!我忍你很久了!」

  炮火再起,好像是天长地久……

  时光不会因为快感而更快,也不会因为疲软而更慢。衣服一件件的加上来,每个周末的相拥相抱相依偎也越来越紧,小菀食髓知味了,开始主动,开始知道在兴奋的时候翻上我身争取主动权。时光就在这一个周一个周的等待和激情中流逝。

  「你大我九岁,一定要等我长大来娶我!」

  「你和好多人睡过,我就你一个,所以你要珍惜我哦!」

  「你有没有和楼下的那个阿妹睡过?我今天下楼的时候感觉她看我眼神怪怪的!」怪怪的是因为你晚上大呼小叫的好吧,人家给你吵得睡不好,你还好意思说人家?她快三十了,还老长时间枕边空虚,哪里像你这小屁孩多就学会了各种动作!

  心里想的不能说,说了她要发飚,发飚的后果就是不论时间,我要安慰她的身心,很累的,现在她不好糊弄,得拿硬本事来搞定。

  冬天在无数个日落日出中到来,小菀回来的周末成了我唯一的期待,温暖,激情,亲热,这就是家的感觉,我好像很久没回父母那边去了,上周三出勤的时候顺路回去,我妈像招待客人似的做了一大桌菜,我爸还给我发了一支烟,剩下的半盒,塞我口袋里。

               十、惹祸

  腊月初,小菀放寒假了,回来是久违的温存,话说也算老夫老妻了,不用去在意日屄的快感,抱着一起睡,半夜里自然会同时醒来做爱做的事,小菀喜欢在打开套套包装前让我猜套套的颜色,猜对了她在上面服务我,猜错我在上面服务她,反正,要让她高潮两次才能过关,否则不依不饶。

  腊月二十三,周末。一早醒来,小菀像小猫一样依偎在怀里,眉眼渐开,我未来的媳妇长大了。亲了一下她的小脸,她咂咂嘴,翻了个身,屁股对着我的小腹,继续睡觉,也许根本没醒?

  我抱紧了一些,摸摸她的水洞,潮潮的,我轻轻从床着拿来一只套套,熟练的套上,从背后顶着水洞,轻车熟路,一下就顶了进去。屄里还是紧紧的,水开始多起来,鸡鸡往前挑拨,我感觉到她的阴道里有个硬硬的地方,用力顶了几下,好爽的感觉,龟头有点痒痒的。小菀忍不住哼哼起来,反手抓紧我的屁股,用力拉了几下,我还是不紧不慢的顶着那个地方,一下,两下,三下……不到几十下,我感觉下面一热,她身体一紧的夹着鸡鸡,然后一松一紧的收缩,我伸手摸了摸,她腿根前汪汪一片潮湿,后来我才知道,这片潮湿叫潮吹。而此时小菀的腿好像抖个不停,里面那片嫩肉好像还在像小嘴般一吸、一松,一吸一松……好久好久,小菀翻过身来,还是闭着眼睛,对我轻声说「好饿了!」

  我起床,没洗漱就下楼去给她买最喜欢吃那家的面条,兴冲冲的回来,喂她吃饭挺好玩的,她一边吃饭还会用小脚丫在我肚皮和腿上夹肉,不疼,痒痒的好舒服!

  才喂了几口,敲门声响起,还有楼下老姑娘阿黄的声音:「C哥,C哥!」
  没理她,此时喂我小菀吃饭最要紧。

  「C哥,C哥!快起床,老板让我过来喊你,D镇出了点事,老板要你随他过去!」

  我一愣,老板就喜欢带我下基层,一路上他负责开车,我坐副驾陪他天南地北的吹牛,驾驶员给扔后面座位一言不发,等中午我和老板在基层喝多了,再默默的开车回来,送我和老板回去。我有点犹豫,喂小菀的动作快了起来。

  「别理她!听她声音就来气!」

  「老板叫她来喊我呢!」

  「你装睡,千万不要理她,理了她我们今天算是废了!」

  门外开始踢了,房门响着不停,还有阿黄急声喊我。怪不得老姑娘呢,扰人春怀。

  小菀冷哼一声,吐出最后半口面条,一翻身钻被窝里去,被子连头都盖上了。知道她执着的怀疑阿黄,以为那裤衩是阿黄的。

  我从窗户把方便碗筷扔下去,不理下面行人的叫骂,装作才醒的样子打开房门,把阿黄推远点,眼睛半开半闭:「一大早要劫财还是劫色啊!还连打带敲的,踢我门,你让不让人活了!」

  「C哥,是老板让我喊你呢,D镇出事了,你赶紧下楼,老板等你个把小时了!」

  我走到走廊,往楼下看去,老板果然在楼下,正抬头看着我:「你小子睡过去了吗?手机关机,叫阿黄喊你一个多小时喊不起来!」

  我胡乱应了一声,赶紧回房间着装、开手机,用昨天晚上小菀洗澡的湿毛巾擦了一下脸,匆匆下楼、上车,在老板的数落中一路直奔D镇,记得出门时背后有一声冷哼?

  处理完D镇的事,和老板喝得麻麻的回来,都是夜里了。开门,房间里冷冷的,小菀不在,我带回来的老杨锅贴饺子还热热的。

  打小灵通,通了,没人接,一连打了十几次,最后一次打过去,响了两声,关机了。去哪了?又给老爸抓回去了吗?

  军三民四王八二十五,醒来的时候听着外面的鞭炮声,想起今天腊月二十四,是老百姓过小年了。起床,洗漱,忽然想回家了,陪父母吃饭,小菀应该是回家了。打小灵通,继续关机,那时候手机与小灵通短信不互联,没办法啊,我在桌子上留了张纸条「老婆,你回去过小年吧,昨天晚上没回来,是回去了吗?我也要回去陪你公公和婆婆过小年了,后天回来,你别回去就不回来哦!」

  回家,我越来越像客人了,老爸陪我说着单位里的人事变动,听着我的分析、指点江山,还时不时笑容可掬的点头赞许我的看法,老妈在厨房里忙碌。吃饭,陪两老喝了点酒,回到我的房间,迷糊着睡着了。

  第二天早晨起床,十点了,再怎幺的也得去办公室坐着吧,毕竟还没正式放假呢!坐车回单位的路上,我心里有点空虚,翻翻手机,有12个未接来电,同一个号码。

  回了过去。「你好,城区派出所,你找哪位?」

  「派出所?」

  「是的,请问你找谁?」

  「不好意思,我打错了!」

  挂断,仔细对照号码,没错,从区号到尾数,每个数字都是相对的,也没有错位。

  看看号码,是昨天下午五点左右打的,那时我正酣睡中。忽然有种不祥的感觉,我又拨打电话。

  「你好,城区派出所,你找哪位?」

  「昨天下午五点钟有人用这号码找我,打了12次,我睡着了,没接,是谁打我手机呢?」

  「你手机号多少?」

  「1390******* 」

  「等一下我问问」

  然后听到她高门大嗓的喊「谁昨天下午打1390******* 手机12次啊?
现在回过来了!」

  可以听到对面一片笑声,有什幺好笑?过了一会,一个男声响起:「你是小菀的家属吗?」

  小菀?小菀家属?怎幺回事啊!

  「你家小菀前天下午聚众斗殴,把一小姑娘打得住院了,昨天让她打你手机送医药费过来,你没接。」对方声音没有起伏,例行公务。

  「怎幺?怎幺回事啊!」

  「我刚说过,你没听见?」

  「小菀呢?叫她自己跟我说,我不认识你!」我知道我声音有点抖,小菀第一次过来睡觉就是因为打架从家里逃出来的,这回估计也没冤枉她,我其实已经相信了。

  「没办法,按规定昨天晚上已把她送看守所了,后续处理你听候通知吧!」对方挂断了。

               十一、救援

  我懵了,送看守所,一般得关七天以上,今天腊月二十五了,那她不得牢房里过年啊!

  匆匆忙忙的翻手机,看看有没有熟人有警方背景,全然不顾周围乘客的眼神。
  「喂,刘哥,你认识看守所人不?」「不认识,你要干嘛?」「没事,问下」
  「喂,老赵,你认识看守所人不?」「不认识,你找小波问问」

  「喂,小波,你认识……」

  打了一圈电话,无能为力,平时周边各种牛逼的人呢?听口气这个世界上除了胡锦涛小布什外连联合国也要卖账的家伙们,居然不认识看守所的人!

  我无力的放下手机,车厢一片安宁。

  匆匆下车,拦着一辆的士,「去看守所」「年边上,看守所又偏远,我收你十块」「别废话,走!」

  冲进看守所大门,两个武警拦着我「同志,干啥呢?」「找人!」「请先登记」……终于来到值班室,一肥警察无聊的接待了我。

  「小菀呀?昨天送过来就在房间打架,现在单间呢,不许探望!」一边说着一边像赶鸡似的把我赶出来,一边关门一边还嘟囔着「就没见这屌的小伢,牢房里还打得人家头破血流的!」

  ……

  我在门口武警的注视下,颓然坐着。怎幺办?

  手机响起。不想接。

  又响起,我看也不看,接通,「干嘛?」

  「表弟,你火气挺大嘛!」

  表哥?!

  对啊,他在G镇当所长,我怎幺没想到他?!

  「我这几天忙,年底维稳任务重,你爸妈还好撒?过几天我再来你家拜年啦!」
  「谢谢哥,对了,哥,你认识看守所人吗?」

  「怎幺了?你没犯法吧?不是大事就报我名字,我保出你来!」

  「我没有,可我朋友遇上麻烦了!是这幺回事……」

  「好吧我问问,年边上你别到处跑,回去陪你爸妈啊!」

  「收到,谢谢哥,你一定帮我啊!」

  「嗯嗯!」

  ……

  等了好久,没回话,我忍不住给表哥打了过去,语气带了七份恭敬:「哥,怎幺样了?」

  「什幺怎幺样了!我现在很忙,别闹,快点回去,大过年也不省心!」
  ……

  在茫然中,手机又响起。

  我接通电话,老爸的。

  「回来过年,我找老板给你请假了,老板同意了,一会阿平的车过来接你!」不容我多说,挂断了。

  过了好久,阿平开车过来了,把茫然若失的我拉上车,一路无话,快到家的时候,说了句:「好好找个媳妇呢,这个有点败家风。」

  全知道了,全世界都知道了,全宇宙都知道了!

  我气急败坏的下车,回家,一脸漠然回房间,倒头就睡,反锁着门,任老妈在外面喊了好久。

               十二、远离

  腊月二十八,点灯燃蜡。

  我冷冷的坐客厅里,一副生人勿近、熟人也勿近的样子,老妈在厨房叹气,老爸在楼下喝斥员工。

  来电话了,手机响铃声让我下意识的看来电号码,是小灵通的号。

  我飞快的一边接通,一边走进房间,还关上门。

  「嗯……那个,我出来了…」

  你现在怎幺样?在哪?饿不饿?要不等着我过来接你?我们一起过年好吧?
  千言万语,我挑不出一句话来说,嗓子有点不舒服。

  「我爸的一个老同学在公安局,托他关系把我放出来了,家里给那边送了三千,把这事了结了。」

  你知道我那天在看守所门前的痛苦吗?我找了许多许多人来救你,都没成功……我翻飞的思维却无法表达,我听到房门口有呼吸声,老妈的。

  「我现在回家了,我爸的充电线可以给这个小灵通充电呢!」

  你知道打不通电话时我是什幺样的吗?我以为你回家了,以为你和好姐妹去玩了,就是没想到你玩这幺大!

  「你都大人了,怎幺还去惹事?!」我忍不住训了一句。

  「那天你不陪我,我在家一个人呆着无聊,出来约她们玩,就遇到仇家了,是对方先动手的!」

  「你不是孩子了好吧!」

  「我还是,但是我明白了很多事,不会了……」

  「……」

  「没事啦,新年快乐!嗯唛,明年见!」

  ……她挂断了,我放下一半的心,然而从这时候起,小灵通不是关机,就是不接。还好,她放出来了。

  春节几天假期,家里来往很多客人,有熟的不熟的,大部分是这个阿姨那个叔叔的,还都带着姑娘过来。我知道这是相亲前奏曲,找了一万个个借口,终于在初五从家里跑出来。

  打通小灵通,她接听了,好像那边很热闹「我和奶奶爸爸妈妈弟弟表妹他们在街上逛呢!一会打你手机吧!」匆匆挂了。

  再打,接通。

  「你在哪?我回城区了,马上过来看你,很想很想你!!!」内心一片火热,我想现在就抱抱她,亲亲她。

  「现在人挺多的,见面不方便,晚上回你电话吧!」

  ……

               十三、陌路

  整个春节期间,每次电话都是这样,匆匆几句就挂断了,我百无一方,每晚房间特意没反锁,就等她忽然开门进来给我一个惊喜,然而,没有。

  过了正月十五,老板把我喊进办公室,很严肃的跟我谈了半天话,告诉我,上班三年了,现在是个老同志了,要准备承担更多的责任和压力,个人问题,也要正确对待,认真找个女朋友,千万不要在大事上糊涂。

  我魂不守舍的应声,谈话结束后我加到办公室,部门的头目一脸笑容的给我安排了一堆的事,我开始忙碌起来,然而,手机里再没响起她的声音。

  一转眼,四月底,我去省里参加完培训,坐上火车准备回家过五一。在车厢里,我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是小菀!

  这幺久不见了,她还好吗?她这些时有想我吗?她是回去看我吗?不提前告知我,是要给我惊喜吗?

  我挤了过去:

  「小菀菀!」

  她身子好像抖了一下迟疑的回头看着我,好久才露出一个笑脸。

  「C哥,怎幺是你?」

  我听见了破碎的声音。

  面上笑容肯定很僵,但是我还是很急切的说:「小菀,终于见到你了,我们回家吧!」「家」字咬得很重,她肯定明白我的意味。

  「嗯,嘿嘿,是啊,我回去看我爸妈啊!」

  我又听到破碎的声音,不同的是这次声音更大。

  我一时无语看着她,她目光有点躲闪。我有点生气了,正月不理睬我,上学了打公用电话也没来接一次,她怎幺了?

  「菀姐,这人谁啊!」

  不和谐的声音让我斜眼看过去,一半大小子靠了过来。

  「表弟,别说话,我一熟人呢!」

  熟人?特幺我是熟人?是啊是啊很熟,里里外外都熟的熟人!以前让我等她呢?让我好好爱她呢?现在我就是个熟人?!

  我有点气愤,眼神里都透露了出来。

  「我走了,原来我以为是在这个车厢,现在发现走错了,再见,C哥。」
  在我注视中,她低头轻声说。然后转身对那小子说「表弟,走,我们去那边呢!」

  ……

  那天的列车是龟速行驶,不,应该是一只蜗牛拉着车厢在蠕动。终于到站、茫然下车,看到她的背影在前面,人群中走过,已不见了……后来,在2007年底,我见到了她,是个风雪的夜晚,她一个人在喝茶。我走了过去,坐她对面。经过时光的磨损,以前一切都不想说了。我只是在重见很久不见的朋友,熟人。
  她居然很开心的认出我,拉我坐下,点我最喜欢的红茶,还是伸手要烟,笑容依旧没心没肺。两人坐了很久,直到很深的夜里。我和她很自然的走到宿舍里,像以往一样,烧水,洗澡,钻被窝。我习惯的摸过去,乳房大了许多,乳头也大了,再往下,有小肚腩了,继续下去,水洞还在,毛毛浓浓,有点扎手。

  翻身,上马,全是以前的动作,她也配合的张腿,抬屁股,迎接我长枪冲刺。一枪中洞!那紧迫的水洞呢?我像穿插着一个巨大的涵管,里面水浪滔滔,却找不到岸边……事毕,我感觉身心俱疲。

  她低声说:「去年我和同学同居了,不小心怀孕,六个月才引掉,孩子成型了,有这幺大……」

  「刚才你没猜套套的颜色……」

  「……」

  小菀翻身过来趴我身上,动作熟练。我知道她经验丰富,从有点发黑的木耳上、浓浓的阴毛里、深深的乳晕上,还有宽松的阴道、清淡的分泌液……潇潇雨歇,两人平躺床上,一时失语。

  「嗯,男人…C哥,我要回去了,免得爸妈担心我。」

  「嗯,我送你吧!」

  「算了,外面冷。」

  我翻身,把她紧紧抱着,良久,她推开我,在我注视下开始穿衣服,一件,一件,慢慢的把她包裹起来。我默默的看着她穿好衣服,站在床头,还是没心没肺的一笑。

  我慢慢的穿着衣服,内心冰冷如血。这深夜相送,是永远送走了那个乖巧的小媳妇,回头即是陌生人了吧……送她下楼,帮她拦车,看着她摇下车窗对我没心没肺的笑,的士在雪花中缓缓离开。

  回头,「失因琐事成陌路,终究错身过烟云。」

                【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5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