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娘援交】(08)【作者:股绳小公主】   其它小说 
字数:895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伪娘援交- 8。危险援交(一)

  我靠在窗户旁,看着窗外的景色飞逝而过小芷则在我身旁睡得正香。

  我们在前往外地的火车上,要去进行首次的外地援交。

  因为刚好碰上学校创校纪念日,因此有了难得的一次连假。

  我和小芷就决定到外地去援交一次看看,顺便观光玩玩。

  目的和对象是小芷决定的,因为专用门号刚好轮到她保管。

  她和对方谈妥的内容是三天两夜的行程。

  除了援交之外,对方也兼当我们的向导,食宿也帮我们打理一部份,还有该拿的报酬。

  那数字我听到眼睛都亮了,跟之前的根本不能比!

  加上这次又是要相处比较长时间,是之前不曾有过的经验,於是我也答应下来。

  但三天两夜要准备的衣服就多一点,还要加上换洗,换装的衣服,以及一些道具。

  最后决定比照上次的方式办理,换洗衣服,生活用品等等装在我的包里,换装的衣服和道具则由小芷带着。

  虽然对方说我们也可以搭高铁,但总觉得不太好意思,我和小芷就决定还是慢慢坐火车过去。

  小芷一上车就睡着了,但对於很少离开居住城市的我,搭火车出游是件很新鲜的事。

  所以我一直有种兴奋感,不好睡着,另一个原因是我们身上穿着制服……
  虽然我们学校创校纪念日放假,但别的学校可没有。

  在理当是上课的时间,两个高中女生却出现在往外地的火车上,怎么想都不正常。

  由於对方说希望碰头的时候我们能穿着制服,水手服又更显眼,所以我们才选择穿平常的女生制服。

  但后来我才想到,其实我们可以下了火车再去厕所换……

  导致我现在一方面还要担忧,若是碰上查票的,又注意到我们穿着制服,会不会引起什么问题。

  所幸最后都是杞人忧天,我们一路上没有碰到任何问题就抵达了目的地。
  之前和对方说好,我们直接到租好的日租套房,钥匙已经留在信箱里,我们可以先去放行李和休息一下。

  对方会在我们抵达后约一个小时过来,我估算一下大概是接近下午一点,可能是大学生要先吃点东西吧。

  小芷说这次对方打听了不少我们过去的内容,所以大概知道我们经历过哪些援交。

  还特别跟我们说也可以先自己加上各种道具等他们出现。

  看来是要先来办点事才带我们出去逛逛吧,我想。

  到了日租套房,按照说好的,在信箱里拿了钥匙,上楼进到我们这三天要住的房间。

  现在的日租套房真的不错,比一部份的旅馆还要高级,应该说多了点熟悉的生活感。

  不仅有两个房间,外头还有客厅,还有走廊和玄关的设计,比较偏日式的建筑设计。

  我和小芷挑了间有大镜子的房间放行李,接着开始梳理头发,整理衣服。
  虽然对方说可以先自己加上各种道具,但其实也不知道要做些什么,所以我们还是先整理自己的仪表。

  而我本来以为小芷会放假阳具,但她却好像没有这个意思,所以本来我要放跳蛋,后来也索性不放。

  接着小芷把我们带来的道具都放在房间里的桌子上- 跳蛋,假阳具,按摩棒,口球,绳子……等我们比较常玩的道具

  这时门铃响了,离约定的时间还有近四十五分钟,所以我觉得有点疑惑。
  「可能是提早来了吧?小雅你去开门吧」小芷还在整理带来的道具,想把那些东西都整齐地排列在桌上,於是我走出房间,到了玄关去开门走在走廊上的时候,电铃又响了,我心想「怎么那么急」,一面在玄关穿上皮鞋。

  自从我和小芷上次各自的援交都穿了整套制服  皮鞋后,我们就决定以后如果穿制服就要穿皮鞋。

  一方面是平常没机会穿,另一方面是觉得皮鞋搭配起制服真的很好看,又有一体感。

  所以这次也不例外,不过这次我们有记得带替换的鞋子,不然就连出门逛街都要穿皮鞋了……

  「来了~」

  我穿好皮鞋,打开玄关门,外头有四五个人,体格都很壮硕。

  我正要开口询问,最前面的人就把门整个推开,然后一把把我拉到外头去。
  突如其来的事情让我脑袋瞬间空白了,但马上回神过来,想问话却有一只大手摀住了我的嘴巴。

  又有另一个人把我的手扭到背后固定住,而且我的身体被牢牢架着动弹不得。
  这时候我才注意到,在这几个人背后还有一个中长发的女生,穿着当地一间高中的制服,和我一样穿着黑裤袜和皮鞋她长得还蛮漂亮的,头上戴了个发夹作为装饰,胸部也颇丰满,身高应该比我略高一点。

  但她的双手被绳子反绑在背后,胸部也被胸绳绑着,穿着黑裤袜的大腿也被绑紧,甚至还被绑了股绳。

  她和我一样,嘴巴被其他人用手摀住,但没有人架着她的身体,大概是被绑成这样也不怕逃跑了吧。

  我虽然还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但本能的觉得我们碰上了危险。

  这时我和那个女生对上了视线,她的眼神中流露出了求救的讯息,但我也被抓住了,实在爱莫能助。

  「你就是从别的地方过来的吧?还有一个人呢?」带头推开门的人问我,我想回答也没办法,因为嘴巴被人用手摀住了。

  这时候我才看到,除了一开门看到的四个人,还有一个比起其他人来略矮一点的男生,他负责摀住那女生的嘴巴此时离我离开房间来开门,其实也不过三十秒左右的时间,小芷不太可能发现异状。

  如果就这样被带走的话小芷大概就安全了……我本来还这样想的。

  「小雅?是对方来了吗?」偏偏这时候从房间里传出小芷的声音,平时神经比较大条的,为什么现在却那么敏锐啊?

  带头的那人回头看了其他人,接着他自己退到一旁,除了两个人抓着我们,剩下两人就轻轻地进了屋子。

  他们站在走廊的另一侧,抓着我们的两人推着我们进了屋子,最后带头的人才进来,并将门锁上。

  这时小芷开了房门,往玄关走来,还说着「小雅?怎么不回应?」

  她一踏进走廊,就看到我和一个女生被抓着,那女生还被绑着,小芷「咦?」了一声。

  接着先进屋的两人就从后面抓住小芷,一下子也就把她的手扭到背后,嘴巴摀住。

  然后我们三人就被推进了房间里,对方也全都进了房间,并同样将门锁上。
  「你们带了不少道具呢,刚好派上用场了,不然我们正愁要怎么办呢」。
  带头的人看了我们放在桌上的道具后这么说道,接着他和另一人就上前拿了一些东西起来。

  他先拿了一个口球,然后强迫那个女生戴上,又将她的脚踝绑住,接着就将她推到床上不去管她。

  接着他拿了另一个口球给我戴上,由於找不到第三个口球,所以就由其中一人继续摀住小芷的嘴巴。

  其他人拿了绳子,把我和小芷都绑了起来,但我们没有被绑股绳,我的脚也没被绑住,因为绳子不够了。

  而其他两人的脚踝也都被绑了起来,然后我也被推到床上,和那个女生靠在一起。

  小芷则被推到椅子上坐着,并用剩下的一条绳子把她的身体绑在椅子上。
  完工之后,带头的人对小芷说「如果敢大叫,后果你可以想像的」小芷看上去很害怕,只能点点头,我何尝不是呢,而且我可以感觉到,我身旁的那个女生也不停的在发抖。

  其中一人拿开了他的手,小芷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可能是对方手太大,有遮到一部份鼻子的缘故。

  「你们就是从外地下来的人吧?」带头的人在床边坐下,问着小芷。

  小芷点点头,他又接着说「很好,那这几天就要麻烦你们当我们的实验品啦」他又继续说「我们呢,可是很喜欢绳缚的情节的,但要实际找到人操作很困难,刚好看到你们的讯息啊」我心里想着「我们学校的地下网站已经发达到外地去了吗,还是我们的名声已经透过地下网站传到外地去了」「我们又刚好碰上一个PO文说今天想翘课的,这机会对我们来讲实在太好啦」他不停地说着「本来以为要绑她过来会很花时间,所以才跟你们约一点,但没想到她比预计中的好抓多了,这时间所有人都在上课,要找空旷的地方非常简单啊」「不过还是第一次绑真人,感觉上还是有点紧张,但没关系,这几天就让我们一起好好练习吧」他对着我们狞笑,然后比了个手势,其他人就开了房门往外面走。

  「我们要出去吃饭,还要去拿一些东西过来,你们就乖乖在这里看家吧」「对了,你们应该也要先吃点东西,就留给你们啦」他放了三个便利商店的麵包在床上,然后解开了我和那个女生的口球。

  「忘了跟你们说,这层楼另外一间也是我们租下来的,这里的隔音很好,你们大喊外面也是听不到的」说完他就离开了房间,并关上房门,过了一下,听到外面大门关上,以及锁门的声音。

  屋内恢复寂静,只是有三个女生(?)被绑着放置在里头。

  先釐清一下状况,我们是来援交的,结果却碰上假戏真做的一群人,於是我们处於被绑架的状态。

  除了我们之外,还有个听起来是翘课和网友约出来玩,却也被绑架的高中女生。

  而他们自称是对绳缚很有兴趣,但接下来还会有什么举动,其实很容易想像。
  唯一不敢想像的是,三天后我们会怎么样「小雅,对不起,是我的错,没有发现对方的目的」,被绑在椅子上的小芷率先开口了。

  「不是小芷的问题,换作是我也会答应的,是对方太阴险,我们也太不注意了」「……」那个女生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由於就在我身旁,所以可以感觉到她仍在发抖,但比起刚刚已经没那么剧烈了「你叫什么名字?」为了让她冷静一点,我决定找她讲话。

  「……小步」。

  她的声音蛮好听的,配上很好看的相貌,应该很受欢迎才对,怎么会想翘课呢……

  「他们说你是被骗出来的?」小芷问了我想问的问题。

  小步点点头,说「我平常就不喜欢上课,昨天偶然就在网路上PO文,结果他们就说可以带我出去玩」「我也没想那么多,反正只是一个下午,结果就在约定的公园被他们绑来了」。

  「他们大庭广众下把你绑起来,还在路上走?」我忍不住问道,其实这明明是个不痛不痒的问题,现在什么状况了啊「他们把我带到厕所里绑起来,然后又用大衣盖在外面,看起来就很像裙子太短被遮住,下半身只露出裤袜。

  还叫我不准出声,然后就被带到这里了「小步说。

  「……」一时间三人都无语,一来不知道能说些什么,二来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最后是说什么也没用,改变不了现况。

  不过我突然注意到,我的脚没有被绑住,其实是可以走动的。

  接着我马上说出了这一点,小芷和小步也突然恍然大悟似的注意到这件事。
  「我想办法逃到外面去求救吧?」不过我和小步都是被推倒在床上,上半身被绑着其实很难独力撑起身体,所以我费了一番功夫才站起来。

  「但他们刚刚把外面门锁上了,我不知道打不打的开,我先去看看吧」说完我就走到房门边,先反手打开了门,接着踏入走廊。

  一进到走廊我就马上往大门走,皮鞋踩在地上的声音很大声,但对方都不在,也用不着顾虑那么多了。

  我试着转动大门,打不开,至於活动门闩则是在太高的位置,以我被反绑的手是碰不到那高度的。

  所以从大门逃离这个选项已经不可行了- 我这样想着,并将身体靠在墙上。
  为了避免一些突发状况,我们的证件都是藏在我包包里的暗袋,不把包包整个翻开是看不到的。

  所以我和小芷应该不会有身分曝光的问题,但问题是那个女生- 小步,之后可能会一直遭到同样的对待吧。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接着回到房间。

  「不行,大门锁住了,门闩的位置太高,我的手被绑在后面搆不到」我这样跟她们报告,两人的眼里都流出一种失望的意味。

  小芷接着又说「试试看别的房间和客厅,还有浴室吧」……

  我点点头,又回身进了走廊。

  我走得很小心,因为上半身被绑着,加上双手被反绑在背后,平衡是比较差的,如果不小心跌倒了是很难起身的而且现在只有我还能活动,小芷被绑在椅子上,小步的双脚被绑住,所以这个重责大任就落在我身上了。

  我先进了另一间房间,构造和我们待的那间差不多,但没有窗户,也没有镜子,就是因为这样我们才选隔壁间的接着是客厅,採光是很好的,窗帘也没有拉上,於是我走到落地窗旁,也都上了锁,我的手搆不着。

  加上我们住的是最高楼层,附近的建筑都比这里低矮,所以从外头也看不到客厅里面。

  我在客厅环绕了一圈,完全没有漏洞可钻,最后只剩下位於走廊尽头的浴室。
  回到走廊后发现客厅旁还有一扇门,我打开一看,是厕所,里头只有马桶,而且没有窗户。

  还真是完全遵照日式规格的建筑……我一面这样想着,一面往走廊尽头走。
  打开浴室的门,让我傻住的是我先看到了更衣间……真是日式……然后我又推开拉门,才进到浴室。

  我一进到浴室,就看到了一线曙光,因为这间浴室是有通风的窗户的,加上为了通风,所以窗户仍然是开着的我赶紧向前走去,踩上了浴缸的边缘- 因为边缘很窄,很怕会没踩稳而跌倒,所以我的脚步格外小心。

  踩上了浴缸,接着踏进去刚里面,又踩上靠墙壁的浴缸边缘,我的头刚好对到打开的窗户。

  从这边喊叫的话,外面应该就听的见吧?但我不知道这里的地址,也不知道附近有没有人听的到,也必须有人要当真该喊些什么?我脑中飞过几个字彙,但其实只要喊「救命」就好了吧,加上我们是在日租套房的顶楼这个情报就够了於是我吸了一口气,张口准备大喊。

  我的身体突然被往后拉,整个人往后跌,接着有人接住了我的身体,并将手摀住了我的嘴巴。

  「你这婊子,想做什么?」说话的是那五人中的其中一人,他们吃饭也太快了,而且回来怎么都没有声音的?

  接着他对外面喊道「喂,找到了,在浴室里面」外面又进来了一人,看了一下浴室,接着就走过去将窗户关上,并上了锁,然后两人把我带回房间里。
  一进到房间,就看见小芷的嘴巴被胶布贴住,而小步又被戴上了口球。
  他们把我又推到床上,其中一人给我戴上口球,然后说了「竟然想求救啊,那要给你点惩罚才行」接着他把我的身体按住,另一只手往我的裙子里面伸去,抓住了我的黑裤袜头作势要往下拉「喂,A仔说等大家都在才能动手」结果是另一人制止了他,看来A仔是带头的人的名字,他「啐」了一口,将手抽了出来,两人都出了房间。

  我看向小芷,用眼神向她示意「对不起」,但我也真的尽力了。

  然后我才注意到,我刚刚是直接被推倒在床上,没发现自己处在什么状况。
  现在才发现我的头是靠在小步的胸部上的,她的胸部很有料,被胸绳绑起来,强调了之后看起来更有料。

  我刚刚差点被侵犯的时候有做一些无用的挣扎,那时候我的头就在小步的胸部上来回滚动吗……

  小步脸颊有点微微泛红,看来是跟我猜的一样,但现在真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而且我这时候才注意到,身旁一直传来微微的「嗡嗡」声。

  循着声音看去,在小步被紧紧绑着的股绳底下,黑裤袜有些微的隆起。
  我的第一个念头是「难道她也是伪娘?」毕竟隆起的部位不太自然,但接着在绑在腰上的股绳看到了遥控器。

  看来是我们的跳蛋被用在小步身上了,可能是刚刚一人在找我的时候,另一人在「逼供」吧。

  我重新调整了自己身体的位置,虽然还是跟小步的身体靠在一起,但起码不是枕在她的胸部上了。

  我的双脚仍然没被绑住,但现在他们人就在外面,我也逃跑不了,而且在逃跑的话,等一下应该会更惨。

  我们就在无计可施之下,迎来了开始-

  房门开了,由A仔带头,其他四人跟在他后面,每个人手上都提着一包东西。
  「听说你想要求救啊?很有种嘛,那就从你开始吧」A仔一把把我从床上拉了起来,讲完这番话后又将我推了回去,另一人则把小步拉到一旁,把床清出空间来。

  他先揉了我的胸部,因为是假的,自然没有感觉,但揉弄的感觉还是传了一些到乳头。

  多少有了一点感觉,我感觉到自己稍微勃起了。

  接着他掀起我的裙子,然后说「这傢伙竟然兴奋了,是喜欢这样玩啊?这种状况下?果然是变态啊」其他人都笑了起来,有人说「A仔你快上啊,等一下换我们」,另一人说「我想上那个女的」「我喜欢另外那一个伪娘」我感到危机感,但身体却还是不争气的兴奋了起来,当A仔拉下我的黑裤袜时,我已经勃起了。
  「很可爱嘛,不愧是伪娘,我看切掉也很适合啊,长的一副女人脸」。
  「我觉得这个更适合吧,这人根本是女的吧」另外一人捏着小芷的脸说道,还一面掀起她的裙子确认。

  「靠,她也真的是伪娘,不过她的老二有够大的」另一人拉下了小芷的黑裤袜,让她的生殖器露在外面,也已经勃起了「怎样都好啦,我还是想要这个女的……」另一人揉了小步的胸部一边催促他们。

  而小步或许是看到了我们的生殖器,加上被跳蛋玩弄,以及胸部被揉,脸上现在十分通红。

  A仔将一支假阳具从包包里拿了出来,马上就插进我的后庭,接着又拿了一支按摩棒按在我的龟头上。

  前后同时遭到夹击,我感觉自己更为勃起了,接着A仔说「这三天我们会好好照顾你们的,别有什么逃跑的念头啊」「星期日我就会放你们走,不过不听话的话,我就不保证了,所以你们最好乖乖听话,不然会出事喔」接着他拿掉我的口球,自己也脱下裤子,将他的生殖器露在我眼前。

  我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他的生殖器,接着听到说「怀疑什么?含着啊」这情况下也抗拒不了,我乖乖张口含住他的生殖器,然后开始为他进行口交。

  其他人则在旁边发出了各种声音,「技术不错喔」「等等也帮我」「我想用另一个」我眼中也流下了泪水,嘴巴也有些唾液流了下来,刚好在镜子里看到自己的这个样子。

  看起来倒是很像正在被口爆,从口中流出来的景象。

  过了一会,旁边有人说「A仔可以了吧?我们快等不及了」「对啊,说好你是第一个,但不要让我们等太久啊」A仔则说「好啦,你们可以动手了,但要等我做完才能插喔」其他人欢呼一声,就有两人将小步拉回床上,另外一人则去玩弄小芷,还有一人留在原地,是在排队等我吗?

  接着A仔伸手捏住我的脸,让我把嘴巴张开,然后他将自己沾满我的唾液的生殖器抽了出来。

  他又停下了按摩棒,将插在我后庭的假阳具拿了出来,接着用他自己的生殖器插了进去。

  「!!!!!!」我差点叫了出来,完全没有心理准备,但却不知怎么叫不出声音,就这么被抽插着。

  我的生殖器又勃起了,剩下那一人也来到我身边,用手套弄着我的生殖器。
  一面被打手枪一面被抽插,这比刚刚的按摩棒  假阳具还要强力多了。
  结果我先被玩弄到射精,而我一射精,那人就吓到放手,结果突然少了刺激,一部份的精液没有射出来。

  「不要停……」我微弱的将这句话说出口,那人听了说「靠,这婊子真有趣,玩上瘾了喔?」不过他又伸手套弄我的生殖器,於是我剩下的精液又射了出来,直到射完我才说「不要了……」「射的我满手都是啊,你自己舔乾净吧」他把手放到我的嘴巴前面,我也乖乖张口含住他的手指,将自己的精液给舔乾净。
  而这时后庭也传来一股热流,是A仔在我身体里头射了。

  「呼……」他喘着气,一面离开我的身体,接着将生殖器放在刚舔完手的我面前。

  我又张口含住他的生殖器,把上头的精液舔乾净,而刚刚帮我打手枪那人则换去后面开始抽插。

  不过他没有射精,只是抽插了一阵后就停了下来,然后把我拉到一旁的椅子上坐着。

  内裤和裤袜自然也没有帮我穿上,仍然是脱到大腿的样子,其实我一直很怕会因为激烈动作被扯破……

  不过我才想到这房间只有一张椅子,而我现在正坐在上头,刚刚被绑在椅子上的小芷呢?

  小芷已经被拉到床上,他的裤袜和内裤已经从右脚上被拖了下来,勉强还穿在左脚的小腿上。

  此时其中一人正插入小芷的后庭,另有两人正对着她打手枪,还一人让她口交,A仔则套弄着她的生殖器。

  我又看向旁边,小步嘴巴微开,嘴角沾了些不知是唾液还是精液,制服釦子被拉开,露出了里头的白色内衣。

  不过衣服裤袜都还好好的穿在身上,股绳也还绑着,她似乎没有遭到侵犯。
  现在的五人都围着小芷,刚刚我就没有这种待遇……其实是颇为庆幸。
  几次援交下来,就有查觉到其实大部分的对象都比较喜欢小芷,因为她更有女人味,更像真的女生。

  而我只是扮成女生的男生而已,虽然有萌点,但以对象来说还是小芷略胜一筹。

  虽然现在是被绑架,强迫的状况,但我们心里都想着,只要乖乖听话,星期日就能安全离开。

  在那之前就当作是比较强硬的援交吧……但小步和我们不一样,她的状况就很令人担心。

  正当我这样想的时候,小芷已被射了满脸,从后面插入的人似乎也内射了,口交的人也口爆,不过小芷自己没射精「这婊子很持久啊,我喜欢」抽插小芷的人说道,另一人则说「等等换我」他们轮流让小芷用嘴巴舔乾净后,接着就要轮到小步了。

  「这是轮奸吧……」我心里是这样想着,但不敢说出来,但即将目睹这种事情还是让我觉得有点痛苦。

  「结果大家都射了啊,不是说好要比谁撑最久的吗?」A仔说话了。

  「干,这婊子太像女人,根本受不了啊」。

  「而且蛮紧的,以援交来讲算顶级的了」「但还一个女的欸……靠但我不行了」小步被他们的目光笼罩着,身体又开始发抖,刚刚看了我们两人,似乎也知道自己接下来会遭到什么样的暴行了「算了,先休息好了,晚上再来料理」A仔一面说,一面穿上裤子。

  「真的假的?不一次冲完喔?」「我靠,你是有那个力喔?」「好啊不然你现在先上,晚上就没你的份」「先休息啦」他们议论纷纷,最后还是决定晚上再玩,现在先休息。

  离开房间前,还是又把我们身上的绳子都检查了一次,确认都有绑紧,又将我和小芷的双腿用他们带来的绳子绑紧了接着把我从椅子上拉了起来,推到小步旁让我们靠在一起,然后用小步绑股绳多的绳子缠在我绑着大腿的绳子上我只要动一下就会牵动小步的股绳……然后又把他们的跳蛋绑在我的生殖器上,把开关放在小步被反绑的手里他们的跳蛋开关是转盘式的,所以其实很容易就调整震度……我和小步等於会陷入互相玩弄的情况。

  可能是知道只要乖乖听话就能没事,所以我们不知不觉也放下心来,反而有点变成平日互相玩弄的感觉。

  我不小心拉到小步的股绳,小步就会调整跳蛋的震度作为报复。

  至於小芷,则是摊在床上,看来刚刚一次应付五个人,她也累瘫了,但她没有被加任何道具,只是被绑着。

  「嘴巴就不绑了,让你们可以讲话,不过给我乖乖待着啊,你们也知道呼救是没用的,给我好好休息」A仔说完就关上了房门,不过并没有听到大门的声音,可能是在隔壁房间或是客厅休息吧。

  房间里再次回复寂静,只有小芷微微的喘气声,以及我生殖器上跳蛋的嗡嗡声,还有偶尔传来小步被拉到股绳的呻吟声

               (待续)

  后记:这应该会是一篇长篇,不过也可能是最后的一篇,接着打算要收尾了……

  想是这么想啦,但应该还有一段时间,还要构思这个长篇的情节,想稍微弄得和以往不太一样。

  不然过去的内容其实说穿了都是换个地点换个时间换个对象换个服装而已(有时候服装还没换哩)。

  所以应该要多花点时间想想,虽然结局已经想好了,但要怎么接过去还要想想……

  很多人期待的强暴情节来啦~ 但这篇还没有,强迫情节倒是有。

  接下来会再试着去写强暴的部分,虽然不擅长,但会努力描写看看。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