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斑】(4.3-4.4)作者:简明(不朽的兔子)   人妻小说 
 字数:1147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4。3)

   建外SOHO星巴克,为了不让她一下就明白我心里的想法,我特地带了墨 镜,周嘉伊坐在我的对面,我举起手刚准备啃指甲,想了想又放下了。这是童年 养成的坏毛病,周嘉伊告诉过我,这是一个人对事物期待的表现,包括抖腿。我 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自己的腿,停止抖动。

   「生我的气?」周嘉伊歪着头看我,一副不至于的样子。

   我笑了笑,摇摇头,没说话。

   「好了,别生气了。我从波士顿去了一趟纽约,给你带了礼物。」说着,她 从身下拿出一个盒子给我,我接过盒子,说了声谢谢,接着看着她。

   「哎呀,你这样搞的我都紧张了。」周嘉伊娇嗔了一下,我听出她普通话里 已经夹杂了一些港音,我猜测她在纽约说的应该是广东话。她像是突然想起了什 么,扯了一下胸前的丝巾,说:「哇,超漂亮的,我在Macy『s也有看到, 没想到回国就在办公室里看见了,谢谢。」

   我依旧笑了笑,没说话,周嘉伊叹了口气,将头侧到另一边看着我,说: 「你再这样我就走了啊。」我做了一个您随意的手势,她果然有些怒了,啧了一 声。我看调戏得也差不多了,摘下墨镜看着她,说:「首先呢,我没有怪你的意 思。除了电话和微信,我们之间还有很多可以联系的东西,你没有和我有一点点 的联系,如果不是我查航班信息,我都不知道你是不是安全抵达美国了。其次, 那么多日子,圣诞节,元旦,你没有一点音信,你是要让我觉得你根本就不在乎 我呢?还是干脆就是要我死了你这条心拉鸡巴倒以后也别再烦你?你感觉到没有? 我说的话里是一种什么滋味?妈的我现在跟个怨妇一样!」我一口气说了半天, 连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喝了口咖啡不想再说了。

   「你看,你还是在生气。」周嘉伊伸过手,握着我的手,说道:「好了,别 生气啦,我确实出了点事情,但是现在已经解决妥当了,我不想让你太担心嘛。」 我看着周嘉伊的眼睛,我相信她没有说谎,但是如果我追问下去,她也一定不会 告诉我实情。于是便假装信誓旦旦地说:「我会把这件事情记在我的小黑本里的。」 周嘉伊刮了一下我的鼻子说:「好了啦,别生孩子气了,回头我再给你买一个小 黑本,」然后指着盒子说:「打开看看,是个惊喜哦。」

   打开盒子,果然,NEWERA的纽约大都会纪念版平檐帽。我将帽子戴上, 周嘉伊笑着拉我说穿西装戴棒球帽不合适,我说没事,职棒选秀的时候都是西装 配棒球帽。嬉闹之中,我们不约而同地问了同一句话:「你下午还有别的事吗?」。
   然后,我们相视一笑。

   从国贸到亮马桥的一路上,周嘉伊坐在副驾上就那么看着我,将自己的衬衫 解开。她好像算准了那天我们会乱搞似的,穿着一件不带钢圈的情趣蕾丝内衣, Ccup的乳房将胸罩撑得满满的。我感觉到精神有些涣散,手心有些出汗,三 环上还差点蹭了一台出租车。

   长富宫饭店,我们淫窝。那天是周一,所以我们的关系是我主她奴。一进门 我用那条PRADA丝巾蒙住她的眼睛,用酒店浴袍的腰带反绑住她的手。虽然 只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没见,但再次接触她的身体,我仍旧像第一次那样亢奋。 我将她摁在窗户上,阳光洒在她赤裸的肩膀上,雪白的皮肤折射出耀眼的光芒, 就像窗外的雪地一样让我眩晕。手指在她的丝袜上掠过,摸到阴户的位置,周嘉 伊发出了一声愉悦的叫声,将头凑过来要亲吻。我打了她一巴掌,长时间没有和 她玩主奴游戏,这一下有些重手了,看不见她的眼睛,但感觉到周嘉伊的脸上掺 杂着疑惑和兴奋的表情。

   「李彤说我喜欢在别人众目睽睽之下和你们做爱,是因为我害怕失去你们, 是这样的么?。」我的语气里没有怜悯,虽然这是装出来的,或许也暴露了我心 里真的害怕失去她们。周嘉伊轻喘着,说道:「你没问问她是不是也喜欢在众目 睽睽下被你操?」

   「什么意思?」

   「占有啊,你害怕失去她,她也害怕失去你。」

   「我现在说的是你。」

   「我要的只是你的鸡巴,你的感情和我无关。」

   她话音还没落,我一巴掌拍在她的屁股上,感觉到她抽了一口凉气。我的心 里确实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扭曲感,甚至还带着一丝愤怒,这是我从来没有过的。 再看周嘉伊的脸,原本印象里的那个熟悉的精致的少妇,此刻有了一丝异样的陌 生感。我感觉到内心的愤怒在膨胀,将腰间的皮带解了下来。这并不是一个好兆 头,我心里极力地劝阻自己停下。但是,手上却依旧地,将皮带解下,对折。唯 一的理智是我没有用尽全力地抽在周嘉伊左边的臀上,周嘉伊尖叫了一声,几乎 在落地窗前跪下。我以为她会喊我们的安全词,但是没有,她急促地呼吸着,又 靠在窗前,将屁股撅了起来。我感觉到心里那股怒火被挑拨得更高了,反手又一 皮带抽在右边的臀上。脑海里浮现的是我们如何认识,如何在这个酒店里疯狂地 却充满爱意地做爱,我无数次的高潮,她无数次的高潮,她在高潮中胡乱地哭喊 着各种各样的话:她求我骂她,打她,或者紧紧抱住她,求我掐住她脖子不让她 呼吸。但是千真万确的,她从没要求过我说一句爱她,哪怕是接近的意思,也没 有过。

   内心强烈的屈辱和愤怒,让我的眼前有些模糊,我已经抽了她不止10下, 越往后越使劲。我听见她的叫声里已经有一些哭腔了,我的呼吸也有些紊乱了。 我停下,将皮带丢到一旁。然后将她的脸掰过来,她的嘴唇有些发白,在颤抖, 额头上已经起了一层薄薄的汗雾,我努力调整了一下呼吸,吻住她的嘴唇。这一 次我吻得很温和,她的舌头有些凉,呼吸里那股熟悉的甜味让我开始觉得她还是 那个周嘉伊。她的肩膀上有一道红印,我的手指触碰的时候,她浑身颤抖了一下。
   「疼吗?」我问她,周嘉伊有些失神地点了点头,没有了刚才挑衅的意味。 我轻轻地抚摸那道红印,接着说:「我和李彤没有那么多不能说的事情,也没有 那么多想说的事情,这点和你不一样,我什么都想跟你说,我心里有一个你的样 子,就是那么纯粹到极致的女人的样子,而女人任何时候的样子,都不及她淫荡 时候好看,你的淫荡就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淫荡,」我将她的肩膀压低,用舌 头去舔舐她背后的红印,从她身体的抖动中可以感觉到她有些害怕,但更多的是 期待:「所以,周大夫,我可是用了全部的感情在调教你,你应当心怀感激,应 当记得我抽在你身上的每一下,以及每一下有多痛。」

   我将她翻了个身,背朝着窗户,将反绑着手的浴袍腰带解开,正绑着她的手, 挂在酒店窗帘架上,将手巾团了团塞进她的嘴里。又拖了把椅子坐在她的面前, 看着眼前的周嘉伊穿着黑色的情趣内衣,双臂高举着,微微地抽泣着。我将裤子 解下,掏出阴茎,一边手淫,一边接着说:「有一天李彤问我,就是你去波特兰 的那一天,她问我除了她,有几个女人仔细端详过我的鸡巴,我说在她之前有三 个,在她之后只有你了。有时候我会很好奇,你从这根肉棒里看到了什么?不过 很快好奇就消失了,就像我从你的逼也看不出什么,但是高潮的时候还是会习惯 低头看你的逼,」我一边说着一边仔细地看着自己的阴茎,尺寸并不算大,包皮 处有一颗胎记,李彤之前的那个女友说我这是见逼不要命,她性欲并不算强,所 以我们的性生活远没有和李彤那么精彩,更别提周嘉伊了。我接着说:「然后, 你知道吗?那条被我带回去的你的内裤,被她发现了。那天晚上,我们在书房里, 她穿着你的内裤,把我眼睛蒙着,然后让我想象你们两个人在服侍我,我脑子里 几乎没有她,全是你,我也只有这么想的时候,会暂时回避一下她和那个女孩做 爱的画面。所以,周大夫,周嘉伊,周周,我淫荡的周大夫,你应该知道,以后 和我交流的时候,心里要想象着,我是一个病人。」我说到病人的时候,周嘉伊 轻喘了一声,身体明显地晃动了一下,我笑了笑,接着说:「对,这就是你最喜 欢的感觉,和你的病人乱搞,你喜欢自己在我印象里那个淫荡放浪的自己,你在 我面前越不堪,内心对于自己的憎恨就会越轻缓。」

   我点了根烟,缓解了一下想射精的冲动,将脚趾伸过去扯她的内裤。周嘉伊 的嘴里塞着手巾,只是发出了含糊的嗯嗯声。我将椅子靠近了一些,看到她的内 裤包裹着阴户的地方有一块不正常的湿迹。我慢慢地将她的内裤脱下,周嘉伊的 双腿颤抖着,我看到她的阴唇之间,有一根银亮的塑料绳。啧啧啧,我美好的周 嘉伊大夫,她的阴道里塞着一颗正在跳动的跳蛋。我恍然大悟地轻笑着朝后退了 一些,看着眼前的周嘉伊,身体扭曲着,内裤褪到膝盖处,乳房随着身体的颤抖 也颤抖着。说真的,没有比这个更美的画面了,美到甚至我的阴茎都有些发软。 我将她嘴里的手巾摘去,周嘉伊的嘴唇颤抖着,连续做了几个深呼吸。

   「什么时候放进去的?」我扯了一下跳蛋的塑料绳,已经完全被她的淫水打 湿了。

   「车上。」周嘉伊带着哭腔说道。

   「你知道吗?有时候我就想这么静静地看着你的逼,看它在你的情欲驱使下 的变化,还有这些毛,」我捋了捋她的阴毛,靠近阴户的部位有些湿了,忽然, 一个新的想法冒了出来:「啊,我想到一个新玩法。」于是起身去浴室里拿剃毛 工具。

   「简明?你去哪儿?」周嘉伊喊了一声,我没有理会她,在浴室里找到剃毛 刀和剃毛膏,重新蹲了下去,仔细想着应该从什么部位下手。周嘉伊的眼睛蒙着, 不知道我在做什么,有些紧张地晃动着身体。我扶着她的腰,说:「别动。」
   「你在干嘛?」周嘉伊问道,我没理她,恶作剧心理又一次浮现,揪住其中 的一根阴毛,猛地往外一揪,周嘉伊发出一声尖叫:「你在干嘛?你解开我。」 我扶稳她的腰,凑近她的阴部闻了闻,一股洗衣液混合消毒水的味道。我的喘息 让她感觉到我正在靠近她的阴部,她紧张地朝后躲了躲。我的脸埋在她的阴阜上, 柔软的阴毛扫过我的脸,那个跳蛋还在阴道里震动着。想起我们第一次做爱的时 候,我也是这样,那些阴毛就像春天草地上长出的新草一样,柔软中带着一股蓬 勃的味道。

   「我好喜欢这些阴毛。」我最后一次吻了一下她的阴阜,然后将剃毛膏抹在 她的阴阜上。周嘉伊已经想到我要做什么了,使劲地挣脱着。我将她头顶上的带 子解开,反绑固定在飘窗窗户的把手上,然后将手巾重新塞回她嘴里,严肃地说: 「如果你再乱动,割伤你这漂亮的小骚逼就完蛋了。」果然,周嘉伊停止了扭动, 我慢慢地将一瓶的剃毛膏全抹在她的阴部,然后开始刮第一刀,刀面碰到她的阴 部,周嘉伊的小腹颤抖了一下,发出含糊的呜咽声,双腿也开始颤抖并拢。她高 潮了。

   「嗯,很不错,就像第一次一样敏感。」我重新将她的双腿张开,抹匀剃毛 膏,开始刮第二刀。高潮后的周嘉伊有些疲软地瘫在飘窗上,眼睛被丝巾蒙着, 我也不知道她此刻是什么感受。刮到大阴唇上的阴毛时,我看到那个跳蛋已经露 出一截了,又用手指塞了进去,周嘉伊浑身一颤,我差点割伤她的腿。还好她的 阴毛并不算多,整个过程不到10分钟就全部结束了。我擦干净她阴部剩余的剃 须膏,站远一些欣赏了一下眼前的景象:我美好的周嘉伊大夫,眼睛蒙着丝巾, 嘴里塞着手巾,双手被反绑在飘窗把手上,双腿张开,阴部光滑无暇,像个尚未 发育的少女。

   我将她的手解开,端着她的手看着,新做的指甲,淡淡的粉紫色,很漂亮。 我亲吻着她的食指和中指,用舌头绕着她的指尖,沾了一些口水以后,慢慢地将 她的手引导到她自己的阴阜上,手指刚触摸自己光滑的皮肤,周嘉伊倒抽了一口 气。我顺着她的阴唇往上舔,舌尖能感受到跳蛋在里面的震动,舔到阴蒂时,周 嘉伊又浑身颤了一下。我将她的手放在阴蒂上,然后命令她开始手淫。

   我也重新坐回椅子上继续手淫,看着周嘉伊的手指在自己的阴蒂上搓揉着, 嘴里发出嗯嗯的呜咽声,慢慢地,阴道里流出了爱液,越来越多,她的动作也越 来越快。最后,伴随着高潮喷出的尿液,她也将自己嘴里的手巾吐了出来,嘴里 喊着:「我完了。」然后瘫倒在飘窗上,高潮还在持续,尿液和淫水一股一股地 涌出来,那个跳蛋慢慢地从阴道里滑了出来,掉在地上。

   四周很安静,有一会儿,我看着眼前瘫倒的周嘉伊继续手淫着,那一小会儿 感觉就像好几年那么漫长。周嘉伊慢慢地将自己眼前的丝巾摘下,看到我半躺在 椅子上看着她,手淫。她也没有表情,只是那么看着,眼睛里带着一丝她高潮以 后特有的温柔。我的呼吸开始变得紧促,我本以为她会过来为我口交,但是也没 有,她依旧那么躺在飘窗台上看着我。我射精了,她的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 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从飘窗上下来,跪在我身前,将阴茎整根吞了进去,努力地 吸着。

   「好玩吗?」她将嘴里剩余的一点精液吐在自己的手上,端给我看,然后问 我。

   我笑了笑,将头仰过去,视线的另一边,一个颠倒的世界。

   (4。4)

   距离刚才周嘉伊强行将我的阴茎舔硬,并且我们又进行了一次大约半个小时 的性爱,大概过去了十分钟。我们的呼吸都平缓了,我躺在周嘉伊的小腹上,她 抚摸着我的头发。由于没拉窗帘,窗外的亮光洒进来,我们都有些昏昏欲睡。
   「简明,你觉得她真的原谅你了吗?」她问道。

   「嗯?谁?」我脑子里在想着要不要去拉窗帘,所以周嘉伊问我的时候,我 走神了,不过马上又回过神来:「啊,其实我也不知道。」

   「我本来不想再联系你的,」周嘉伊一边玩着我的耳朵一边说:「但就像你 说的,我喜欢我在你印象里那个淫荡的自己,我没法开始新的交往。」

   「我知道,之前我一直以为自己并不是很在乎除了性爱之外的生活,我需要 的只是我们在做爱的那几个小时里,彼此是可以愉快享受彼此身体的。」

   「这一点她会理解吗?」

   「我不知道,有时候我细细想来,我觉得从头到尾,她其实把握着所有的线 索和主动权。不管我有任何的风吹草动,哪怕只是心里的一个念头,她都会用自 己的方式将一切都化为乌有,我觉得她挺厉害的。」我看着周嘉伊光滑的阴部, 慢慢地说着,其实心里在想着的是,如果我将李彤的阴毛刮去,会是什么样的。
   「我有些困了,要睡一会儿吗?」周嘉伊说道。

   「嗯,你下午确定没事吧?」我问道,她摸了摸我的脸,没说话。但是,这 个动作,就是摸我的脸的这个动作,让我很久很久以前埋藏的一个感觉触动了一 下。我瞬间就清醒了,但还是想不起来那究竟是一种什么感觉,或者可能是一个 人,或者是一件事情,但是一点也想不起来了。我回过头看了一眼周嘉伊,她眼 睛微微闭着,看见我正看着她,露出一个微笑,又摸了摸我的脸。

   这下清晰了,我初中的英语老师——Mrs张。

   我重新躺了下来,但是一点也不想睡了,我的脸颊上还保留着周嘉伊摸我的 感觉。我起身点了根烟,抽了一半才问道:「我觉得我得和你说一件事情。」周 嘉伊有些纳闷地半撑起身,摸着我的头问我怎么了,我回过头看了她一眼,认真 地说:「我刚刚想起一个人,我初中时的英语老师。」听到是英语老师,周嘉伊 笑了一下,又躺了下去,舒服地在枕头上蹭了蹭,拉我也躺下去:「说吧。」
   「那时候我爸工作调动,初一下学期开始我从别的学校转到那个学校里。那 个时候的学校和现在不一样,」我吸了口烟,将烟掐灭在烟灰缸里,慢慢地说: 「那时候的学校,更像是丛林,一个新的物种闯了进来,除非你是食物链顶端的 物种,可以将这个丛林搅得天翻地覆,否则你只能去适应。我不是食物链顶端的 物种,看着老实,所以刚到的前半个学期,我都在被别的同学欺负。到了初二, 我才慢慢开始适应这个丛林,而那个时候,我的英语老师也正好从别的学校调动 过来。和我一样,她也要经过一个适应的过程,」

   「她姓张,自我介绍的时候管自己叫Mrs张,我们才知道她已经结婚了。 听说她的老公是在铁路上工作,一年回不了几次家,有一次回家和朋友们喝酒喝 大了,醉驾回去的路上,车掉河里淹死了。好像是组织上考虑到她丧偶的情况, 将她从一个比较偏的学校调到我们学校里。刚到的时候,我们都在开八卦玩笑, 说哪个男老师会先睡了她。但是她从来都是一副冷若冰霜的表情,你看过《西西 里的美丽传说》么?就像莫妮卡贝鲁奇那样。我觉得整个学校的男生也好,男老 师也好,每天睡着或者醒着都想着她。

   当时我跟我们大院里另一个男生比较瓷,他是外地人,大我几岁,我初二的 时候,他高一,就在我们高中部里。这个男生看上去和我一样,文文静静,学习 成绩也不错,是他们年级重点培养的几个拔尖的的优秀学生。就在我初二寒假前 的时候,忽然传出来他因为盗窃被学校记过处分,当时我很纳闷,他们家并不缺 钱,而且以我了解的他的品行,也做不出这个事情。后来听初三的学校说,他偷 的不是别的,就是那个Mrs张的内衣裤,警察去了他家,从他衣柜里搜出了几 十套的女性内衣裤,全部都是Mrs张的。这件事情全校震惊,给了他一个记大 过处分,没多久,那年寒假的前几天就听说他转学了。寒假期间,我去他们家拜 年,再一次看到他,几乎把我吓到了,他整个人老了几岁,眼睛浑浊,谈吐含糊 不清,他就在他们家阳台抽烟,他没打火机,我就把自己刚买的一个打火机给了 他。他跟我他们家给他在南京老家找了一个学校,但是他并不想去。我当时也只 是轻描淡写地劝了他几句,好几次我想进屋,他说再抽一根再抽一根,我就一直 陪着他抽完了那包中南海,这个期间,我好几次想问问他那个事情是怎么回事, 但是看到他那个样子,也没好意思开口。他送我下楼,我看他的眼神飘忽,嘴唇 有些发紫,说没事吧,他说没事,烟抽多了。

   那个寒假我再也没见到过他,就在开学后的一个礼拜,我听我妈说,他自杀 了,在南京老家的客厅里,上吊死的,面朝北。警察进屋后,从床上找到一套女 性内衣,还有满地的卫生纸,「我叹了口气,看了一眼周嘉伊,她已经完全精神 了,睁大眼睛看着我,给我递了瓶水。我没喝,又点了一根烟,接着说:」这个 消息只限于我们几个平时一起玩儿的人知道,学校都不知道。但是对于我,当时 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是那个Mrs张害死了他。但是巧不巧,初二下学期的时 候,我们班主任回去生孩子,那个Mrs张正好分到了我们班级,并且任我们的 班主任。

   接下来,就是我和Mrs张的故事了,「我又看了一眼周嘉伊,她露出不可 思议的表情。

   「一般来说,丢了两套以后就会报警,或者向学校反映情况。但是没有,她 丢了那么多内衣裤,一直都保持缄默。而且,这个数量是几十套,我当时有这么 一个设想,Mrs张非常清楚自己的内衣裤被人偷了,但是她享受这个感觉,这 个信息量对于当时的我来说太庞大了,我很难去解释这个行为,但是又隐约可以 理解。我订了一个计划,开始接近Mrs张。我报了她的英语班,每周四周五晚 上在她家补习。其实我当时的英语并不差,我相信这一点Mrs张也知道,有时 候她提出一个问题,我明明知道答案,但是我和其他同学一样,都沉默不说话。 只有在我们眼神交汇的时候,我觉得她在琢磨我,也知道我在琢磨她,就这样心 照不宣地琢磨着对方。现在我想来,她应该很难相信一个15岁的小孩居然怀揣 着一个如此复杂的念头在琢磨她,后来我才知道,性别的掩护,让她觉得我和其 他男人一样,只是单纯地想接近她,当然对我来说,并不只是如此。

   我们彼此之间都很小心,那年的端午节正好是周五,学校组织他们老师吃饭, 所以那天的补习推到了周六。这个消息在下午放学之前她和一个补习班里9个同 学挨个说的,但是,唯独没有和我说。当时我印象很深刻,她在收拾教案,我在 收拾书包,同班的同学在我身边说今晚不补习了咱们去西单玩吧。我看着她,她 收拾完东西,抬头看了我一眼,没说话,冷冰冰地离开教室。那天晚上,我没有 回家,也没有和同学去西单,骑着自行车在路上溜达。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 觉,我有些害怕,因为脑子里一直浮现那个自杀的男生的脸,但是我又觉得刺激, 因为我心里无比清楚Mrs张心里无比清楚的事情,只是我们都隔着一层纱。在 我这边透过这层纱,我看到的是一个冰冷但是内心诡异的女人,我想知道没了这 层纱之后这个女人的样子,我的赌注说不清是什么,当时我觉得可能是我的性命; 而她呢,我相信她透过这层纱,看到的是一个安静的几乎不会笑的男生,他心里 装着很多事,但是说不清这些事是什么,或者只是一个对性开始感到好奇的普通 男生吧,她想透过这层纱看清我的心事,她不需要什么赌注,或者只是设这样一 个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的局一样。

   那天晚上,我按照平时补习的时间准时到她家门口,看见窗户亮着灯,我站 在门外有些犹豫,因为这仿佛验证了我之前所有的猜测: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在 她的操控之内。我有些害怕,心跳得厉害,甚至想回家,但是心里又有一种奇怪 的驱动力,让我举起了手,敲门。里面并没有声音,我咽了一口口水,又敲了敲 门。我没有听到一点的走步的声响,门就打开了,Mrs张看到我,有些惊讶地 说今晚不补习啊,同学们没有和你说吗?她这么问我的时候,眼睛直直地盯着我 脸,我感觉得到这里面的意思:我明明看到他们和你说今晚不补习了,你还来这 里做什么?我的脸当时就涨红了,紧张得呼吸都忘了,指着座位上我的饭盒说, 我妈让我把昨天落这里的饭盒带回家。她回头看了我座位下,确实有一个饭盒, 而那个饭盒确实是我忘在她家的。我感觉到她鼻子里哼地笑了一声,然后让我进 屋。我径直走到自己的座位前,拿起饭盒,也不敢抬头看她,急匆匆就要走。她 叫住了我,说下午布置的一个语法练习题系列做完了没,我当时脑子里一片空白, 但是在这一瞬间,我清醒了,抬头看了她一眼,说还没做完,因为有几道题不会。 她笑了笑,说那就在这里做吧,有不懂的可以问她。接下来几秒钟时间,我们的 眼神僵持着,我知道她在等我开口,但是这句话那么大的信息量,我当时根本无 法处理。然后她笑笑说,坐吧,我给你倒杯水。

   我坐在位置上,机械性地掏出书和作业本,视线之外看到她在厨房里倒水, 然后走过来,将水杯放在我眼前。我没有喝水,只是埋头写题,她将头凑过来看 我写作业,我闻到她头发上的香味,有些眩晕,视线角落里,我看到她宽松的领 口里边,穿着的是黑色的胸罩,乳沟并不很深,应该有Ccup,露在胸罩之外 的乳房透过白色的衬衫泛着一股奇妙的黄色。我专心地盯着自己的作业本,不敢 将视线离开。就在这时候,她好像若无其事地摸了摸我的脸,笑笑着说我的题都 答对了,我猛地抬头看了她一眼,仿佛所有那些精心策划的计谋在一瞬间全都败 露了一样,我的心里一阵狂跳,喉咙干涩,感觉一股火在往外窜,感觉鼻子流东 西出来,低头一看,是鼻血,我晕了过去。「我喝了口水,看着周嘉伊说着。她 已经完全听入神了,听到我晕过去,她也一惊,我看到她的胳膊上起了一层淡淡 的鸡皮疙瘩。然后呢?她问。我一口气喝了半瓶水,接着说:

   「我醒来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看钟,墙上的钟指着8点一刻,说明我晕过去 不到一个小时;第二个反应是我看了看周边,我躺在Mrs张的床上,1。2米 的单人床,枕巾和被单上有她身上特有的香味;第三个反应是她在客厅里打着电 话,应该是在联系我的家人,并且应该已经联系上我妈了。我从床上起来,并不 觉得晕,反而觉得浑身舒畅。我叫了一声Mrs张,她赶紧挂了电话跑进来,看 到我一脸精神地坐在床边,松了一口气,然后坐下来仔细看着我的脸,说我忽然 流鼻血就晕过去了,已经联系上我家人,正在过来的路上。我说我没事,可能是 热着中暑了。接下来的时间里,她执意让我继续躺着,在厨房里捏了一块凉毛巾 给我敷头,然后做绿豆汤,我躺在她的床上,仔细分析从刚才醒来后的每一幕, 我觉得她是真的没想到我会晕过去,并且也是真的害怕了。

   绿豆汤还没做好,我爸妈就赶来了,看见我好端端地躺着,忙着感谢Mrs 张,我爸非常不合时宜地带了香烟和酒当做礼物给她。听着他们在客厅里大声地 寒暄,我在卧室里四处张望,在她的化妆台上,我看到了一样东西,那东西几乎 就像找准了我的视线一样,一下就映入了我眼里,那就是我寒假之前给那个男生 的打火机。我记得太清楚,我从大院小卖部里买的,那时候刚刚流行电子打火的 打火机,表面上印着555的标志。我被这个打火机吓到了,差一点又晕了过去。 我听见他们寒暄完了,准备进卧室,赶紧将打火机揣在兜里,然后按着扑通狂跳 的心又躺了下去。

   回家的路上,我爸妈一直在说张老师如何如何好,让我以后要专心读书等等。 我的手颤抖地按在裤子兜里,仿佛感觉到那个打火机被我那个死去的朋友附体着, 冲撞着要跳出来。我紧紧地捂着自己的兜,害怕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停了一会儿,周嘉伊看着我,拿手在我眼前挥了一下,确定我没有走神, 问我:「然后呢?」我也看了她一眼,将她的手拿下,舔舔嘴唇说:「然后,第 二天,周六,我带着我妈给我的礼物,一套法国化妆品提前去了她家。我把礼物 给她,她像之前那样摸了摸我的脸,然后笑着在我脸上亲了一下,那是我第一次 被女人亲吻,我觉得就像一块被烧红的烙铁烙了一下,整张脸涨得通红,口舌发 干。她亲完我,笑笑地看着我,将我的手拿过去,放在自己的脸上,女人的皮肤, 那种细腻的,带着一些黏腻却无比光滑的触感,从此就被这只手记住了。她问我 的手为什么那么烫,我不知道说什么,然后她慢慢凑过来,我觉得应该是想亲我 的额头,刚闭上眼,我的嘴唇碰到了她的嘴唇,我整个人瘫软了下来,我以为是 我又要晕过去了,赶紧睁开眼,她的脸在我的眼前,我几乎无法看清,但是内心 里涌起的那种眩晕,让我又不得不闭上眼睛。

   我就像无师自通地和她亲吻着,她将我的衬衫脱掉,跪在我面前,用舌头舔 过我的乳头,就在那一瞬间,我迅速勃起了。我看到她的眼神朝下看了一眼我挺 起的裤裆,然后凑过去亲我另一边乳头。从那以后,我就知道自己的乳头就是自 己最敏感的部位,只要对方刺激我的乳头,即使刚射精不久我也能快速勃起,屡 试不爽。我在眩晕之中捧着她的脸胡乱地亲,她也将自己的衬衫脱去,露出里面 的胸罩,然后将我的头放在自己的双乳之中,我有些喘不上气,她笑笑地将胸罩 脱去,然后拉着我的手进了卧室。

   距离补习开始的时间只有不到一个小时,就在她那张1。2米的单人床上, 我们做爱,我在她的阴道里射精,但阴茎并没有一点疲软的感觉,她又含着我的 阴茎给我口交,我们都没有说话,仿佛一切都已经没必要再说,或者举止和动作 已经说明了一切。我在她的嘴里又射了一次,她将精液全都咽了下去,然后接着 和我亲吻,没多久,我又硬了起来,她用自己的内裤套在我的阴茎上给我手淫。 我们都出了很多汗,我看着她的乳房一抖一抖地,有时还有汗水落下,第三次射 精的时候,我感到眼前一片空白,叫了一声张老师,倒在她的怀里。我们在床上 躺着,她拿着自己的内裤给我看刚射的精液,说这就是你们男生的精液,如果射 进这里(她指着自己的阴道),女生就会生小孩的。我说我刚才射进去了,她说 没事,她是安全期,想到我并不知道什么是安全期,她又笑笑说以后我就会知道 的。然后她将自己的内裤展开,跟我说,你看,你刚射了一只怪物,这是它的耳 朵,它的嘴,它的胡须和脸。她指着内裤上那块精斑和我说着,我看着自己射出 的杰作,笑了出来。「

   我一口气说完上面的话,周嘉伊看着我,惊讶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那就是我的第一次,我们的关系维系了半年,到那年的春节前夕,我们几 乎每周都在做爱,有时赶上她例假,她就给我口交。她和我说该怎么讨好女人的 身体,指导我,就像一本书,我把每一页每一个字都读懂记在心里了。但是,就 在每次我们在那张1。2米的单人床上做爱的时候,我都会想到我兜里的那个打 火机,我觉得它时刻都会跳出来,把这间屋子点了。终于有一次做完爱,我憋不 住了,我问她是不是认识那个男生,她一下就愣住了,半天没有说话。最后叹了 一口气说,她知道那个男生偷她的内衣裤,也知道他在暗恋自己。我说他自杀了, 她一下回头过看着我,问什么时候,我说了我从我妈那里听到的事情。她嘴唇抽 动了几下,眼泪流了下来,最后发展成大哭。我束手无策地看着,也不敢碰她。 最后哭累了,她睡着了,我起身找到自己的内裤,穿戴好,在她耳边小声地说张 老师,我回家了,XXX不恨你,也不爱你了。

   然后我轻轻地走了,在万寿路地铁站,我随手将兜里的打火机丢进垃圾桶里。 过了几天有一天晚上,我梦见我那个朋友找我,手里拿着那个打火机,和我说他 找了很长时间。我说你的打火机落在Mrs张家里,他说她又不抽烟,留着打火 机做什么。然后笑了笑,走了。我醒过来后觉得浑身轻松,特别想见Mrs张, 和她说这个梦。但是,那周的英语课忽然就换了别的老师,我再一打听,说她请 假回老家了。一直到寒假过完,再去学校的时候,听说她辞职了,去了青海支教。
   那时候我初三,看着身边的男生们还以拉女生的辫子为乐,女生们还在给男 生抄流行歌曲的歌词,我有时候坐在教室里,看着空荡荡的讲台,有时候眼前会 浮现Mrs张裸体着给我讲课,讲各种语法和英语国家的习俗,我会觉得美好, 有时也觉得忧愁。我用中学剩下的全部时间去忘记那几个月发生的事情,我第一 次的性经验,我从Mrs张身体学到的一切。「

   我看着周嘉伊,慢慢地说最后一句:「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让我想起了 Mrs张。但我不记得是她,只是觉得这像是一种久违的感觉,在召唤我,指引 我,好好地和你做爱,好好地做爱。」

   我说完,周嘉伊露出一个不可思议的笑,然后伸过手要摸我的脸,我躲开了, 将她的手摁住,亲了亲她的脸,然后说:「刚才打你打累了,让我睡一会儿吧。」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