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身边都是奇奇怪怪的女生】(64-69)【作者:2473530790】   校园小说 
字数:1833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六十四章

  「云音小姐,就算是神明也有能做不能做的事情了!」

  「真莱酱不要这么生气嘛~ 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又没有做什么坏事~ 」
  「明明刚才还对我作出那样的事情来!我还以为……」

  「呵呵,那只是普通的打招呼而已,倒是圭小弟太过于害羞了,作为男子汉可要大胆一些才行哦~ 」

  「这还不都是云音小姐你的错!如果不是你!」

  「原来刚才的不是黑川学长本人,看来黑川学长还没有步入到歧途,只不过为什么我会感到开心的同时还有一种失落感……」

  「……」

  迷迷糊糊之中,崎人似乎听到了回响在耳边的声音,让他的意识渐渐的回复了正常,慢慢的苏醒了过来。带着些许迷茫,他睁开双眼,向着四周看去,首先映入眼中的是正和云音西来姬大神激烈的交谈的真莱,脸上难得的挂着有些不满的神色,旁边是他的弟弟圭,此时也微红着脸颊,看向对方,情绪不知道是激动还是生气,不过也正是这样的模样,让人不得不感叹他和真莱前辈果然是亲「姐弟」。

  在稍远的地方,有子正红着脸露出扭捏的表情,神色时好时坏,在她旁边的则是遥江,无疑她应该是房间之中表情最为冷静的人,面色不变的看着他们之间的争论,似乎是在这时候注意到了崎人的目光,不由的将脑袋看向他,也注意到了他苏醒的状态,只不过虽然她的眼神对此产生了些许波动,但是却没有说任何的话语来。

  只不过对于现在的崎人来说,他更加在意的是从刚才自己苏醒过来就感受到的柔软触感,仿佛像是自己脑袋枕在什么上好的枕头上一样,只是那不断传来的热度还是让他否决掉了身下是枕头的可能性。

  微微抬起脑袋,将目光向着自己身体上方看去,只不过映入到他眼帘之中的却是一个陌生的女性面庞,看上去似乎就比起他们的年龄要稍微大一点,长相和真莱有些相似,只不过比起真莱更加的成熟,身上穿着红白相间的巫女服,比起真莱之前那套修改的跟cos服一样的服装要显得正规很多,丰满的胸部挺立着,让崎人有一种自己的视线差点被完全遮盖住的想法,脑后的黑色长发似乎是用着白色的丝带束到一起,显得端庄而美丽。现在的自己就躺在这名陌生的女性的腿上,被对方做着膝枕,就算是发现自己已经苏醒过来,那美丽的脸庞上依旧是淡然的表情,只不过双眼之中还是有关切的神色,红唇微张,温柔的开口说道:「你没事吧?」

  「我没事……」下意识的作出了回答,只是在脑海彻底清醒过来,理解了现状之后,让崎人慌张的站起身来,脱离开对方的膝盖,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对方。
  崎人这边的反应,也终于让还在和西来姬争辩的真莱停止下自己的行为,脸上带着开心惊喜的表情,一下子向着这边扑了过来,从后面抱住崎人,用着双手紧紧缠着对方的脖子,欢快的说道:「小崎崎,你终于醒了!要知道我可是非常担心你的状况!所以为什么要在神社里面乱走动呢!」

  被真莱这么突然间的偷袭,让猝不及防的崎人差点摔倒在地上,靠着双手挥舞勉强的保持住身体的平衡。只不过在想要生气的时候,却听到真莱这发自内心关心的话语,这也让他心中的情绪消退下去,叹了口气说道:「真莱前辈,谢谢你的关心,不过现在我不是没事吗,不用弄得跟发生什么大事一样。而且……这里不是还有你的姐姐在吗,不要这么抱着我,很奇怪吧!」

  「姐姐?」真莱对于从崎人嘴中吐露出来的这个词语稍微发愣了一下,随后像是想到了原因一般,松开了搂着崎人脖颈的手臂,转而抱着自己的肚子,非常夸张的笑了起来,这让崎人越发的感到莫名其妙,如果是平时的话,说不定他早就吐槽对方是不是终于傻掉了,只是现在在对方家人的面前不好说出这样的话语,斟酌着语句说道:「真莱前辈,我刚才说错什么话了吗?」

  在笑声持续一阵之后,真莱才慢慢停止下自己的笑声,只不过脸上还是难掩笑意,拍了拍崎人的肩膀说道:「小崎崎,之前我不是就和你说过,我这一代只要我和弟弟两人吗?」

  「咦,的确是这样……」被真莱这么一说,崎人才想起当初对方在跟自己介绍时候所说的话语,让他的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来,随后像是想到了某种极大的可能性之后,他有些颤抖的重新将目光看向那位对于自己来说陌生的女性,带着不敢相信的语气说道:「难道说这位是伯母……」

  「正是~ 她就是我的妈妈,也是云音神社上一代巫女~ 」看到崎人那样惊讶的表情,真莱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灿烂起来,不过也没有继续在隐瞒,带着欢快的笑意向着他开口介绍到。

  也在真莱的话语落下之后,真莱的母亲,如同大和抚子一般,以跪坐的姿势,轻轻施了一礼,带着平淡但又温柔的表情说道:「初次见面,我是真莱的母亲小鸟游纱希,黑川君请多关照。」

  「伯母,请多关照的是我这一边才对!」看到对方这和真莱那种疯疯癫癫的表现完全相反的一面,崎人也有些手足无措的慌慌张张的跪坐了下去,向着对方开口说道。

  「噗嗤,崎人君你现在和纱希的样子就像是夫妻之间的对拜一样,真是让我感到好笑。」对于眼前这一幕,首先笑出声的反而是作为神明的西来姬,带着开心的笑容说道,直到崎人发现这一点之后,红着脸慌张的站起身之后,才不紧不慢的带着挪揄的语气对着纱希说道,「不过纱希你和崎人君也算不上是初次见面了吧~ 」

  面对西来姬的话语,纱希的脸上没有多余的变化,依旧保持淡然的模样,倒是站在崎人旁边的真莱不由脸色一变,看向西来姬,有些不满的说道:「云音小姐!你在随便乱说什么事情啊!」

  真莱的脸上倒是明显露出慌乱的神色来,西来姬轻笑一声,摆了摆双手说道:「真莱酱,不要这么激动呢,关于崎人君小时候来过这里的事情,我在之前就和对方说过了哦~ 」

  「咦!云音小姐为什么要说出来啊!明明在当初已经答应我了!」真莱忍不住提高了自己的声音,用着非常惊讶和慌张的表情说道,同时靠近门口的圭也忍不住将目光一同看到了西来姬身上。

  「呵呵,当初答应下来的只是不能说那件事情而已,只是告诉崎人君来过这里可不在范围之内呢~ 」西来姬毫不紧张的摊了摊双手说道,完全没有神明应有的样子,「而且崎人君已经开始察觉到端倪了哦~ 所以真莱酱你现在更加担心的应该是崎人君这一边吧~ 」

  没好气的瞪了一眼这个无良的神明,真莱重新将目光看到崎人的身上,此时的崎人确实是带着一副疑惑的神色看着他,开口问出之前就产生出的疑惑来:「真莱前辈,为什么你要隐瞒我小时候来过这里的事情,而且为什么我会忘记神社里面的事情?这些问题,我想你应该都知道情况,能不能将答案告诉我。」
  带着为难的表情,真莱的视线在圭身上扫过之后,开口用着认真也同样如同恳求的话语说道:「小崎崎,能不能请你原谅我,如果可以的话,我也不想要一直隐瞒着小崎崎。只不过这真的不是现在可以说出来的事情,虽然这么说有些无耻,但是我还是想要恳求你能不能不要再追问这个问题,如果时机到了的话,我确实会将全部事情告诉你的。而且我可以向你保证,这些事情都是为了小崎崎你好!」

  虽然还想继续借着这个问题继续追问下去,尤其是这应该是和自己身体息息相关的事情,只是看着真莱在自己面前露出的如此恳切认真的表情,让他在心中责备的话语根本说不出口,回想起自己和对方一起生活的日子,对方除了捉弄自己以外,其他时候确确实实都是为了自己好。

  想到这里,崎人也只能暂时放弃深究下去的念头,挠了挠脑袋说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相信真莱前辈就可以了吧!不会到了该说的时候就要毫不保留的将所有的事情说给我听啊!」

  听到崎人的回答之后,真莱也露出了明显松了一口气的表情,带着开心的笑容向着他保证道:「嗯!」

               第六十五章

  「绘乃,可以吃饭了。」

  「……」

  「绘乃,这个可是你最喜欢的章鱼烧哦!」

  「……」

  「绘乃,今天在学校里面我第一次见到了真莱前辈的弟弟,没想到两人长得那么像啊!」

  「……」

  「绘乃,今天下午哥哥我还去了一趟云音神社,我还误把真莱前辈的妈妈当做了他的姐姐,幸好伯母没有责怪我。」

  「……」

  压抑的气氛一直在餐桌上扩散开来,即使是崎人尽量的主动开口说话,述说着今天的见闻,想要挑起话题,但是回应他的只有无尽的沉默,他的妹妹黑川绘乃如同完全无视了他的存在一般,默默的吃饭,如果不是因为在他喊对方过来吃饭的话,说不定他真的会以为是不是自己的存在感完全消失了。

  一直这样单方面的讲下去也是一种煎熬,所以崎人在微微叹了口气之后,就没有再说什么,默默的将注意力放到了餐桌上面。这样的场景并非是今天独有的景象,而是持续了好一阵子的状况,自从自己和穗的事情被绘乃误会之后,在家中的绘乃一直就是这样的反应。

  除了喊她吃饭,她会作出反应之外,其他时候基本上都是完全无视了崎人的话语,用着完全沉默的模样作为对于他的回答,现在的他都不由怀念前几天的绘乃,虽然会对自己毒舌,但是起码还是会回应自己的话语,现在自己光是面对对方形成的气场,就感到无尽的尴尬之情,有种无从下手的感觉。

  说实话,现在的他甚至有种念头,要不要以后不做绘乃的饭,作为逼迫对方回答自己的话语,回复正常的状态。只是这总归是在脑海之中想象的画面而已,如果自己真的这么做的话,绝对只会让两人的关系更加糟糕,对方如果跑到同学家去住都不回家的话,那无疑是最麻烦的事情。而且他也舍不得用这样的方法来威胁自己的妹妹,会威胁自己的妹妹的男生那绝对是人渣吧!

  吃完饭,整理完餐具,崎人洗完澡之后,对着还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绘乃,忍不住还是开口说道:「绘乃,接下来轮到你洗澡了,还有早点睡觉。」

  理所当然,崎人换回来的只是沉默的表情,看也没看他一眼,拿起换洗的衣服就向浴室走去,直到将房门反锁住。

  有些头痛的像是要将脑袋上的头发完全挠乱一般,崎人也放弃一般,放下自己的双手,叹了口气回到自己的房间之中,看着就在对面的穗的屋子,有些生气的自言自语道:「都是穗的过错,才会让我们兄妹关系这么僵硬,当初的起因也是在对方身上,不然的话对方起码还是和自己如同普通兄妹一样啊!」

  崎人也知道就算自己在这一个人抱怨也是无济于事的事情,但是现在的他也没有任何的办法,不过对于绘乃现在的状态,他还是忍不住再次叹了口气,自己和绘乃之间的关系到底是在什么时候突然开始变坏的呢。在小时候的记忆之中,绘乃一直都是非常粘着自己的存在,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属于兄妹之间的亲密感情就开始出现了裂缝,变得不冷不热,而且穗偷拿内裤的事情也只是起到了一个诱因而已,让本来就存在的裂缝变成了完全无法比拟的存在。

  「算了,不想了,等爸妈回来之后,就可以缓解现在的气氛了吧。」崎人趴在桌子上喃喃自语的说道,现在的他也只能选择这种如同逃避一样的行为。
  伸出右手,在睡裤里面掏了一下,将放在里面的符咒拿了出来,放在自己眼前仔细观察了一下。因为真莱的嘱咐的原因,他就算是洗澡也会一直带着这个符咒,虽然说在家中也有保证,但是起码可以防止意外发生。而且如果单独放在房间之中的话,他可是真的害怕某个内裤小偷会觉得好玩而顺手带走。

  今天下午的一幕幕在他的脑海之中如同影片一样闪过,真莱带自己去神社的目的,是为了给自己多一份保障,那就是在自己危险的时候恳求西来姬能够通过降神术来保证自己的安全,就是如同下午一般操作自己的身体应付危险的发生,得到自保的能力。嘛,按实际来说,这也不是什么自保能力,而是靠着他人保护的力量。

  而西来姬不知道是不是出于对下午恶作剧的抱歉之意,没有拒绝真莱的请求,不过在那时候,西来姬指出了几点非常重要的事情,按照对方的原话是这么说的:「只是操作崎人君的身体这件事情倒不是非常困难,但是除此之外还有几点要素你们要明白。第一,如果出了这个城市,准确的说就算是在郊外也一样,那里都是属于我的神域范围之外,就算是我不能做到附身;第二,附身虽然对于我没有影响,但是崎人君终究是普通人的躯体,即使是能够比起一般人来说更能随意的操作,但是也存在所谓的使用耐久度,超过一个小时就可能会对他的身体造成伤害;第三,这一点也是我刚刚发现的,那就是如果崎人君处于昏迷失去意识的状态我也是无法附体的,刚才被纱希击中后颈之后,在崎人的意识昏迷后,我的神识就重新回到了自己的身上,所以崎人君一旦被别人或者被妖怪打晕的话,我也没有办法了。」

  至于如何呼唤对方的进行降神的方法,则是让崎人有些无奈,那就是用手机打电话给对方……对,就是用现在的手机号码打给西来姬的手机,要知道下午看到对方从羽衣里面掏出手机的时候,他真的感觉自己的世界观都要崩裂了。不过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他还是没有进行吐槽,并且老老实实的和对方交欢号码,并且备注上神明两字。

  不过神明的存在形态和妖怪一类的不一样,对于普通人来说,神明可以随意的更改自己的状态,来决定对方看得到还是看不到自己,可以说算是非常方便的种族天赋,现在的崎人真的忍不住想要感叹,怪不得有句话叫做头上三尺有神明,说不定神明真的隐身在你身边偷听都不知道。当然这也只是随便的臆想而已,崎人也没有多想下去,毕竟在知道了有神明的现在,他还是不去作死为妙。

  将符咒重新放回到兜兜里面之后,崎人继续回想着在神社里面的事情,关于自己记忆的问题,通过西来姬的话语,他大概可以确定,自己的确在小时候去过神社,而且和真莱以及他的弟弟圭是处于熟悉的状态,连他们的母亲纱希也见过面。只不过除此之外,就没有其他什么头绪了,自己究竟在神社里面遇到了什么事情,发生了什么情况,为什么自己会失去相关的记忆,这都是现在的他无法猜透的事情。

  只是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那应该是比较重要的事,不然的话,真莱以及圭甚至可以说对方的母亲和神明,没必要都一起瞒着自己,隐藏着事实。

  「咔嚓」似乎是听到窗外传来了一声声响,崎人下意识的抬起了脑袋,向外面望去,只见对面房间那间房屋的窗户打了开来,原来紧闭的窗帘也拉开,而他的青梅竹马穗也向着开心的挥着自己的双手,搭配上这娇小可爱的模样,可以说在一瞬间也会让人的心情开心起来。

  不过在脑海之中想起穗的所作所为之后,崎人刚刚因为看到这一幕腾升出来的心情就瞬间压抑了下去,关上窗户,拉上窗帘,完全的无视了对方。现在的崎人真的是非常想要呐喊,你有心情和自己打招呼,倒是去向绘乃认真的解释一下啊!虽然说到了这一地步,绘乃也不一定会相信对方所说的事实,反而继续把自己误会成胁迫青梅竹马为自己说谎话的罪魁祸首的可能性要更大。

  动了一下自己的耳朵,听到外面楼梯上的脚步声,崎人能够明白绘乃已经洗好澡,准备回房间,心中默默的期待对方能够在洗完澡的时间内能够突然想明白是自己冤枉了哥哥,然后跑来向自己撒娇的画面。

  当然,这也只是崎人的幻想而已,因为伴随而来的只有对方关上并且反锁上房门的声音,这也让他再次无奈的叹了口气,向着自己床铺走去,准确睡觉去。
  在走到一半的时候却听到了手机收到邮件的声音,这让他有些好奇的拿出手机,打开邮件一看,却发现这是西来姬这位神明发来的信息,内容是:崎人君,是不是在突然加到了一个漂亮美丽的女生,而兴奋的睡不着觉,正在考虑如何发信息给我哦~

  崎人君忍不住的将手机摔倒了床上,如同发泄一般大声的吐槽道:「你以为你是哪里的JK吗!」

               第六十六章

  「哈……」一边打着哈欠,崎人一边踏入到校园之中,昨晚他是提前睡觉,但是却莫名的睡不着觉,一直辗转反侧了好久。只不过原因,在这之后他大概是猜测到了,那就是因为自己在下午摸了遥江同学的胸部而兴奋的睡不着觉啊!即使不是自己主动控制的身体,但是那份触感那份柔软可是一直残留在他的脑海之中,现在让回想起来的他,也忍不住脸上露出了非常古怪的笑容来。这让在旁边走过的学生都露出了嫌弃的表情,纷纷和他拉开剧烈。

  「小崎崎~ 」只不过这时候,一声非常响亮清脆的声音传来了过来,同时在崎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阵撞击力就从后背撞了过来。

  不用多想,崎人就能明白会以这样的姿势来袭击自己,并且搂住自己的脖子绝对只有真莱前辈一人,所以有些没好气的说道:「真莱前辈,可以从我的身上下来吗?大家可是都在看着啊!」

  这倒不是什么假话,真莱在整个学校里面都是非常出名的人物,就算是明白他是男生,但是在看到真莱这么亲密的搂着崎人的模样,还是让不少在场的男生露出羡慕嫉妒恨的表情来,恨不得把崎人的位置取而代之。对于这样的目光,崎人更加无奈,他倒是想要和他们交换位置呀,被男生拥抱有什么好开心啊!
  「嘻嘻,没关系,人家只是日常和部员之间进行交流而已~ 」真莱却是完全没有在意,反而搂的更加亲密,像是撒娇一般笑着说道,不过崎人明白这更多的是对方故意捉弄自己的意图在内。

  想到这,崎人也放弃了继续说出无意义的话语,暂时无视对方的姿势,开口问道:「真莱前辈,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好事情了?」

  「咦,小崎崎你竟然知道,难道说你觉醒了读心的能力吗?」像是被崎人完全猜中了一样,真莱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非常好奇和感兴趣的向着崎人发问道。

  「因为真莱前辈你比平时更加兴奋啊!」崎人没好气的捂着额头说道,虽然说真莱的确是无拘无束的性格,但是很少会在人前这么开心的搂着自己,不用多想都能明白现在的他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好事情。

  「原来如此,没想到小崎崎这么在意我,人家可是非常开心呢~」带着欢快的语气,真莱开口说道。

  「你倒是赶紧从我身下下来啊!」不吃这一套的崎人,将对方搂在自己脖子上的双手扯开,让真莱从自己的后背上离开,然后带着认真的表情对着他说道,「好了,现在你可以说说遇到什么好事了,真莱前辈。」因为真莱向自己撒娇的原因,崎人可是明显感觉到周围的目光变得更加刺眼了啊!

  「小崎崎真是无情啊~」真莱带着抱怨的语气说道,不过下一刻立刻带着开心的表情,挤到崎人的边上,小声的说道,「因为今天下午的社团活动有事情干了,有新的委托在等待着我们呢!」

  因为涉及到自己部门的事情,崎人没有再把真莱推开,虽然说他很想表示这一类应该是适合私下说的话语,但是仔细一想这似乎是自己主动让对方作出回答的,而且对于普通的学生来说,就算是听到了,只会当做是中二病的发言。所以崎人在稍微停顿了一下之后,像是抱怨一般说道:「难道说真莱前辈你在信箱里面又发现了奇怪的信吗?」

  「不是,这一回是来自校外的委托哦~」真莱用着一副非常得意的神情对着猜错了的崎人说道。

  「咦,校外?」崎人忍不住的开口反问道,「难道说真莱前辈你在外面也设置了类似我们部门的信箱吗?」

  「可以这么说吧。不过并非是设置信箱的形式,而是在大街小巷的各处都贴上了『如果遇到灵异事件请联系作为灵异处理专家的小鸟游真莱』的话语,还附加上了我的email地址。」真莱摆了摆自己的手指,带着开心的语气说道。
  崎人忍不住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脸蛋,这还真的是新世纪特别的羞耻事件啊,而且还真的有人相信啊!不过事到如今,他还是想问一下具体情况:「真莱前辈,我明白了,那么对方委托内容究竟是什么?」

  「那是关于……」听到崎人这个问题,真莱非常开心的想要回答,只是在一开口之后,身后就传来了其他人的声音:「哟,崎人你和小鸟游前辈一如往常的亲密啊~」

  用着这么轻浮的声音向自己开玩笑的,除了自己的好友合秋以外,就没有其他人,所以崎人转过脑袋看向对方,没好气的说道:「合秋你别开玩笑了,你这样迟早会被人塞到下水道里面去的!」

  「哇,这难道是被知道了事实之后要被杀人灭口了,我会在这之前准备号遗嘱,将你的秘密彻底公布出去的!」合秋全然不在意对方的话语,反而顺着他的话,用着夸张的表现开口说道。而且虽然说他的语气比较轻浮,但是他脸上所展露的则是非常清爽的笑容,倒是让人完全生不起恶感来。关于这一点,崎人也在心中暗想要大喊一声,帅哥什么的光是存在就太过分了吧!

  「广本学弟早上好啊~」真莱倒是面色如常的笑着和对方打招呼,因为自己的关系,真莱和自己三位好友也经常会碰面,所以各自也不算是什么陌生的存在。不过因为他的到来,原本真莱准备说出来关于委托的事情,也只能暂时延后,等到之后部门活动再说。

  在和真莱在各自通过不同楼层的楼道上分开之后,崎人和合秋两人一同向着教室走去,路上也在闲聊着一些学校的趣事,作为学校排名前十之内的大帅哥,对方比起自己来说还是能够获得更多关于全校的情报,这一点也是他偶尔也想感叹的事情。

  「合秋~」快要回到自己教室门口的时候,一声欢快娇媚像是撒娇的声音传了过来,让崎人暂时和对方分开,先一步往教室走去,

  因为现在来的人正是合秋的女朋友,玉山友惠。在进教室之前,崎人还是看了一下他们两人,似乎好像是对方为合秋准备了便当,现在正一脸开心的将手中的便当盒递到合秋的手里。

  玉山友惠,就是在隔壁D班的女生,有着一头金黄色的长发,脸上经常会带着笑容,虽然说性格有些散漫,但是对于合秋的事情还是非常关注的。她的头发颜色倒不是天生的,而是后天染成的,而且说实话,当初在崎人他们几人初次见到友惠的时候,对于对方这特有的辣妹气场感到担心,担心对方是不是故意在玩弄合秋。

  不过在这之后相处之中,他们倒是都了解到,友惠虽然是一副辣妹的打扮,但是性格还是非常的不错,而且是真的喜欢着合秋,比起自己班级那几个特别喜欢搬弄是非的辣妹要好多了,而且想想到了现在,合秋和对方的关系也只到牵手的地步,对方真的是比想象之中的清纯多了。当然,对于合秋本人来说,对方有一个明显的缺点,那就是非常会吃醋,之前在教室里讨论五十岚老师的事情被对方听到之后,因此生气了好几天。不过看现在这模样,应该是完全的和好如初了。
  尽量避开对于自己天敌一般的深雪之后,崎人来到了自己的位置上,自己另外的两位好友夜月和热史早已经到了教室,看到他之后,互相之间笑着打了声招呼。

  不过等到合秋拿着便当一脸开心的笑容的时候,崎人忍不住对他说道:「现充爆炸吧!」

  「喂,我可是难得收到一次友惠亲手做的便当啊!」将便当放下之后,合秋开口说道,不过不管怎么说,现在的他看上去脸上一直充斥十足的人生赢家的笑容。

  「舞衣她因为不擅长料理的原因,我一直没有收到过对方做的便当。」倒是热史在推了推自己的眼镜之后,认真的说道。

  「一大早,我就受到了成吨的攻击了啊!」崎人无力的趴到桌子上,如同感叹一般说道。

  「崎人,这也不是什么好在意的事情,如果你这么想要女生吃的便当,我可以拜托仙做一个便当给你哦。」看着崎人这样的模样,旁边的夜月不由开口安慰道。

  「……夜月其实你才是最腹黑的一个吧!」崎人忍不住的吐槽说道,「让自己女朋友做便当给我,这是什么时候的新式欺凌吗!」

  「我可没有这样的意思!我是完全出于好意。」作为老好人的夜月此时也认真的开口说道,只不过正因为如此,崎人才越发的觉得现充真的是耀眼啊!
               第六十七章

  「现在开始班会时间,我先对同学们进行点一下名字,确认一下人数。」早班会期间,班主任五十岚奈美拿着花名册,站在讲台上带着和煦的笑容开口说道。
  五十岚奈美,作为他们国文老师兼班主任,在班级之中还是有着不小的人气,除了对方随和的性格以外,长相成熟漂亮的对方更是有着一对丰满胸部,足足达到E罩杯的胸部只要是在讲台上走动着就会带动起一阵颤抖,将教师的制服绷得紧紧的,格外的引人瞩目,在她的课堂上,男生认真看着讲台上几率基本上达到了100% ,当然至于他们是在看黑板还是那对胸部,不用多说,作为男生应该都能够明白。

  只不过像五十岚老师这样一个成熟又性感的女生,却有一个非常差的恶习,那就是酒品非常差,不仅喜欢像个大叔一样天天的喝酒,弄得浑身酒气,而且在喝多了之后,更是会做出很多让人不忍直视的行为,让人都会怀疑白天正常时候的她究竟是不是真实的一面。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一直到了28岁的她还处于单身的状态,每次相亲的时候还算顺利,但是在这之后就会因为喝多酒开始撒泼,导致一次次相亲都失败。而关于这一点也基本上成了她逆鳞的所在,知道这一点的同学绝对不敢对方面前提起这件事情,不然生气起来的五十岚老师可是非常可怕的。

  崎人会知道这件事情,也是因为班级之中的消息通所流出的情报,在靠近门旁边最角落的三个男生就是属于情报通,能够掌握住校园之中非常多不为人知的情报,而且据说最近他们还在制作关于学园十大美女排名榜,具体情况是怎么样,对于和自己三个好友之外的男生没有多少联系的崎人来说,就不是能够知道的事情。顺带一提,除了班长深雪以外,他和其他女生就没有正常的聊过几句话,对于他来说,真的是无比悲哀的事情。

  在五十岚老师点名的时候,崎人随意的转动着脑袋,看了一下教室。说实话,他有时候感觉这个点名真的是多余的事情,教室里总共就这么多人,稍微转一圈就能知道会有谁没来吧,难道说担心有人冒名顶替?用点名的方式才更容易出现这种状况吧!但是说不定有双胞胎兄弟或者姐妹来顶替呢?这样不管用什么样的方法都看不出来吧!

  不对不对,崎人摇了摇脑袋,自己竟然对自己开始吐槽起来,总感觉最近一段时间的经历,让他也不知不觉变得奇怪起来。

  不过在这同时,他也确切的看到了热史右边的座位上没有人在,仔细回想了一下,那个位置似乎是之前自己找过对方一次的松田惠美,那个在后座上基本上没什么存在感的女生,没想到今天竟然没有来学校。看对方那样子应该不是会翘课的女生,这样老老实实的女生现在没到教室的原因,也只有几个吧。一个是睡过头迟到了,一个是生病或者家中有事请假了。只是想了想当初对方只是被自己喊出去问一下问题,就胆小害怕成那样的模样,让他都怀疑对方是不是还有被欺凌的可能性。

  如同自嘲一般摇了摇脑袋,崎人也感觉现在的自己或许想的太多了吧,只是心中总有一种莫名不安的情绪在,如果说对方把之前自己的行为也当做是欺凌,而害怕的不肯来学校呢?

  应该不会是这样吧,不然的话为什么会今天才没出现在学校之中。如同让自己安心下来一样,崎人在心中自我安慰道,同时也向着一旁的夜月搭话道:「说起来,今天松田同学竟然没来上课呢。」

  对于崎人的话语,夜月歪了歪自己的脑袋,随后带着一脸疑惑和不解的话语说道:「崎人,松田同学是谁啊?」

  崎人微微一愣,不过想了想松田平时的时候就基本上一个人呆着,说不定夜月没有映象,所以他进一步问道:「夜月,我指的是我们班中的松田惠美同学。」
  只是接下来夜月所吐露出来的话语,让崎人蓦地睁大了自己的双眼:「崎人,你在说什么,我们班中又没有叫松田惠美的学生,是不是你记错了?」

  如果是合秋作出这样的回答,说不定崎人会认为对方是在和自己开玩笑,但是眼前作出回答的可是夜月,对方可不会在这样的事情上和自己开玩笑,这让他一下子如同无法反应过来一样,心中那奇怪的感觉变得越发的浓烈起来。

  而这时在讲台上的五十岚老师也收起了自己手中的花名册,带着笑容开心的说道:「今天班级中的大家都照常按时来学校了,那么接下来让我们开始班会吧。」
  「老师!」听到这样的话语,崎人再也无法忍耐住一般,从座位上站起了身子,带着不解的神色开口问道:「你刚才是不是说错了,今天我们班中的松田惠美还没有来吧?」

  在崎人站起身之后,班级之中所有学生的目光一下子集中在了他的身上,夜月以及刚才听到了两人之间对话的热史和合秋此时也都露出不可思议的眼神,似乎是非常奇怪他在说些什么事情。

  五十岚老师同样露出了疑惑不解的表情,开口说道:「黑川,你在说什么,我们班级之中并没有叫做松田惠美的学生?」

  这和刚才夜月一样的回答,让崎人的脸上露出明显动摇的神色,带着不敢置信的表情,伸手指着松田惠美的座位,用着有些慌乱的语气说道:「五十岚老师,你看这个座位就是松田同学的位置啊!」

  听到了崎人现在的话语,五十岚老师反而露出更加奇怪的表情来,像是说明一样对他说道:「黑川,这个座位在这个学期开始就一直空着没有人坐着,虽然本来想将这个空位置移掉,但是觉得有些不协调,所以继续保留下来,是不是你记错了什么?」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崎人忍不住的低声的说道,现在的他觉得这个班级里的学生真的是非常奇怪,明明在这之前松田惠美可是一直在这个班级之中上课,虽然说平时的存在感就非常低,但是不可能一个人记不得她吧。
  「喂喂,你看这个家伙在说些什么,竟然说出这样莫名其妙的话语来。」「听他提起的名字应该是女生的名字,你说他是不是想女生想疯了。」「诶,真是恶心啊,哈哈!」「处男都是这样,会幻想不存在的女友吧。」「真的唉,现在脸上还露出这样不敢相信的表情,是不是昨晚刚做了一个关于幻想女友的梦,你说他有没有换过内裤,啊哈哈——」

  班级之中各种不善的带着恶意的窃窃私语不断的传入到崎人的耳朵之中,只不过对于这些话语他并没有作出任何的反应,现在的他的心思完全在思考着为什么松田惠美会被班级之中所有的人遗忘。

  对于教室之中这有些混乱的一幕,作为班长的深雪在不易察觉的角度皱了一下眉头,随后站起身来,带着平常那副温柔和善的笑容开口说道:「各位同学们,有时候人说不定会产生错觉,这不是什么可以非议的事情,还有黑川同学你现在应该坐下来冷静一下,不要让错觉在自己身体上扩散开来。」

  作为班级之中左右逢源的深雪所说出的话语,让原本吵闹喧嚣的教室不由安静了下来,而崎人在看了对方一眼之后,明白对方现在所作所为都是为了自己好,虽然心中对于松田惠美的事情还非常的在意,但是此刻也不得不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多看了一眼崎人一眼之后,作为班主任的五十岚老师不由笑着对着深雪点了点脑袋,感谢她的帮忙,要知道刚才崎人那突然发表出来让自己无法理解的疑惑,让她一时之间没能反应过来,作为老师还是有些失职。

  只是在她还没把班会内容继续说下去的时候,刚刚坐下的崎人却一下子站了起来,伸手指着门口,用有些大声的声音说道:「老师!你看在门口的那不就是松田惠美同学吗?!」

  顺着他手指方向看去,五十岚只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的教室门,但是在门口并没有看到任何的人影,就算是性格比较好的她,此时在对方一惊一乍之中也有些不满的皱了一下眉头,用着认真的表情说道:「黑川,如果你再做这种恶作剧的话,我可是会让接下来站到门外去的!」

  只不过崎人却完全无视了对方的话语,目光继续盯着门口位置,在下一刻甚至直接开始往门外冲出去,这让五十岚老师在发愣了一下之后,连忙跑到门口,对着对方在走廊上的身影大声的说道:「喂,黑川!你到底在干什么!现在可还是在班会期间!」

  只是回应五十岚老师的只有对方那坚决毫不动摇的话语:「比起上课,现在可是有着更重要的事情!」

               第六十八章

  很不妙,崎人觉得真的很不妙。

  自己所想要的是平和的日常才对,但是这个世界却如同和他一直在开玩笑。明明松田惠美是真实的存在,明明对方带着忐忑不安的神情进入到教室之中,但是班级之中所有人都无视了她的存在,无视了她的名字,无视了她的一切。
  对方在那一瞬间所露出了惶恐害怕的眼神深深的映入到崎人的眼帘之中,在两人的目光相遇之后,对方却选择了转身跑出教室这个举动。对方那消失在门口孤单的背影,让崎人的脚步不由自主的动了起来,忍不住的向着对方追去,即使是明白自己这样的行为对于班级里面的人来说无疑是难以理解也最容易被误解的行为,即使是明白在这之后自己可能会背负上的奇怪流言,但是他依旧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因为他的内心之中明白现在的自己有着更加重要需要自己去做的事情存在。

  「松田同学!」看着走廊上惠美的背影,崎人大声的喊着对方的名字,想要让对方停下脚步,只不过在听到他的呼喊声之后,对方的身体在颤抖了一下之后,脚步却变得更加迅速起来,如同在逃离他一般。

  「松田同学!」可恶,到底是怎么回事!崎人的内心之中还是没能够对现状彻底的理解,但是如今他只能通过不停的呼喊对方的名字想要借此达到自己的目的,让对方的脚步停下来。现在的他内心之中总有一种预感,如果自己放着这件事情不管的话,绝对会迎来糟糕的结局。

  因为现在各班都处在早班会期间,崎人在走廊上大喊的声音自然传递到这个楼层各个班级之中,让不明情况的学生各自议论纷纷,似乎是在讨论着这个突然在走廊上大喊并且奔跑的男生究竟是谁,以及遇到了什么样的事情。

  同样在二年级A班之中的户田舞衣轻轻皱了一下自己的眉头,对于崎人的声音她还是不感到陌生,如果内心之中可以排个最讨厌的男生声音排行榜之中,对方的声音无疑可以排到前列。想到自己每次碰到对方就没有什么好事情发生,她也经常会认为自己的男朋友热史为什么会有一个这样的好友在,难道说身份不觉得掉价吗?当然,这也是她脑海之中随意产生的想法,热史是什么样的男生她心里也清楚,对方可是属于特别重视友情的男生,偶尔她可真希望对方能够把运动和友情上的注意力稍微分到爱情这方面来。

  一想到这里,舞衣就不由自主的叹了口气,随意的缩回看向窗口的目光,却在下一刻微微一愣,因为原本关闭的教室房门竟然在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了,而且最前排第一位的座位也变得空荡荡的,记得刚才还有人在的……难道说自己记错了吗?说起来这位坐在第一排的人到底叫什么名字来着?

  「呼呼……」一边奔跑一边开口大喊真的是意外耗体力的行为,崎人在喊了一会儿就忍不住喘起气来,所幸的是惠美就如同她平时的性格一样,属于同样没有多少体力存在的女生,在往楼梯下跑的时候,对方的速度就开始大幅的降低起来,这也让两人的距离逐渐的缩短起来。

  「松田同学!」在看到快要追到对方的时候,崎人不由再次开口喊了一声对方的名字,想要借此机会一鼓作气将对方抓住。

  但是让崎人没有想到的是,对方就像是没有预料到自己会在对方这么近的距离开口一样,猛地吓了一跳,原本在楼梯上跑动的步伐,在慌乱之中一下子踏空,整个身体在瞬间失去平衡向下倒去,崎人也从对方的嘴中第一次听到一声比较响亮的惊呼声。

  「嘭」的一声声响之后,原本已经做好准备摔倒在地面上的惠美,却没有感觉到什么痛感,身体虽然照旧传来一股冲击感,但是自己身体下方有着的却是柔软的触感,像是有垫子垫在下方一样。

  这样奇怪的感觉却让惠美慢慢的睁开了刚才因为害怕而闭上的双眼,将目光向着自己身下看去,映入眼帘之中的却是崎人咬着下唇,略显痛苦的表情。
  如同吓了一跳一般,惠美如同受惊的兔子一样,慌张的站起身来,这才发现刚才的自己是被崎人抱在怀中,由对方承受着后背的冲击力,在她离开之后,崎人勉强的坐起自己的身体,用着左手握住自己右手手臂,脸上透露着痛苦的神色,一边吸着冷气一边带着像是自我吐槽一般的话语说道:「咝……没想到在台阶上这一下摔得这么重的,右手稍微有些麻木了,看来一时半会好不了啊。」

  因为崎人的话语,惠美将目光看向了崎人的手臂,却在上方看到对方手掌所握住的地方正慢慢的向下流出鲜红的血液,这让她一下子睁大了双眼,带着惊慌的神色,似乎是下意识的想要伸出手,但是又马上缩了回来,带着手足无措的表情慌乱的说道:「对不起!对不起!都是因为我的错……才会让您受伤!」
  虽然说对方在这种场合上道歉也是合情合理的事情,但是想想对方之前和自己对话的时候开口就是道歉的话语,还是让崎人有种奇怪的感觉,不过手臂上和背部的痛感还是让他忍不住的开口小小的抱怨道:「如果你在一开始不要跑的话,就不会出那么多的事情了。」

  「对不起!因为我的错!像我这样的人就不应该出生在这个世界上……」
  「停停停!我还没说的那么过分吧!这样简直像是我在欺凌你一样啊!」看到对方越说越消极的话语,崎人还是不由强忍住痛苦,出言打断对方的话语,然后在叹了口气一般说道,「所以说你之前为什么一进教室就逃跑,而且听到我的喊声反而逃地更快了?」

  「对不起,因为我的原因让您浪费了这么多时间!」只不过对方一开口就是道歉的话语,而且作为同级生每句话都带着敬语,这让崎人感觉真的是浑身不自在,所幸的是在道完歉之后,对方也终于继续说出了原因,「因为从今天早上醒来开始……我发现爸爸妈妈都看不到我……就算是出门了……不小心和别人相撞,对方都发现不了我……就算是迟到了来到了学校之中也没有人注意到……一想到所有的人都没有注意到我……这样的心情猛地转变成恐惧感所以忍不住逃跑了……」

  「等等等等,你讲的是逃跑的原因吧?我之后不是喊你名字了吗?而且在教室之中的时候你应该也注意到我能看到你吧?」崎人忍不住带着疑惑的话语继续问道。

  「那个……真的是对不起!因为那时候您看向我的目光感觉让我……特别的恐怖……所以忍不住的逃跑,听到您喊我的名字……变得更加害怕……」听到了崎人的话语之后,惠美犹豫了一下,战战兢兢小声的说道,一边说着一边还拿着不安的神色瞄着崎人的脸色,似乎是担心自己的话语会引起对方的生气一样。
  如果不是手上还有血迹的话,崎人真的好想捂住自己的脸蛋,那时候自己为了证明自己没有错,却是是有些激动,但是应该没有达到让对方害怕的地步吧,应该没有吧!被对方这么一说,崎人还是有些自尊受伤,也因此不小心加重了手上的力道触碰到了自己的伤口,这也让他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因为崎人现在的声音,惠美更加慌张起来,带着如同哭腔一般的话语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明明因为我这个微不足道的人让您受了这么重的伤,我却什么也做不了……真是万分对不起……」一边说着这样的话语,惠美一边从兜内掏出自己的手帕,似乎是想要为他擦拭一下血迹。

  不过没等她付诸于行动,从她的背后就传来一声淡淡的声音:「原来如此……」

  「哇……对不起,明明是我这样的人,却想用一样肮脏的手帕去碰对方的伤口,真是对不起!」惠美如同吓了一跳一般,没去注意身后是谁,就低着脑袋快速的进行道歉。

  崎人有些无语现在惠美的表现,对方那一言不发就道歉的行为可真的是让人感到头痛,不过他还是将注意力先一步移到出现在台阶上的身影,带着苦笑说道:「相叶同学,被你看到了现在难堪的样子。话说这个时候你应该在教室里才对吧?」
  「因为注意到特别的波动,所以从教室里面出来了……」依旧是淡然的声音,遥江回答着他的话语,随后走到了他的身边,伸出自己的手掌放到了崎人摁在伤口上的左手的手背之上。

  这样传来的对方手掌心温暖又带着一丝冰凉的气息让崎人在微微一愣之后,稍微带着一丝急促和不好意思的表情,只是在下一刻从对方手掌心之中涌现出白色的灵力以及自己伤口上减弱的疼痛感,让他内心之中刚刚产生的躁动一下子平复了起来,脸上也不由露出了一个笑容。

  相叶遥江真的完全是一位善良的女生呢……

               第六十九章

  「呼,真的好了啊,没想到灵力还有这么神奇的作用。」崎人站起身子,挥动了一下自己刚才受伤的手臂,疼痛感已经完全的消退,完好如初的肌肤让他简直怀疑刚才的受伤是不是其实是自己在做梦。

  面对崎人现在惊讶的表情,遥江依旧淡淡的开口解释道:「灵力属于人类身体重要的一部分,即使是世界上大部分都是没有灵力的人类,但是只要是人类,灵力就融合在灵魂之中,也就是说人类的灵魂大部分都是由灵力构成。刚才的行为,只是通过灵力作为介质,与灵魂产生共鸣,加快细胞再生性。」

  灵魂啊……总感觉又听到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人类真的有灵魂这样的存在啊,难道说转世重生这样的说法也是存在的?虽然说这是自己以前绝对不会相信的事情,但是在接触了这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之后,他总感觉就算是如此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吧。

  不过比起灵能界的事情,眼下对于自己来说,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崎人将目光看了一眼,正因为自己和遥江两人互动,作为普通人还没有彻底从不可思议事情中回过神的惠美,向着遥江提出了自己心中最大的疑惑:「相叶同学,关于这位松田惠美同学,在她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为什么班级中的大家都没人记得她的存在?」

  「我正是因为感觉到这一点才出来的……」遥江脸色不变的说道,同时将目光看向惠美,对于她的目光,惠美在察觉到之后,身体猛地颤抖了一下,有些害怕的向着崎人的身后退缩了一下,只不过对于她这一番动作,遥江并没有多余的表示,而是用着这淡然的语气毫不犹豫下着结论,「松田同学,现在的她已经不再是作为普通的人类,而是都市传说的存在。」

  「咦——」

 ===============================================================

  「哇哦~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由活人变成的都市传说,说不定申报一下还能获得诺贝尔奖!」在中午午休期间,在灵异调查部的部室之中,真莱带着兴趣盎然的表情绕着惠美打着转,拜其所赐现在的惠美除了不停的道歉之外,完全的躲到了崎人的背后,正一脸害怕慌张的躲避着真莱的举动。

  「真莱前辈你先停歇一下吧!你没看到松田同学都被你吓到了!还有这能获得什么诺贝尔奖啊!」崎人有些没好气的开口说道。

  「当然是诺贝尔灵能研发之都市传说特别产生共享奖!」

  「名字太长了吧!而且绝对不可能有这样的奖!」崎人忍不住的开口吐槽道。
  「黑川学长……部长……你们究竟在说什么……为什么我什么都看不到……难道说大白天还会弄鬼吗?!你们不要故意来吓我!」在鬼怪方面还是不擅长的有子,不停的将目光来回的扫视着,似乎是在警惕着周围一样。作为普通人的有子,不像是在场其他三个人的身份,所以如同自己班级中的同学一样,根本无法注视到躲在崎人身后的惠美。

  在听到了有子的话语之后,惠美也开始连连的说出道歉的话语来:「对不起,因为我的原因,让您受到了惊吓!」

  「总感觉特别的吵闹呢……」崎人叹了口气说道,无视了有子的话语,转而对自己身后的惠美说道,「松田同学你不用道歉了,就算是你这么说,对方也听不到你的话。」现在他还是有些感谢惠美的存在,毕竟这样起码可以让有子现在害怕的不再说出一句关于自己腐烂的话语。

  「对不起,明明是想要道歉,却没能让您听到……」

  有些头痛的崎人还是明智的选择将目光看向房间之中唯一正常的女生遥江身上,开口认真的说道:「相叶同学,你知道对方为什么变成都市传说的原因吗?」
  遥江点了点脑袋之后,又轻轻摇了摇头,开口说道:「从人类变成都市传说的原因一共只有两种,一种是通过刻意的行为以及灵力的布置,让相关的人类产生类似的念头,然后在口口相传的方式,将流言扩散开来以此形成都市传说,另一种则是无疑中被相关的都市传说所吞噬,同化成都市传说中的一员,光是根据表明来观察,我并不知晓究竟是哪一种原因导致松田同学变成了都市传说的存在。」
  「小崎崎,这个时候应该问我才对哦!明明我这个灵异专家就在你的身边!」看着崎人率先问的是遥江而不是自己,真莱有些不满的抱怨了一下之后,就立刻重新脸带笑容,挥舞着手臂说道,「小崎崎,你应该记得上次诅咒事件之中第一次见到松田学妹之后我说的话吗?」

  都是因为你一直在不正经所以自己才没问你啊!崎人忍不住在心中小小的吐槽了一句,不过因为对方的话语,他还是认真的思考了一下,然后想到了什么似的,睁大眼睛说道:「真莱前辈,你的意思……」

  看到崎人已经回想起来了,真莱不由双手合掌带着认真的表情说道:「就如同我之前所说的话语,对方在这之前就被人下了咒术,所以对方成为都市传说的原因无疑是刚才相叶学妹说的第一种原因。」

  「但是之前真莱前辈你不是说对方那并非是恶意的诅咒而是带着善意的咒术吗?」听到了真莱的话语,崎人还是提出了下一个问题。

  「的确如此,但是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自己的想法真的是太过于天真了。」说到这里的时候,真莱不由露出了一丝苦笑,看了一眼还躲在崎人背后露出害怕和茫然表情的惠美,开口认真的说道,「那时候我说善意的咒术,并没有细细的去感受对方咒术真正的作用,只是后来接触到相叶同学气观念淡薄的咒术之后,才察觉到两人身上的咒术有着非常相近之处,现在仔细回想起来,松田同学那时候的咒术大概是消除自身存在感的咒术。」

  「消除自身存在感……」崎人默念了一下这几个词语,同时将目光看向了身后的惠美身上,心中不由自主认同了对方的话语,因为在回想一下之后,对方在这之前在班级之中的存在感就非常低,如同完全没人注意到一样,那时候自己只是以为对方的性格内向没有朋友,所以没有对此感到特别的违和感,但是想想自己在班级之中经常会被人背后议论的事情,作为这样一个孤僻内向的女生,教室之中却没有出现对于对方的不正当对待才是非常奇怪的事情。怪不得那一次自己找松田同学出去,回来之后自己的三位好友却没有提问相关的事情,明明合秋的性格可是会借此大开玩笑一通的。

  「对,消除自身存在感,我之所以觉得这是带着善意的咒术,正是因为非常适合松田同学这样性格的存在,如果她这样的性格在教室里面被人注意到,虽然不会一下子达到欺凌的程度,但是还会让女生团伙之中出现一些不合群的声音,将她进行区别对待。而消除存在感的咒术,可以让她远离这些危险,平和的在教室里生活着。」真莱认真的说道,说道最后的时候他却忍不住叹了口气,摇了摇脑袋说道,「我没有想到的是,施术者竟然会借助这样的咒术,通过其他人的思维和错误的信念,让松田同学进一步衍变成都市传说的存在。」

  「咦?真莱前辈你的话我还没有完全的明白?」崎人一时之间没有理解对方的话语,愣了一下之后继续发问到。

  「小崎崎,关于都市传说你应该不陌生吧,之前你也遇到过一次。」真莱倒是没有不耐烦,脸上重新出现笑容,双手合掌开口说道,「都市传说是属于都市之间广为流传的故事,维持着他们在世间存在的正是人们关乎他恐惧的信仰,只要讨论的人越多,害怕的人越多,他们的存在强度就会越发的强大,甚至能够成为连灵能者都感到棘手的存在。」

  说到这里的时候,真莱的话语停顿了一下,将目光重新落到惠美的身上,继续开口说道:「而松田学妹都市传说的存在,也是因此而产生的,想必在班级之中绝大部分学生的脑海之中都会本能存在着关于完全无视对方的存在的念头,这样扭曲的信仰积少成多,也让她真正的成为了现在完全存在感消失的都市传说。」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