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艳的婶婶】(02)【作者:爱讲故事】   乱伦小说 
字数:120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章

  一对形状如倒扣碗装的圆润乳房就蹦跳了出来,不够大,但是形状很完美,圆鼓鼓的挺拔着,顶端是如同桑葚般的艳红乳头,一圈小小的乳晕围绕在旁边。
  我都有点呼吸不上来了,喘气了粗气,一只手抓住一个,紧紧的捏在手里。
  「嗯……」婶婶轻唤一声:「你轻点,疼。」

  我看婶婶一眼,收缩了手上的力道。得意的说:「婶婶你的奶子太漂亮了,真不知道叔叔怎么想的,放着身材这么好的老婆不享用,白白便宜我了。」
  「李聪,你别发疯。」婶婶紧张的说:「你摸了也摸了,快放开。我们不要在里面呆太久。」

  「还没吃呢。」我说着埋头下去,含住了婶婶右边的乳头。可劲的唑着,左手继续揉捏婶婶左边的乳房。光滑饱满,还带着乳香。

  婶婶嗯嗯了两声,声音婉转动听。

  我正准备吸两口左边乳头的时候,传来叔叔的喊声。

  吓的我和婶婶都僵住了,反应过来后,我赶紧放开了婶婶,顿时恢复了理智。婶婶也慌忙的将自己的胸罩拉下去。

  我转身对着厕所,装作呕吐。

  婶婶整理好衣服后,开始给我拍背,一边数落我不该喝那边多。

  即便如此,厕所门被推开的时候,我心里还是有些害怕。

  「才喝这么点就不行了啊。还得锻炼呢。快点吐完出来。跟我们一起出去转转。」叔叔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

  婶婶便回头去责怪他。

  叔叔讨了个没趣,说自己去楼下等着我。

  脚步声彻底消失后,我站直身,回头看着婶婶。

  婶婶小声的说:「差点就出事了,让你等两天嘛。」

  我狡黠一笑:「那时候可得让我吃个够,摸个够。」

  「让你肏个够总行了吧。」婶婶不乐意的说。

  婶婶说出这样的话来,我一点都不奇怪。因为跟婶婶仅有过的两次性爱,她都会说出很多大胆而淫秽的话语来。大抵是她压抑的太久了。用那种方式来释放积攒在心里的苦闷的。

  一起往下面走的时候,我把一只手放在了婶婶的细腰上,小声的说:「婶婶,你的奶子真的很漂亮。回头我要好好的玩弄一番。」

  婶婶打了我一下,快步走上前去了。

  到客厅后,叔叔就招呼着自己的几个朋友,一起出去。他们在村里转来转去,说是想在村里搞一家大型的上档次的农家乐。还询问我的意见。

  我不住的说好,我都不明白,他们谈论合作,把我叫上是个什么意思?是觉得我见多识广,能给出出主意,还是想拉我入伙?

  转了许久之后,才一起回家了。闲得没事干,叔叔去抬了一台麻将机回来,我知道他们会要求我上桌,直接借口还有点工作上的事情需要去联系下,就上了楼。

  回到房间,就拿出电脑开始玩游戏。

  不多一会儿后,婶婶就推门进来了。说叔叔他们在下面打麻将,特意叫她上来跟我聊聊天。

  我警惕的问:「不会突然上来吧?」

  婶婶摇头:「打死都不会,你叔叔上了麻将桌就挪不开步了。」

  我心头暗喜,拉起婶婶的手,婶婶走到我旁边笑了一下:「你又想打坏主意是不是,就不能等两天吗?」

  「我等不了了。见缝插针吧。」我拽过婶婶,让婶婶坐到了我的腿上。
  婶婶只好把一只手搭在了我肩膀上。我一只手搂着婶婶的纤细腰肢,一只手放到婶婶的胸部上,细细摩挲。

  婶婶并未有任何的不配合。

  「你还想不想吃?」婶婶忽然问道。

  我楞了一下,明白过来后欢喜的点头。

  婶婶赶紧起身去把房门反锁了。飞快的走回来坐到我腿上,从短裙里把毛衣下摆扯出来,掀到了自己的胳膊下面。我顺势就把婶婶的胸罩推了上去,一对漂亮的圆润乳房再次进入了我的视线里。

  婶婶挺起胸部,急切的说:「你快吃呀,刚才不是想吃的要死吗?」

  婶婶都不怕,我就更没什么可怕的了。我捏住右边乳房,含住了红红的乳头。
  「嗯……你亲的婶婶全身都苏了………」婶婶的呼吸带着点轻喘。

  我吐掉婶婶乳头,用舌头去舔。

  「嗯……别这样,我受不了。」婶婶伸手推开我脸,笑的很难受。

  我也噗嗤一笑。婶婶打了我一下:「你还是吸吧。」

  我点点头,埋头下去,在婶婶的两个乳头之间来回的吮吸。婶婶虽然哺乳过,但奶头和乳房都还是很饱满。乳头吃起来就像是在吃葡萄。

  婶婶摸着我头发说:「你叔叔根本不愿意碰婶婶了,你却喜欢婶婶的奶子喜欢的不得了。真有那么好吗?」

  我得意的说「婶婶,谁要是能肏你,就是谁的福气。」

  「那你别走了。」婶婶说:「婶婶天天都把奶子给你吃,婶婶的穴也给你肏. 」

  我猛的抬起头说:「婶婶可得说话算数。」

  婶婶按下我的脑袋:「你还当真呀,你要是真能留下来每天吃婶婶的奶子,肏婶婶的穴,婶婶还求之不得呢。可你能吗?你就是图个新鲜感,过去了,你就走了,恐怕以后都不会回来了。」

  「才不会呢。」我继续含住婶婶的乳头吮吸。

  「嗯……」婶婶嗯咛一声,也低下头,凑在我脑袋边说:「婶婶的小内裤都被你亲湿了,早知道你这么霸道,就不要叫你叔叔回来了。」

  我一听这话,激动劲又来了。丢下乳头,把一只手伸进了婶婶的裙摆里。婶婶拉住我说手腕,摇了摇头。

  我说:「摸一下。」

  婶婶为难的说:「真的很想了,你要是再摸一下,就算你忍得住,我都忍不住了,楼下还有人呢。他们明天就走了,他们一走,婶婶就给你?」

  我不依,继续把手往里伸,婶婶阻拦了一下也就撒了手。我把一只手贴在婶婶的阴部上,感觉那里很饱满,中间是一条缝,还冒出来了软软的肉,湿乎乎的。
  我故意捏了一下,婶婶差点叫了出来,好在及时捂住了自己的红唇。

  婶婶流露出一些难受的表情:「其实婶婶比你更想要,这么多年,婶婶真的是在守活寡,就算有那么一次,时间都很短。」

  我也不敢真的太乱来,想收回手,婶婶却从外面按住了,摇着头说:「你别拿出来,你喜欢摸就摸吧,婶婶喜欢给你摸。」

  这句话让我的手再也拿不出来了。一边隔着丝袜和小内裤摸着婶婶的阴部,一边去吮吸婶婶的乳头。

  婶婶的锁骨很深很漂亮,皮肤白皙,一对挺拔而起的圆润乳房更是出类拔萃。
  「嗯……嗯……」婶婶闭上了眼睛,不时的呻吟一声,已经完全沉浸其中了。
  我下面硬的发疼,是真的忍耐不住了。

  「婶婶,叔叔他们真的不会上来是吧?」

  「不会。」婶婶咬着下嘴唇说,脸腮绯红。

  「那就豁出去了。」我已经找不到自己的理智了,把放在婶婶纤腰上的手,挪到婶婶的后脖处,挺直了背,朝婶婶的红唇上咬去。

  刚一碰触到,婶婶一哆嗦,睁开眼睛看了我一眼,直接就和我的嘴唇粘合在了一起。

  婶婶的红唇十分的柔软,四片嘴唇沾粘在一起,肆意的纠缠。当我在沉浸在嘴唇纠缠之中时,婶婶已经主动的伸出了舌头,带着香津而来。舌头的碰触真有一种电流穿过的感觉。我贴在婶婶阴部上的手也加快了速度和力度。

  好久之后,我们才分开了。婶婶一脸春情。

  我乘机说:「婶婶站起来一下。」

  婶婶茫然的嗯了一声,我把手从她裙摆里抽出来后,婶婶还是照做了。我双手绕到婶婶背后,捏了捏婶婶富有弹性的小翘臀,摸到丝袜的边缘,猛的一下将婶婶的丝袜连同小内裤一起拉拽了下来。

  婶婶惊恐的将双腿合拢,但中间还有一条腿逢。

  我紧接着就把手贴在了婶婶的阴部上,都黏糊的不像样子了,温润湿热。阴唇缝里夹着两片像海带边缘的柔软薄片。我见过多种女人的穴,心下当即已经有了点了然。

  婶婶索性分开腿,面对面的站在我面前说:「就知道你想看婶婶的穴,给你看就是了。」

  我把手贴在婶婶的阴部上前后的摩擦了两下,就急切的把手给拿开了,因为太想欣赏下婶婶阴部的风采了。

  见婶婶的小腹异常的平坦,我伸手摸了一下。

  「婶婶,你的肌肤好光滑啊,小腹上一点痕迹都没有,根本看不出来是生过孩子的女人。」

  婶婶抓着的薄毛衣,低头往下来说:「我也不知道呀。」

  我推开凳子,蹲下去把婶婶阴部上的阴部拨了一下,只有很小的一撮。阴道口的最上面已经暴露了出来,包裹着藏在里面的阴蒂,外面的大阴唇部分肌肤雪白,带着一点淡红色。

  我正要伸出手去剥开大阴唇的时候,外面陡然传来了一个女人说话的声音。吓的双手一抖。

  婶婶嗯咛了一声,很不乐意的说:「怎么这个时候来呀。『我失落的站起身,婶婶也很不开心,把丝袜拉了回去,穿戴好后,指着外面说:」你就呆在屋里,我去看看。「

  我点了下头。

  婶婶忽然凑上来,蜻蜓点水般的和我碰了下嘴唇。

  婶婶开门出去后,我把凳子拉回来重新坐到电脑前,完全没心思玩游戏了。眼看着就要大功告成却被无端破坏,心里着实不爽。听到客厅里传来声音,我点了根烟走到了窗户口。

  不多一会儿,婶婶就和那人下楼去了。

  许久之后,都不见婶婶回来。我心里有些焦急,只好下了楼。叔叔和他的几个朋友还在客厅里打麻将,十分的火热。

  走到院子里,看见婶婶和几个村里的女人在聊天。在婶婶的介绍下逐一打过招呼。惯例般的她们对我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各种问题问个没完。什么去没去过美国,那边是啥样的,新加坡人还认自己是华人吗之类的。

  等他们问的差不多以后,我就回去了楼上。在床上躺了一会儿。

  听到高跟鞋的声响,我扭过去,看见婶婶推门进来了。

  我们相视而笑。婶婶坐到床边坐下,拉住我手说:「怎么心情不好?」
  我问道:「她们都走了?」

  「嗯。」婶婶打量了我一眼,顺势靠在了床头,不无抱怨的说:「这段时间你是别想清闲了,还有还几家要接你去吃饭呢。」

  「没事,我在老家多呆一段时间就是了。」对此,我倒是完全不介意。坐起身来,也靠到床头,搂过婶婶的肩头,把左手放到了婶婶的右乳上,隔着衣服抚摸。

  婶婶娇笑了一声说:「刚才要是不被打扰的话,你是不是就要跟婶婶做了?」
  我把手往下面摸,伸进婶婶的裙摆后,摸着婶婶的阴部说:「你说呢,都急死我了,总是在关键时刻被打扰。」

  「你胆子真大,也不怕出事。」婶婶戳了下我胸膛。

  「谁让婶婶这么诱人了。」我察觉到婶婶的内裤又被浸湿了,问道:「」婶婶,你也想吧?「

  婶婶低下头,小声的说:「你说呢,都两年多没做过了,再忍一忍就好了,把他们都打发走了后,婶婶随便你怎么样。哎呀,你别摸了,痒死了。」

  婶婶把我手拽出来,站起身说:「走吧,跟婶婶一起地里摘些菜回来。」
  犹疑了片刻,我还是忍不住了。拉住婶婶说:「婶婶去把小内裤脱了,这些年我可没少想你,就算肏不成,也先让我多摸摸。」

  婶婶直接拿开我手,摇头拒绝:「你是真的疯啦,不穿内裤的话,被别人看到了怎么办,你不知道农村人喜欢传闲话啊。回头只剩下你和婶婶的时候,婶婶天天都不穿小内裤,让你随便摸好不好?」

  「那怎么行。」我出招说:「别人看不见的,你坐下的时候,把双腿合并在一起就行了。隔着小内裤摸着一点都不爽。」

  婶婶咬着下嘴唇,思考了片刻,轻轻的点了下头。

  「好婶婶,我就知道你最好了。」我在婶婶的小翘臀上拍打了一下:「快去吧。」

  「讨厌。」婶婶躲了一下。

  我到客厅等了不到两分钟,婶婶就走了出来,脸腮泛红。我起身走过去。婶婶羞涩的说:「脱掉了,这下你满意了吧。我都觉得自己也跟你一起疯掉了,敢这么做。」

  「走,去摘菜。」我拉起婶婶的手。

  走进楼梯,里面光线比较暗淡。婶婶提醒我小心一点。我不怀好意的拉住婶婶,把她压到墙壁上。

  「你想干什么?」婶婶警惕的问。

  我挑起婶婶的下巴,婶婶会意的闭上了眼眸。我搂住婶婶的纤细腰肢,凑上去衔住了她的柔软嘴唇。嘴唇和舌头交织了好一会儿后,婶婶轻喘着推开了我。
  婶婶笑着说:「你坏死了,别的女人不喜欢,偏偏喜欢自己的婶婶。」
  「这么漂亮的婶婶,身材也性感,不能都白白浪费了啊,得有人享受才是啊。」我得意的说。

  婶婶打了我一下:「以后天天都给你享受,我也不怕你笑话婶婶太下贱了。婶婶也是没有办法,是真的很难熬,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村里有好几个男人都打过婶婶的主意,但是我没敢,再一个也看不起他们。」

  我嗯嗯两声,让婶婶不用说下去了。

  走到楼梯下面,我才放开了婶婶的手。拿上篮子后,和婶婶一前一后的出了门。

  村里的耕地都在后面的山坡上,这个季节到处都是半人高的玉米林。我跟着婶婶穿过被玉米林隐藏着的羊肠路径走了十来分钟,才走到了半山坡处的菜地里。里面种着好几种蔬菜,例如番茄,茄子,辣椒之类的。时而传来清脆的鸟鸣声。
  我跟在婶婶后面,一边摘菜,一边不时的在婶婶的小翘臀上摸一把,每次婶婶都会打开我的手。应该是怕被人给看见了。

  摘完菜后,回去路上,我们走的很慢。婶婶小声的问道:「李聪,你现在时时刻刻都在想着占婶婶的便宜,会不会跟婶婶有过几次之后,就对婶婶冷淡了?」
  我没想到婶婶会有这个顾虑,当即解释说:「怎么会啊,我是真的喜欢婶婶。」
  「但愿吧,你们男人的坏不能太相信。」婶婶撇了下红唇,明显的带着质疑。
  叔叔一直对她不好,她会有这样的想法,也是情理之中的。

  回到家里后,我和婶婶一起摘完了菜。又拿到厨房去清洗。蹲着的时候,我一直盯着婶婶短裙里面。

  婶婶咳嗽了好几声,提醒我。

  要不是顾忌着一切之外的客厅有人,我早就动手了。

  洗完菜后,婶婶出其不意的拉过我手,直接贴在了自己的阴部上。没有了小内裤的遮挡,感觉大不一样,很温暖湿润,尤其是阴道口的部位摸着很舒服。
  把我手推开后,婶婶指了下楼上。我点了下头就起身上去了。

  果然婶婶很快就上来了,进屋后立马关上了房门。冲我微笑了一下,直接把自己的短裙裙摆掀了起来,露出了里面的单薄黑丝。

  见我有些茫然,婶婶娇嗔的说:「知道你忍不住了,还不过来呀。」

  我欢喜的笑着,蹲到婶婶面前,直接上手抚摸婶婶的丝袜大长腿。丝袜是增加视觉快感的,摸起来倒没什么感觉。再者我也没少摸女人的丝袜大腿,都习以为常了。

  婶婶低下头说:「不能太久哦,先给你看看,摸一下。」

  婶婶说完就分开了大长腿,把自己的阴部呈现在我面前。丝袜的裆部把婶婶的阴部紧紧的包裹着,大阴唇丰满的像一个小馒头,中间一条细缝,里面红红的小阴唇露出了边缘,被夹在了中间。淫液把裆部的丝袜都浸湿了,弄了很大的一片。

  我咽了下口水,抱住婶婶的小翘臀,就把嘴巴凑上去亲吻。

  「嗯……」婶婶娇喘一声,眉头微颦摇头说:「不要舔,真的会忍不住的,回头随便你怎么舔都可以。」

  我缩回脑袋,用手摸着婶婶的阴部说:「婶婶,你的阴唇很丰满啊,吃起来和肏起来肯定很爽。」

  婶婶脸颊绯红:「就是不知道里面还像不像以前一样紧,生你堂妹的时候,婶婶差点死掉了。」

  我把婶婶的大阴唇捏起来:「肯定紧啊。」

  「好了,别玩了。」婶婶拿开我手,把裙摆拉回去:「回头就知道了呀。其实从看见你的时候,婶婶下面就湿了,想起来以前跟你的那两次。要不是你主动提的话,婶婶是不会说出来的。」

  我站起身说:「这么说来,婶婶早就想被我肏了。」

  「去你的。」婶婶打了我一下:「你叔叔不玩婶婶,婶婶就活该被你肏呗,」
  我哈哈一笑,还没了完,婶婶已经转身出去了。

  吃晚饭的时候,我才下楼去。饭桌上他们依然闹着要喝点。但没像中午那样相互劝酒了。一本正经的谈起了在村里建设农家乐的事情。说是要搞成度假村的级别。几个人越说越兴奋。

  一个人忽然感慨说,现在的工程不好做了,他们现在及时收手,改行做点别的正是时候,叔叔便开始大倒苦水。

  我听着他们的意思是打算彻底改行了,就问叔叔是不是农家乐建好以后,就要长期呆在家里了。叔叔说那是肯定的。话锋一转,又问我辞去高管工作回来,是打算做点什么投资。

  他一说完,那几个朋友立马劝说我,回乡来发展好了,说现在的农家乐很好做,效益很好。我在外面挣了钱,回家来做投资,也算是帮助家乡了。

  我暗自苦笑,我能拿出来的钱并不多,他们的抬举让我不知道该怎么应对才好,只好说我好好想想。

  他们似乎觉得有戏,就开始轮番给我做说服工作,称之为洗脑也不为过。
  好在下了饭桌后,他们直接就去打麻将了。我也得以逃回到了楼上。

  半个小时后,婶婶来到了我房间。还像之前一样,直接坐到了我腿上。
  「我觉得他们的主意不错啊,你留在老家的话……」婶婶话说到一半就打住了。

  「就可以天天肏婶婶你是不是?」我摸着婶婶的黑丝大长腿。

  「只要你喜欢,婶婶天天给你肏就是了。」婶婶说着神色一暗:「只是婶婶都三十好几了,你不会真的那么喜欢。」

  「可是叔叔也在家,我和婶婶的机会可不是太多啊。」我并未真的去思考过在家乡发展的事情。就像婶婶说的,我不可能真的天天缠着她寻欢作乐,一个是不现实,再一个,我也不知道自己能对婶婶保持多久的欲望。

  「怕什么。」婶婶说:「他又不能时时刻刻照看着婶婶,婶婶就算找机会,每天都能让你肏一次。」

  「投资小的话,我还可以考虑,我手上的钱其实真不多。」我要是彻底回绝的话,婶婶肯定会失望。若是改变了心思,不让我碰了,那就得不偿失了。
  「我觉得也是。」婶婶赞同的点头。

  我想把手伸进婶婶的短裙里,被婶婶给拦住了。扯开衣服的下摆说:「摸婶婶的胸吧,下面太敏感受不了。」

  我便把手伸进了婶婶的薄毛衣里,动手把婶婶的胸罩推了上去。抓着婶婶的两个乳房揉捏。

  「当年我们发生那事的时候,你和叔叔是不是就很少那个了?」我问道。
  婶婶点头,想了一下说:「自从生你堂妹以后,就少了一些,可能是厌倦了吧。后来你叔叔不是进城包小工程去了吗?就更少了。从好些年前,每年的次数都能数的过来。你们进城后,一年能有三五次就不错了。」

  「那婶婶肯定很想要吧?」我感觉婶婶的欲望还是很强烈的。

  「你说呢。」婶婶一边说,一边把自己的薄毛衣掀起来:「你别看婶婶都三十好几了,每次换下来的小内裤上面都会留下水,经常用自己的手去弄。」
  我叹息的摇摇头:「可惜了哦。要是我们家当年不搬走的话,婶婶肯定不会受这么多的苦。」

  「谁让你走了呢。」婶婶把自己的薄毛衣和胸罩对堆到了脖子下面,让一对乳房完全露在了外面:「你要是不走的话,婶婶的身体都不知道被你玩多少次了。」
  我笑了笑。婶婶也笑:「你会不会觉得婶婶很骚?」

  「就喜欢你骚啊。」我捏住婶婶的右乳,埋头上去在乳房上亲了一大口。
  「谁让你没那个福气了。」婶婶娇笑:「不瞒你说,婶婶的欲望其实挺强的,好多时候太难受了,真想有个男人一直肏婶婶的穴。前年差点没忍住,就被村里的罗老三给肏了。幸亏忍住了,不然你该嫌弃婶婶了。」

  「不能给别人肏你的骚穴,得留着给我。」我听得都有点后怕。

  「好好好。」婶婶碰了下我嘴巴,像逗小孩子的说:「婶婶的骚穴不给别人肏,就留给你肏. 有机会了,婶婶恨不得你多肏婶婶几次才好呢。」

  我把手落到婶婶的短裙上要求道:「以后说到你逼的时候,就得说骚穴听到没有。」

  「嗯。」婶婶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反正婶婶都被你肏过了。」

  我叹息了一声,那都是多少年前了,滋味都记不得多少了。

  「叹气做什么,他们一走,婶婶的骚穴立马就给你肏. 」婶婶挪了下位置,把手放到我裆部,眉目含情的说:「好硬呀,你站在婶婶后面顶着婶婶屁股的时候,婶婶就感觉到了,有多长?」

  「十五。」说到这个我还是有自信的。

  婶婶却捂嘴笑了起来,搞的我一阵茫然。

  婶婶见我神色有异,打住笑后,摆手说:「婶婶不是笑你,是在笑罗老三,他跟我说他的有二十厘米。一听就是吹牛的。你叔叔的还没有十厘米呢。」
  「我量过,真有那么长。」我强调道,在这上面可不能失去了尊严。

  「真有那么长啊?」婶婶面露惊愕:「都没试过,以前跟你做的时候,就感觉挺大的。但是也没有很大。后来又长了很多是不是?」

  我点头。

  婶婶抱住我脖子,顶着我额头,十分认真的说:「等你能肏婶婶的时候,把你的鸡巴全部肏进婶婶的骚穴吧,婶婶要好好感受下,到底有多厉害。」

  「想不想现在就感受下?」我故意挑逗道。

  婶婶嗯了一声,动情的说:「想呀,婶婶恨不得立马就把婶婶的骚穴给你肏一下,让你的鸡巴肏到婶婶骚穴的最里面去,那种感觉一定很美好……嘻嘻,可是现在不行呀,说了也白说。」

  「要不就先肏一下?」

  婶婶收敛了神色,毅然的摇头:「不要,肏了就停不下来了。要是有人上来怎么办,我们别太乱来,出事了收不了场的。」

  「那好吧。」我苦笑两声。

  「等下我就下去,再给你吃几口婶婶的奶子。」婶婶放开我脖子,挺直了背。
  我盯着婶婶的乳房,怎么看怎么喜欢,圆圆的,如同两个倒扣的小饭碗,雪白饱满,连乳头都挺着,稍显有点长,像是红透的桑葚果。

  我捏了几把后,埋下头去吮吸着乳头。婶婶不时的嗯嗯两声,声音婉转动听如风铃一般。

  放开婶婶时,发现婶婶一脸的享受。回过神来了,才起身整理好了衣服。
  拨了下长发后,婶婶的明眸一个流转,似乎想到了什么。走到我身后,凑到我耳边说:「你悄悄的在网上买点那种衣服吧,我在手机上看到过。有机会的时候婶婶穿给你看。」

  「情趣内衣?」我没想到婶婶能主动提到这个。

  婶婶嗯了一声。

  「行。」我求之不得呢。

  「婶婶只穿给你一个人。」婶婶说完,在我脸上亲了一口,飞快的转身出门去。

  回想着婶婶的话,我满心的欢喜。这一趟真是没有白回来。做梦都没有想到婶婶能这么体察我的喜好。之前谈过的几个女朋友加在一块,都比不过一个婶婶了。

  抽了根烟后,我打开了网购的网站,浏览了足足两个小时,花了一千来块钱给婶婶买了一堆情趣衣服。付钱之后,就有点后悔了,买这么多回来,可没地方放,若是被发现了,根本就说不清楚。

  便想退掉一些,选来选去,又都舍不得。只好给自己做说服工作。

  关掉电脑后,我准备去洗澡,走到厕所门口,却看见里面亮着灯,有一个女人的身形映照在了塑料玻璃的门上。高挑纤瘦,前凸后翘的起伏尽管不是太大,但曲线尽显,婀娜有致。

  我返回到楼道口,确定没人上来后,急忙走到了厕所门口,敲了下门。
  「谁呀?」婶婶的身影立马就退避开了。

  「我。」

  厕所门打开了一条缝隙,婶婶凑在缝隙里冲我甜蜜的微笑:「我洗澡呢,你别闹。」

  「外面都能看见了。」我提醒说。

  婶婶朝门上盯了一眼:「我知道呀,又没人上来。下次我会注意的,你先回屋去。」

  我点点头,转身走掉了。

  坐在客厅沙发上呆了不到十分钟,婶婶就出来了,穿着一条露肩的浅蓝色点缀小百花的睡裙,下摆到大腿上。

  我起身过去拍了下婶婶的小翘臀说:「婶婶,身材真好啊。」

  「好什么好,胸大屁股翘的才叫身材好呢。婶婶的胸和屁股都小了一点。好在身材瘦,能显现出来。你别闹了,也去洗澡吧。」婶婶推了我一下。

  进入厕所,看见婶婶把自己黑色蕾丝边的胸罩和小内裤都放在了里面,小内裤和胸罩是一套的。我抓到手里嗅了嗅,都感觉上面带着婶婶身上的体香。差点没忍住自己来了一发。

  洗完出来,发现婶婶没在楼上,也就下了楼。

  叔叔他们还在热火朝天的打麻将,每个人面前的小盒子里都堆放着一叠百元大钞。红艳醒目。

  转眼,婶婶就抱着衣服从外面进来了。我想去帮婶婶拿衣服,叔叔拉住我,让我帮他打一局,说输了算他的,赢了算我的。

  我推辞不过,其他几个人也劝说,我便只好坐了下来。讲了老家麻将的打法之后,我才开始拿牌。

  不多一会儿,婶婶就又下来了,拿了个凳子坐在我旁边,说是来给我做军师,不要让其他三个人给骗了。

  两轮下来,我发现三个人都不时的偷瞄婶婶,尤其是坐在对面的那个肥肠肚的胖子眼睛总是往婶婶身上瞟,还找话题跟她搭话。

  叔叔一直不下来,我就只好继续打下去了。因为不熟练的缘故,我一直输。半个小时后,才自摸了一把。

  足有快三个小时后,叔叔才下来了。一脸惺忪。此时我依然输着钱。叔叔见状立马让我下桌子。满脸的心疼样。

  赢了一局之后,才高兴了起来,让婶婶去做宵夜。

  我也跟着进了厨房。婶婶忙活的时候,我不满的说:「婶婶,你发现没有,那三个家伙总是盯着你看,心思不良啊。」

  「别胡说。」婶婶瞪了我一眼。

  「真的。」

  婶婶流露出一些无奈的眼神,压低声音说:「我知道呀,可不就是看几眼吗?我又不能把他们眼睛给蒙住。你别那么小心眼好吧。我都习惯那种眼神了。」
  我顾自摇摇头,走去了客厅。心里着实搞不懂,谁都能看得出来,婶婶的姿色还是不错的,怎么说也是中等了。不知道叔叔怎么偏偏就对婶婶没有了兴趣。但是转念一想,我几个女朋友当中,也有两个身材火辣的,在一起久了以后,我照旧没什么兴趣了,也就恍然大悟了。

  吃过宵夜后,叔叔招呼他们一起楼上去洗澡,准备休息了。我则和婶婶一起去铺床。叔叔则和剩下的人在客厅里吹牛皮。

  「明天他们会走吗?」我对此感到怀疑。

  婶婶一边牵扯着床单,一边说:「肯定呀,难道还长期住在这里呀。你别胡思乱想了好不好,最迟明天晚上你想要的就能到手了。」

  说完婶婶抬起头,冲我微微一笑。两个人都心照不宣。

  铺好床后,回到客厅,叔叔把婶婶叫去了房间里。我盯着房门望了望,心里很不是滋味,晚上他们睡在一起,不知道会不会突然来了兴致搞一次。

  等他们出来后,洗澡的人也出来了,叔叔便去洗澡了。

  我不想跟那三个人说话,就回了自己屋里。思来想去,还是找了个借口把婶婶叫进了屋里。

  关上房门后,我小声的问:「今晚你们不会做那种事吧?」

  「你觉得呢?」婶婶怏怏的说:「两年多都没做过了,会做才怪。你放心吧,不会的。婶婶要把自己的身体干干净净的留给你。」

  「说话要算数。」我伸手在婶婶的乳房上抓了一把。

  婶婶把我手打开,直接就开门出去了。我知道她心里很害怕被别人看出什么来。

  躺到床上后,也无心睡觉。外面一直在很大声的聊天。许久之后才安静了,听到隔壁传来了关门声,我也关灯躺下来,心里的担忧更加的浓重了,像是一块石头压在了胸膛上,有点喘不过气来的感觉。好在一直没有听到什么异样的动静。
  早上被叫醒的时候,看见婶婶坐在床边,我麻利的坐了起来,急切的问道:「昨晚碰你没?」

  婶婶打了我一下,不无责怪的说:「想什么呢,一醒来就问这个。没有。我是来告诉你,他们今天好像不会走的,要在家里呆几天。你回来的真不是时候,撞上了。他们要把在村里建农家乐的是处理好。」

  「那怎么办啊?」我感觉老天爷跟我开了个玩笑。

  「还能怎么办,熬几天呗。」婶婶说:「反正你也不着急走,等他们走了,只要你想要,婶婶随时给你就是了。」

  「那我今年就不走了。」我随口说道。

  「好呀。」婶婶欢喜了起来:「还有大半年呢,只要家里没人,婶婶天天都给你肏婶婶的穴……骚穴好吧。一天让你肏两三次,大半年下来就有好几百次了,总该够了吧?」

  我哈哈一笑,知道婶婶是在开玩笑。刚开始的时候,一天两三次肯定是少不掉的,但时间长了,兴致肯定会降低。

  「快起来吃饭吧。」婶婶催促道。

  「不着急,先给摸下胸。」我伸出手去。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